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8

松坂世代的美麗與缺憾(九) | 用棒球開拓視界的旅人:久保康友

對久保來說,棒球不再只是工作,而是一種樂趣。除了體驗各國不同的棒球文化,他在球季中也可以親自走訪那些旅遊書上才會出現的世界遺產及文化體驗。像是奇琴伊察遺跡、特奧蒂瓦坎古城、在塞諾特天井游泳以及龍舌蘭酒的釀造…

作者:野球喵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蘭

作者寫的每一位松坂時代的人物都很獨特,但這個故事是我聽過最獨特的理由之一XD

洪維澤

味全怎麼沒約他阿

在墨西哥打球,球季都打完了如果還沒拿到簽證不用太吃驚,也要作好球團不會準時發月薪的心理打算。約好明天來修冷氣,業者卻一直等到第5天才現身處理,然後還不一定修得好。喔,對了,如果你還想要活命,晚上最好乖乖待在家,不要在外頭溜達。

這是久保康友在墨西哥的生活心得,雖然說無法與日本相對優渥的物質環境相提並論,但久保卻依然甘之如飴,或者應該說這才是他這幾年踏上旅途,到各國打球的真正目的。

「對我而言,棒球就像是豐富我人生的夥伴一樣。打棒球這件事成為開啟我認識更多世界的契機。講句不好聽的,或許我打棒球的動機並沒有那麼『單純』呢!」

【圖片出處:Full-count

 

獨樹一格的棒球觀

好像和我們過去所認知的日本學生棒球,以及那種標榜著青春、努力與友情的棒球觀不太相像,是吧?久保從小似乎就不曾將棒球當成終其一生的志業,而是把棒球當作為了進入好的高中、好的大學或是一流企業,將來能夠在社會中求生存的一種工具和選項。

雖然這種就業恐慌的思維對當時正處「就職冰河期」的一般年青人來說不算少數,但身為人才輩出的「松坂世代」,久保的想法確實讓人頗感意外。

直到國中,久保都還只是球隊板凳席上可有可無的第三號投手。他的運動神經既不出色,也從來就不是什麼天生好手。之所以會在小一開始玩棒球,只是為了要與碰巧加入棒球隊的玩伴一起玩的途徑而已。

升上高中的第二年秋天,由於同期受到疝氣影響而無法投球,低年級的新人也因傷勢所困,球隊王牌的頭銜就這樣掉到久保身上。即使高三在春甲拿下亞軍,但久保總覺得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當時運氣好。

回想起1998年的春甲冠軍戰,久保康友大概從來沒想過有機會和名震天下的松坂大輔一較高下,雖然關大一高最終只以0比3的分差輸球已稱得上雖敗猶榮,久保6局只失1分的表現也不惡,但橫濱高校不論投打守各方面所展現出的層級和戰術執行力,更讓久保切身體認到雙方戰力有如雲泥之差。>>完整賽事連結<<

 

雖然夏甲也挺進前8強,無奈春夏皆打入甲子園的佳績仍無法將久保送進心目中理想的大學。他選擇加入松下電器的社會人球隊,看到同年齡的松坂在新人球季就風光地奪下勝投王,他不但一點都沒有受到刺激,反而更加坐實了他對兩人實力懸殊的想法。

受到接連的傷勢影響,久保在前幾年的出賽數相當有限。直到第5年起才開始投出成績。隨著實戰經驗值的提升,他的即戰力身手也逐漸受到球探關注,並在好手如林的2004年選秀會中佔有一席之地。

「打職棒也是就職的一個選項。就以松下這段期間的總薪質作為目標,在職棒努力賺個10年看看吧!」即使貴為羅德隊04年自由粹指名,但對於自己能在職棒投多久,久保沒有過度樂觀。

 

松坂世代最後的大物

身為一名25歲的老菜鳥,久保沒有任何職棒適應上的困難。他在生涯初先發就演出完封勝,整年投完5完投3完封,10勝3敗,防禦率3.40的好成績,不僅是羅德在2005年締造「雙位數勝投6重奏」的輪值成員,同時也拿下隊史第一位的右投新人王。

久保不以三振見長,主要是透過各種變化球間的內外交織及快慢搭配與打者周旋。再搭配上他那略顯狡猾的投球術,身材瘦長的他總能讓我聯想到怪盜.魯邦三世。

【圖片出處:De速

 

不管是滑球、指叉、卡特、變速球還是噴射球,久保都能在實戰中拿來做應用。球威或許不是他的強項,但他並不畏懼將球塞向打者內角,只要有需要,他隨時都能加速到145公里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久保看管跑者的功夫在日職幾乎無人能出其右,當壘上有人時他的出手動作快如閃電,別說是盜壘了,只要離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他牽制出局,久而久之跑者也越來越不敢在壘包上造次。有如此優異的壘間嚇阻能力,也讓他一度被阪神虎拔擢為在藤川球兒赴美後的代班守護神。

之後就算輾轉來到阪神及橫濱DeNA,久保康友也都曾經是隊上相當倚重的輪值要角。生涯304場登板(231次先發),1540局的投球中累績97勝86敗以及3.70的生涯防禦率。他的年薪最多來到1億8000萬日圓,有7年的推估年薪落在一億以上。雖然無法與頂尖球星相提並論,但久保也確實在日職的13年裡繳出一線級的表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