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2/09

探討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在運動工程的反思

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已經成為現在產業發展的流行語!然而,知易行難,在政府大推產業園區的同時,如何才能將傳統的線性經濟的觀念,轉變為循環經濟的概念,才是我們真正應該關心的。筆者就從自己熟悉的領域來探討,循環經濟的議題,跟各位做個分享。

作者:Yeh Chia Jung

或許有人會認為,政府花納稅人幾個億的錢就蓋一個曇花一現的場館,這當然不能接受啊!的確現實是很骨感的,但身為在資源有限的島國之中,我相信保護我們現有的資源,遠比所謂的經濟效益來得更加具有遠見。而且,如果這樣的運動場館經濟循環技術,能夠由我們自己創造、設計及生產,這些所謂的預算,也不過是不斷地再次投入整個台灣經濟中去循環(我不是經濟系的,這樣說不知道有沒有偏誤,還請見諒)。

現今的運動工程已經開始有這些概念的影子出現了(但仍舊是在線性經濟的架構下),當然我指的是國外...很遺憾在台灣的運動工程產業中不僅還停留在線性經濟的架構下,更時常在環保與預算的權衡之下,選擇了預算這條路。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邊舉幾個例子:

一、臨時場館:

簡單來說,當我們對於運動場館有臨時性的需求(如:大型賽會),而沒有長遠固定的需求時,我們可以選擇用臨時性的場館來替代。最有名的首例辨識2012的倫敦奧運了,而我們2017年台北世大運採用的組裝式游泳池也是一個案例。當然這些案例,還不能稱得上循環經濟的案例,但也慢慢開始有那樣的概念:運動場館使用後拆解,移至下一個需要它的地方繼續使用。

雖然當時選擇組裝式泳池的決策,是基於後續使用率等議題而做出的決策,並不能稱得上是具備了循環經濟的觀念,但卻也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設備選擇:

運動設備的範疇很廣,但在運動工程中佔最大比例的我想大概就是運動面層了,如:跑道之於PU或合成橡膠的選擇、足球場之於天然草或人工草的選擇等等。就如歐洲車採用環保材質價格較高但也不一定耐用的情況一樣,環保與預算常常會是處於一個對立的情況,國內多數的操場跑道還是以PU跑道為主,相對性的經濟實惠,但PU(聚氨脂)本身就是一個化學材料,先不論使用上是否會有健康疑慮的議題,光是在跑道每幾年翻修後,這些挖除後大量的PU聚氨脂面層該何去何從就是個議題了(例如:該如何正式合法的處理?)。

也有廠家選擇相對環保的天然材料來替代,也就是所謂的合成橡膠跑道,結合天然橡膠與人工合成橡膠組成的跑道材料,雖然無法做到完全做到在產品週期結束後可以完全地再次回到循環經濟中,但卻是在這其中選擇的了折衷之道,在跑道壽命到達時,可以轉化為其他橡膠製品或是原料來使用。

試想全球每年有多少條跑道翻修,有人去關心過這些挖起來的東西去哪了嗎?

還記得幾年前世大運期間草得沸沸揚揚的人工草及天然草之爭嗎?當時筆者也寫了一篇文章:人工草皮 v.s 天然草皮 來討論兩著的差異,時過境遷到底是好是壞,就有如我在當初文章中所寫下的: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單就人工草皮而言,仍舊存在著許多環境議題,甚至是人體危害的擔憂。就猶如該文中所描述的,人工草皮的組成,主要是由PE草絲+細砂+橡膠顆粒所組成。最為人詬病的不外乎是人工草無法保持原有的綠化消化二氧化碳、橡膠顆粒引發的吸熱高溫及氣味等等。

還記得最近有篇網路新聞出現:門將的詛咒。敘說著在人工草足球場上,門將們的悲歌,大量的撲球,用身體具接觸著些高溫的塑料物,甚至可能吃進、吸進這些物質,而導致癌症。雖然最終的研究指出,這些橡膠顆粒與球員致癌並無直接關係,但沒能實地了解這些所謂的研究的實驗方式與論證過程,我們都很難去相信吧!?

也因此人工草廠家也開始研發不一樣的填充物來解決這些眼前的問題,例如:有機的填充物。回歸到最天然的材質,或許價格貴了點、或許改變的產業生態,但卻是在為運動工程尋找新的利基點,讓這些消耗得以回循環當中。

筆者上面提的例子,或許不完全是符合循環經濟的概念,但卻是一個開始。

在「經濟循環」一書中,提到了五大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

一、循環供應:改變用過即丟的觀念

二、資源回復:廢棄物=零

三、延長產品與資產壽命:擺脫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舊習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