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2/09

探討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在運動工程的反思

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已經成為現在產業發展的流行語!然而,知易行難,在政府大推產業園區的同時,如何才能將傳統的線性經濟的觀念,轉變為循環經濟的概念,才是我們真正應該關心的。筆者就從自己熟悉的領域來探討,循環經濟的議題,跟各位做個分享。

作者:Yeh Chia Jung

四、共享平台:以使用取代擁有

五、產品及服務:創新商業模式

請繼續往下閱讀

筆者這邊只會挑幾點來跟各位分享我的想法:

首先是第三點,延長產品與資產壽命這點,看似好像跟我們上面提到的2年的體育場、臨時的設施有所違背,但其實並沒有。就如上面提過的,我們必須去看所有資源整體的生命週期跟壽命,如果這些建材設施是可以不斷的巡迴利用、再組裝,這也是一種延長。

反觀是我們必須去檢討全台的運動設施分佈與配置,是否真的每個縣市都需要一座1萬多人的體育場呢?是否一定要在橢圓形的田徑場中,民眾才能享受跑步的樂趣呢?是否真的每四年就要面層大翻修呢?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去深思的議題,我並不是說要減少這些數量,讓民眾用破破爛爛的跑道或是想運動沒地方去,而是運動場館存在的形式是否需要去調整來符合實際的需要(像是自由車城市、慢跑都市等等),而非淪為因為想要而我要!為了在美輪美奐的體育館大門前提上“XXX縣/市長題”(我一直覺得台灣的政治人物是台灣場館冠名權的先驅...)。

另外,第五點的創新商業模式,也是一個很有趣的方向。書中的案例是用飛利浦提供機場照明服務的案例,不賣燈泡,賣照明時數。正因如此,飛利浦會去研發更耐用、實用的燈泡來滿足這項服務,也間接了減少了短命產品的浪費,就像有人說手機越新越容易壞...,或許反映出來的是,你要再花一次錢買新手機,但其實不只是這樣,換一支手機代表手機的生產鏈,又多一次對這環境的傷害。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工程也是如此,如果提供運動照明的廠家是提供照明時數呢?5年內要滿足水平照度xxx、垂直照度xxx,這段期間內廠家要負責相關的維護保養,到期後由廠家回收燈具,而非僅僅是提供5年保固,啊!3年到了光衰了,不符合賽事要求怎麼辦?光衰是正常反應或是使用單位不當使用,請重新購買燈具喔~!

但如果是在運動照明廠家提供照明時數的情況下呢?廠家為了能夠降低成本增加利潤,會去生產更高品質耐用的燈泡,一來確保提供服務時數期間的維護成本可以降到最低,二來每一顆燈具的使用壽命越長,代表他可以賣服務給更多的客戶。

只要我們的觀念可以轉換過來,跟廠家形成共同合作的關係,用創新的商業模式來合作,到最後獲利的其實還是雙方。

最後,想再回到第四點:用使用取代擁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這點不難理解,Ubike、iRent、Uber都是很好的例子。在運動工程中有什麼我們可以嘗試努力的呢?歐盟委員會下的Horizon 2020的創新研究計畫:Building as material bank (建物即是建材銀行)可以給我們作為一個很好的參考。

它的基本運作原則就是讓所有建材都有自己的登錄編號,然後有如前面提到的Park 20|20一樣,這些建築、建材都被重新設計過像樂高積木一樣,可以重新拆解再組裝使用。其實你眼前的建物,只是這些建材的堆積儲藏而已,而建商也只是買了它的使用權而已。

試想一下,如果我們的跑道可以重新設計,四年使用期到期後,跑道面層可以像捲地毯一樣再次收起來,賣給下一個體育場的建商呢?就跟上面的照明燈具一樣,如果每一次轉手跑道生產商都能在賣一次使用權,如此一來的話,這些跑道生產商會願意生產更耐用的跑道來銷售使用權,而同一條跑道更多次的使用,也更增加了他的使用價值,不會輕易地淪為廢棄物。

以上結合部分產業現況以及大量的自我幻想,但期許這些幻想有一天會成真。

最後,很感謝黃先生寫的這本書,也透過這本書去了解了原來我們有一個循環經濟台灣基金會,有興趣的人不妨可以去看看他們的網頁以及書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