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殺敵還是慢性自殺 火箭仍需證明的冠軍文化

儘管已經傳了許久,但當休士頓選擇將Clint Capela送走換來Robert Covington後,依舊在今年十分平淡的交易大限前濺起了些許水花。

作者:Thousand

請繼續往下閱讀

儘管已經傳了許久,但當休士頓選擇將Clint Capela送走換來Robert Covington後,依舊在今年十分平淡的交易大限前濺起了些許水花。

火箭在這筆交易案中所引起的輿論和其他交易案不同,它更像是一個在大型實驗後所引發的效應,諸如「火箭瘋了嗎?沒有中鋒要怎麼打球?」或「未來要由誰來護框或搶籃板?」這類的話語。事實上眾人所提出的質問都是有道理所在,但在Daryl Morey眼中卻從來就不是問題。

火箭的文化究竟是什麼?在文章正式開始之前,希望各位讀者能夠先思考這個問題看看。

先從這筆交易案開始談起吧,火箭在這筆四方交易案中送出了Capela與Nene以及一枚首輪籤,最終換來Covington和後續被交易掉的Jordan Bell。火箭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可以透過除了Russell Westbrook和James Harden之外,最具交易價值的Capela拿去交易來一名側翼,以利來實踐終極的小球策略。

但若從這筆交易案看來卻又包含了三項深層的含意,第一、現代中鋒的價值,第二、火箭的如意算盤,第三、個人目的。

先從第一點開始談起,今年一共出現了以兩名中鋒作為主軸的交易案發生,從Capela到Andre Drummond,現代中鋒的價值究竟是什麼?這個議題可以涵蓋的範圍非常廣泛,因此我們將範圍縮小到純藍領的區塊,這三名中鋒都是屬於相似的類型,他們都不具備自主進攻手段,主要的攻擊方式都必須仰賴隊友的傳球,同時也都沒有外線的能力。

Capela是搭配Nene和一枚火箭自家今年首輪籤送走的,是的,你沒看錯,一名聯盟最優秀的藍領長人必須額外貼出一枚首輪籤才能換來3D側翼。先不論這筆交易案另外三隊的談判狀況,但顯然火箭如果要將Capela交易掉,是必須付出一枚首輪籤當作代價的。

火箭這幾年一直不斷將自己在操盤情況逼上絕境,就連這筆交易案也相同,Capela是陣中可說是唯一自家養成成功的結果,但最終為了實踐Morey和Mike D'Antoni的小球實驗,他依舊是個寧願犧牲掉一枚首輪籤也要送走的中鋒完成品。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現象,還是必須探討這類型藍領中鋒的價值,這幾年聯盟的樂透籤之所以這麼昂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各支球隊希望能在花上較少的價錢在新秀上,取得與實際在聯盟打滾較多年,但卻需要花費較高球員相同的效果。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這幾年在看前15順位時,幾乎除了後衛與側翼外,那些少數的高順位長人都必須具備自主進攻能力與天賦。

在這樣的大前提下,類似Capela這種型態的中鋒就會逐漸式微,或者說大部分球隊寧可在次輪再選,也不願意多花太多價碼在他們身上。不具備改變比賽的能力可能是這種球員的原罪,「抓下籃板球就能贏得全世界。」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當一名球員的功能僅剩Roll in後的被動得分和抓籃板,以及在數據上未必能顯示的防守效果,聯盟目前的趨勢就是他們即將被時代淘汰的現實。

至於火箭最終寧願貼一張首輪籤,利用Capela交易到亞特蘭大,能否如預期的獲得勝利,或者讓他們悔不當初,也可能會是未來這類型長人價值判定的一項新標準。畢竟,未來到2027年,休士頓就只剩下2022、23和27這三年的首輪籤而已了。

圖源:Zimbo

第二點我們要討論是火箭的目的,用直觀一點的想法來看,就是Morey希望呈現終極小球的樣子,且他並非無憑無據的相信小球,而是在連勝三場比賽後所下的判斷。缺誰誰尷尬這句話完美適合套用在Capela身上,數據顯示,本季火箭在缺少Capela的11場比賽中只輸過1場,但若將火箭在打贏湖人前的每場勝利對手攤開來看,卻可能未必能有如此正面的想法。

理由很簡單,在火箭沒有Capela的情況中贏下的10場比賽裡,僅有爵士、獨行俠、熱火及溜馬是超過5成勝率的球隊,其中打贏獨行俠的比賽裡對手更是少了Luka Doncic,而熱火也有缺乏內線支援的麻煩。另一個Morey亟欲將Capela交易的理由則是他在坐鎮禁區防守的情況下,對手依舊有65%的內線出手命中率,就這點而言前者確實有合理的理由將其送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