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帛亨專訪】車評生涯的大小事,與車手眼中的深度F1

前賽車手、現任F1車評Hanss林帛亨,是台灣賽車界代表性人物。 這次邀請林帛亨進行深入訪談,在本篇文章中,林帛亨談起了F1的種種,以及身為車評的一面。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Brandon Li-Fong

感謝亨力,讓我們能夠這麼深入地認識帛亨,2020以後會努力不切成原音轉播的(笑)。

亨力

對機械原理有興趣的話,可以聽聽帛亨,他了解得非常透徹
但想切原音也可以啦,帛亨不會介意的XD

「那他現在的壓力是對內,他的心裡也知道-車手永遠最清楚隊友的實力在哪裡,因為可以看到他的數據,每一次練習的數據。如果隊友實力在你之上,你就模仿他,他晚煞車、做得到,然後你就去試著做,那你做到了,那剩下一件事,就是穩定的每次都做到。」

帛亨用這一點來分析法拉利兩位車手:「Leclerc他才20初頭歲,很多東西是本能的,沒有那個學習過程,靠直覺就可以做到。但是以Vettel來說,以他的年紀,可能知道了,才跟進。」

再回到Vettel,帛亨說:「我覺得如果把Vettel分心跟壓力,這兩個因素拿掉,他還是依舊是頂級車手,就像Leclerc、Hamilton一樣。有些人就是比較難一心多用的。」

 

F1聊得有點多,接著就趕快來車評的部分吧!

「你在全職當車手的時候,就已經有在講評了。可以分享一下,一開始轉播的時候的狀況嗎?第一次轉播是在什麼時候?」

「第一次大概10幾年前,」帛亨回答:「可能06、07那個區間,但中間有斷,後來才又有回去。」

我笑著問:「你第一次跑賽車比賽比較緊張,還是轉播比較緊張?」

「轉播、轉播!」帛亨馬上回答。

「一開始轉播的時候...蠻緊張的,一開始轉播是在棚內,不用面對鏡頭,那種是還好。但是,面對鏡頭的時候,而且知道那是Live,當預設立場是Live,緊張程度會提高。知道面對鏡頭出去,可能有80萬個人在看,哇!那個壓力就很大。」帛亨大笑。

▼轉播這麼多年,早就沒有當初的生澀了

「你合作過蠻多主播跟車評,那你覺得跟哪一位的默契最好?」我挖坑給帛亨跳。

帛亨沒有跳,他先細數了跟哪些人合作過,說:「其實不管是哪一位,都一定有磨合期,會先有一些比賽是要培養默契的。互相不了解的時候,不知道他停的段落在哪裡。然後,有時候我會看到一個畫面,對方可能沒看到什麼東西,但是我看到某一件事情就覺得要趕快講,因為過了就沒了。所以,就會有很多這種搭配上的問題。」

我說:「我知道轉播時要做很多功課,比賽時候,一邊接受現場主播的資訊,然後一邊看螢幕、賽況,一邊還要比對數據之類的。」

「要看,像我就很討厭聽現場音,我非常討厭這個。」帛亨說:「但是有一些人就是喜歡有,其實轉播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你聽現場,現場講什麼你就講什麼。我比較不喜歡,因為我比較喜歡講技術面,一般來說,主播講現場狀況的多,所以就是比較看人。」

 

我話鋒一轉:「那麼,轉播這麼多年,你有沒有對哪一場轉播過的比賽特別深刻?」

「如果現在突然要講的話,」帛亨邊回憶邊講:「大概就是暗黑兵法-新加坡2008年吧。就是假比賽嘛,Nelson Piquet jr.故意打滑把安全車叫出來,當下我立刻判斷是暗黑兵法。」

▼雷諾當初要求Piquet撞車,讓隊友Alonso奪冠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因為我的判斷是,既然他是F1車手,他的技術絕對是世界頂級的。那個(失誤)絕對不是這個等級的車手會做出來的。而且我一直堅持講這件事情,那時候U-car、PTT轟死了,那個蓋的樓啊,哇賽,罵死了,就覺得我陰謀論嘛,但是這件事就沒有後續啊。」

「隔了一整年,Piquet跟車隊鬧翻了嘛,才出來爆。然後,這件事情被FIA開罰,整個調查然後罰了天價億元美金的,但是很多人已經忘記這件事情。」

「事情當下我就是被出征嘛。當下我很堅持,因為我在比賽的人知道,職業車手不會犯這個錯誤,可能會上那個牆,但是不會上這個牆,職業車手會因為push過頭,而收油門、打滑,那我看Piquet打滑方式,是業餘車手幹的事情。」

我把網路相關、網友相關的問題延續下去:「那剛才有講到酸民這個部分,其實現在也有些鄉民會說,你們轉播的時候會搞不清楚狀況,或是講錯資訊,或是偏好某一位車手很明顯。有沒有要平反一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