2020/02/09

那些回顧交易限期的碎碎唸:關於火箭的小球

當一大四小大行其道,有球隊重置雙塔,嘗試維持進攻空間和身形優勢的同時,仍在衝擊冠軍的火箭卻有膽量選擇反其道而行,大打五小陣容。最重要是,這套陣容並不是教練單純的執念,而是在戰術上與球隊的效益相符。

作者:KH

請繼續往下閱讀

境鏡靜

RoCo的防守不是頂尖,不能去防LBJ或可愛之流,那我還很好奇有哪些人能防呢?
快艇有Montrezl Harrell,這位不算長人吧,身高跟RoCo一樣耶,讓他來防剛剛好,讓登登去防可愛好了。

KH

在我的想像中,對快艇的話,火箭的對位可能是這樣的:
Zubac/Harrell - Harden
Morris - Covington
Leonard - Tucker
Paul George - House
Beverley - Westbrook

坦白說,在這個交易限期,我真的很欣賞火箭的Daryl Morey和Mike D’Antoni。

當一大四小大行其道,有球隊重置雙塔 (請參考獨行俠和溜馬),嘗試維持進攻空間和身形優勢的同時,仍在衝擊冠軍的火箭卻有膽量選擇反其道而行,大打五小陣容。最重要是,這套陣容並不是教練單純的執念,而是在戰術上與球隊的效益相符。

系統上的契合:5-out與換防

對於今季的火箭,擋拆已經不是最重要的武器:從NBA Playtype的數據所見,火箭在擋拆Roll Man和Ball Handler兩方面的頻率都是聯盟最低的。相反,他們更重視持球者的進攻空間,因此當P.J. Tucker擔任中鋒時,火箭能將護框手拉出油漆區,為James Harden或Russell Westbrook製造更有效率的出手機會。當對手由三分線跑回籃下協防的時候,球隊就能創造出三分出手的空檔。這也是火箭改打小球陣容後,進攻效率提升的原因。

至於防守端方面,Robert Covington的個人防守不算是最頂尖,大概也不是用來防守Kawhi Leonard或是LeBron James的這個等級,但是在團隊協防、換防溝通這些範疇,他都是聯盟中最優秀的等級。在轉打五小陣容後,火箭採取全面換防的策略,換防時的溝通,或是面對低位進攻的協防,Covington的戰力可謂必不可少。

當然火箭採取五小陣容,在防守端還是有一定的隱憂:雖然Tucker、Harden、Eric Gordon和Covington都在低位防守長人的效率都不俗 (四人在防守低位的PPP都比Clint Capela好),但是在保護防守籃板方面,身高的劣勢依然存在。除了依靠籃下球員的卡位外,後衛對籃板爭奪的協助同樣重要 (對,我在說Westbrook)。

更重要的是,由於這套陣容沒有護框手,場上五人的團隊防守容錯率亦變得很低,哪怕只是擋拆上的一次溝通失誤,可能就會讓對手輕易地找到得分空檔,而防守看起來亦會很脆弱。

季後賽的挑戰:長人如何面對?

火箭到了季後賽,身高劣勢有多嚴峻,其實很視乎對手而定。不過肯定的是,他們的潛在對手,至少都有一位長人:湖人有Anthony Davis和一群內線、快艇有Montrezl Harrell、金塊有Nikola Jokic、爵士有Rudy Gobert;即使是較難碰上的雷霆和獨行俠,分別也有Steven Adams和Kristaps Porzingis。

不論是低位進攻、籃板或是護框,這些長人對所屬球隊都有相當的重要性,甚至能在火箭身上撈取優勢。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遇上五小陣容的時候,不會遇上新的問題,尤其是在防守端面對5-out的進攻時,如何發揮護框的作用,與及克服速度上的劣勢。

最明顯的例子大概就是爵士的Gobert:在進攻端,Gobert最大的作用就是擋拆跟進,不過這種牽引力大概會被全面換防抵銷掉,但是在低位進攻亦撈不到甚麼優勢;至於在防守,Gobert的最大價值就是護框,但是在換防頂尖的後衛時,防守腳步和速度依然受到挑戰。假若火箭在第一輪碰上爵士的話,到底教練Quin Snyder要如何處理Gobert的問題,在兩隊的第三次季後賽碰頭中,仍然是個挑戰。

創新者的勇氣

有不少球迷甚至球評都會覺得,火箭的籃球很悶,非常強調單打和三分投射,欠缺球的流動和球員的走動,長期打五小這個決定更是挑戰各位眼中的籃球哲學和常識。然而大家不能否認的是,這些走向偏鋒的配置,卻是開啟了更多戰術的可能性,特別是促使防守策略的改變。

例如為了防守Harden,各支球隊都嘗試過不同的部署,例如對位球員守在Harden的左後方,更有效防守後撤步三分之餘,亦嘗試迫使他使用他的右手;或是包夾Harden,讓火箭需要在四打三的情況下,尋求其他持球點發動進攻。這次火箭採用五小陣容,對手在防守端會怎樣在護框和外線防守之間取得平衡 (甚至是取捨),也是值得留意的地方。

在戰績的壓力下,D’Antoni仍然相信自己的籃球哲學,敢於尋索戰術上的創新,而Morey亦願意透過有限的籌碼,為總教練盤來這套戰術體系所需的人選。這種創新不會保證戰績上的成功 (D’Antoni手下的太陽就是一例),但是卻會為籃球發掘更多不同的面貌,甚至開創聯盟中新的球風。

或許你會不喜歡,或許你希望他們失敗,但是這種戰術創新的思維和勇氣,卻是不可多得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