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2/23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來自江戶時代的格紋——東京奧運會徽

劉善群以30年前的「東京印象」為基礎,加上參與過7屆奧運和其中4屆的現場採訪與轉播經歷,從人文、創意設計和科技三部分,和大家分享東京奧運的故事。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

時報出版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會徽設計,從傳播的意義上而言,它是世人對當屆奧運第一個記憶點。好的會徽設計可以博取觀眾的好印象,當然由會徽衍生出的周邊商品相對地也能大賣,因此受到各主辦國的重視。

奧林匹克運動史上,第一屆到第七屆奧運會只有海報沒有會徽(第六屆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停辦),從定義上來說,奧運史上第一次有會徽的出現應該是在一九二四年的第八屆法國巴黎奧運會。這屆奧運會的海報和會徽是分開使用和張貼,可以說是奧運會徽的濫觴。

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陳列歷屆奧運會徽。(攝影/劉善群)

二○二○年東京的會徽由三種不同的長方形組成,代表來自世界各地參加奧運的隊伍他們各有的國家、文化和思想,也就是採用「和而不同」(Unity in diversity)方式,來呈現奧運和帕運的多元性,並串聯為四海一家的深遠意涵。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 年東京的會徽由三種不同的長方形組成,代表來自世界各地參加奧運的
隊伍他們各有的國家、文化和思想,來呈現奧運和帕運的多元性。(攝自日本
奧林匹克博物館)

東京奧組委表示,格子的設計在世界各國早已流行甚久,東京奧運會徽上的格子圖案有著濃厚的日本特色,優雅中兼具成熟。

東京的舊名為江戶,會徽上的組市松紋來自江戶時代(1603-1867)廣為人知的市松模樣(ichimatsu moyo),就是將傳統和現代的東京做連結。組市松紋在國際已是代表日本的符號之一,用日本傳統的靛藍色設計格紋,透露出江戶文化的風華和底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會徽選拔相關人員表示,組市松紋能夠雀屏中選,圖案容易辨識且方便開發各種周邊商品是關鍵之一。

二○二○年東京奧運會的會徽設計人是野老朝雄(1969-),東京造型大學建築系畢業,稍後又取得英國建築協會學院(AA School, UK)碩士。目前成立「朝雄工作室」(Tokolo.com),並兼任武藏野大學講師。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 年東京奧運會徽。(攝自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

他在會徽抄襲風波後加入設計稿競爭,壓力更為沉重。他自己形容說,想到整個頭髮都花白了!事實上這次東京奧運會的會徽徵選競爭非常激烈,共有一萬四千五百九十九幅作品參與角逐。

東京奧運會徽其實也充滿野老朝雄個人的設計風格。他涉獵的領域跨越藝術、建築和設計,二○○一年推出名為「朝雄模式」設計圖案,特色就是以幾何圖形為原點,手法雖為極簡,但能組合出多樣化且令人驚豔作品。這項設計理論在東京奧運會徽上,明顯能看出野老朝雄概念斧鑿的痕跡。野老運用特有的設計理念在建築和設計的個案中,也多次獲得國際大獎肯定。

2020 東京奧運及帕運會徽設計。(攝自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

說到簡單,令人不得不提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徽,它是奧林匹克運動史上最成功的會徽。在火紅的圓形太陽下,用金色呈現英文TOKYO 和奧運五環,特別「五輪」(日本人稱奧運五環為五輪)不用官方傳統的紅、黃,藍、綠、黑五種顏色,而是全部用金色,讓設計更能凸顯一體感。如此極簡的設計的確讓人看了就印象深刻難忘,加上當年東京奧組委廣泛使用在各式官方文件和宣傳物上,開創今後奧運會徽系統設計的新時代。

1964 年東京奧運會徽,在火紅的圓形太陽下,用金色呈現英文TOKYO 和奧運五
環。(攝自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

時至今日,在二○二○年東京奧組委官方的周邊產品商店中,帶有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會徽的海報、T恤,旗幟⋯⋯等紀念品,依舊非常搶手,可見好的設計是商品長尾化的要素。

一九六四年和二○二○年東京奧運會的會徽設計都非常出色,但二○二○年這屆在會徽設計一開始發生了抄襲事件,最後不得不撤換,使會徽的設計過程中出現瑕庛。

二○一五年東京奧組委曾公布由佐野研二郎所設計的二○二○年東京奧運會徽,但公布後不久就鬧出了全球關注的抄襲風波。比利時列日劇場(Theatre Deliege)的律師發函給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由於會徽設計與劇場的LOGO太類似,要求立即撤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