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被下毒的亞洲鐵人楊傳廣

劉善群以30年前的「東京印象」為基礎,加上參與過7屆奧運和其中4屆的現場採訪與轉播經歷,從人文、創意設計和科技三部分,和大家分享東京奧運的故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

時報出版

 

一九六四年日本東京奧運會,如果要選出和台灣最重要的一件大事,那我會把票投給參加田徑十項全能競賽的「亞洲鐵人」楊傳廣(1933-2007)。因為他原本非常有希望能成為台灣第一位在奧運贏得金牌的奧運英雄,但是當時在兩岸政治、軍事對峙、爾虞我詐的氛圍下,奧運金牌對國民黨政府是何其重要,共產黨方面則是千般萬般不願意看到台灣有此成就。楊傳廣在這場政治鬥爭中成為犧牲品,由共諜給的飲料毀了他的金牌夢。

這件事之後在兩岸間各有說詞,台灣內部有人說他因十項全能計分法改變無法再有好表現,甚至說他好酒貪杯;大陸方面則說,是國民黨當局丟了面子下推託的藉口。雖說如今鐵人已遠,從東京潛逃至大陸的當事人馬晴山也未證實,但從相關的蛛絲馬跡中,仍可嗅出其中的詭譎。

我在擔任台視體育部主播時,特地前往左營訓練中心向楊傳廣求證,他嚴肅地發誓說,他真的是被代表團的隊友馬晴山下了毒,絕非他因為表現不好的推託之詞。

楊傳廣的「亞洲鐵人」封號,來自一九五四年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第一屆亞洲運動會,當年才二十一歲的阿美族青年勇奪男子十項全能冠軍,被菲律賓當地的報紙稱為「Iron Man of Asia」,鐵人封號自此誕生。

早在前一屆的一九六○年義大利羅馬奧運會,楊傳廣和他UCLA 的同學強生(Rafer Lewis Johnson, 1935-)精彩拚搏,一直到最後一項的一千五百公尺才分出軒輊,最後強生金牌,楊傳廣摘銀,兩人的成績都打破奧運紀錄。當一千五百公尺比完,強生在終點將頭靠在楊傳廣的肩膀上,英雄惜英雄的畫面感動全場,觀眾們甚至大聲喊出給他們倆都是金牌吧!到如今兩人當年激烈交手過程和畫面,被喻為是奧林匹克運動史上最經典時刻之一。

楊傳廣是台灣第一位在奧運會上贏得獎牌的運動員。強生則是在一九八四年的洛杉磯奧運,膺選為聖火最後一棒的點燃者;也曾在007 電影《殺人執照》演出。

羅馬奧運會結束後,楊傳廣表現如日中天,尤其在東京奧運會的前一年,以九一二一分打破男子十項全能運動的世界紀錄,國際田徑總會也因為楊傳廣的成績太驚人,特別修改十項全能的計分方法。一九六三年國際知名體育雜誌運動畫刊(Sports Illustrated),特別在年終最後一刊將楊傳廣選為封面人物,並封他為年度世界最佳運動員。

「亞洲鐵人」楊傳廣榮登1963年美國運動畫刊年度最佳運動員封面人物。(翻
攝自運動畫刊)

好,最有希望贏得奧運十項全能金牌。由於十項金牌是奧運所有比賽項目中的重中之重,總共要比十項競賽才能摘下金牌,楊傳廣身上背著全台灣人的期待。蔣介石總統也格外重視楊傳廣在東京奧運的出賽,特別派了兩名侍衛保護他但沒料到。見縫插針、遇洞灌水的共諜就混在代表團當中,防不勝防。CK的金牌夢幻滅在東京霞丘的國立競技場,最後只獲得第五名。(註:楊傳廣的友人都稱呼他CK)

楊傳廣被下毒的過程就像諜報片一樣精彩。CK 回憶說,當時代表團到了東京,射擊代表隊一位名叫馬晴山的選手,他們並不熟,但馬晴山對他非常熱切,不但練習時常替他加油打氣,還提供飲料給他解渴。結果壞就壞在這飲料上。

就在十項全能競賽開始的前兩天,CK 因為喝了馬晴山給他的飲料後,全身癱軟,怎麼都提不起勁來比賽,即使在賽場拚出了全身的力量,還是無法表現出平常的實力。被下了毒的鐵人,在奧林匹克運動會折桂摘冠、登峰造極的夢想自此破滅,腦中留下一堆謎團。

楊傳廣被馬晴山下毒的事件,隨著東京奧運會結束返台前兩天,馬晴山與體育考察團攝影官陳覺在日本消失,並傳出他們已經投共之後,才使鐵人被下毒的事件浮上檯面。一位情治單位官員告訴CK,根據他們追蹤調查,楊傳廣在東京被下毒確有其事,而且同案另有四人在台灣被逮捕。

馬晴山是中華民國陸軍,一九四九年隨著政府來台,因射擊項目入選東京奧運代表隊,在男子手槍項目名列第五十三名。馬晴山在東京消失後向蘇聯駐日本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根據維基百科記載,馬晴山和陳覺是在日本的華僑總會組織部長博仁特古斯,以及日本社會活動家鈴木一雄的協助下,一九六四年十一月由山口縣下關港搭乘挪威貨輪前往中國大陸。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