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0

揭開內幕 John Beilein只是克里夫蘭混亂下的犧牲品

Beilein為什麼要下台?這個問題相信是不少球迷們在看到這則消息後所產生的疑問,畢竟本季縱然目前戰績仍在聯盟尾端,但如果端看比賽內容,其實克里夫蘭還是具備在場上競爭的本錢,當然這裡指的是平均每場比賽進入第四節的倒數6分鐘之前。

作者:Thousand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經備受期待,被認為是騎士未來掌舵者的John Beilein僅上台九個月,就決定在總教練的職位上和克里夫蘭分道揚鑣。

這是過去這七年以來,騎士所換的第六位總教練了,自LeBron James選擇將天賦帶往洛杉磯後,克里夫蘭就不再是東區焦點,不過這次與八年前不同,他們也並未從一開始就走向了坦克之途。然而,或許就是因為混亂,才會讓騎士連自己該怎麼走向未來都感到茫然。

不如意的開局,Tyronn Lue的騎士執教結局

「我曾經一度將克里夫蘭視作我的家,但事情並不如預期。」這是在Tyronn Lue選擇與Doc Rivers再度於同一支隊伍效力後,前者於接受訪問時所說出的話語。

事實上Lue的想法並沒有錯,一名臨危受命上任首度擔任總教練,且還在該賽季拿下總冠軍,隨後兩年也帶領著球隊進到總冠軍賽的教頭。的確有能和該支球隊共患難的基礎,但他錯的是不該將期盼放在一支混亂的球隊中。

騎士的混亂文化早在Dan Gilbert接手後就開始了,甚至在這座城市中,團結這項基因似乎也只存在於天選之人的帶領下才會顯現。James第一次的離開,是開啟這段混亂文化大門的鑰匙,不過幸運的是,在他重返克城前,騎士仍然擁有了3枚狀元籤,這讓這座看似悲情的城市,依然能夠不經意地抓住眾人目光。

至於那些狀元?他們不過是在這渾沌環境中從夾縫中求生,培養出一些或許其他球隊所無法賦予他們的技能罷了。

當然,如果被賦予過高的期待,那麼現在可能連籃球都打不太到,也很有可能在第一時間就被送往北大荒。至於唯一那名看起來真的是狀元的杜克小子,則養成了獨善其身以及了解如何在球隊之中,散播他自己可能覺得是對的,但對其他隊伍來說卻是負面感受的情緒。

圖片來源:Zimbo

Lue在下台後由不怎麼情願,不過看在薪水調高份上才帶兵的Larry Drew接手,而他上台後的做法也很簡單明瞭,就是讓第八順位的Collin Sexton拿著和以前Irving相當的球權,在賽場上到處衝撞,以及令對手慢慢摧毀他的防守信心。事實上Drew的做法也很難判定是對或錯,畢竟他給予了Sexton大量上場時間和出手權,這是老闆和球迷們想看見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卻也間接使這名新秀走到了窘境。

Sexton的困境不單單只有在場上因沒有妥善養成而造成壞習慣,在場下他也受到了隊友們的惡意。JR Smith,這名在總冠軍賽上忘記要出手的得分後衛就是罪魁禍首之一,由於他不滿Sexton獲得較多的出手權,因而開始對這名新秀冷嘲熱諷,這也導致原先就是「被」賦予期待的Sexton感到不知所措。

同時,在克里夫蘭是需要擁有人脈才能生存下去的,這點指的不僅只有管理階層,就連球員也屬於同樣的情況。當Sexton入隊後,隊內其他球員除了那些奪冠老臣外,另外也包含了些已經在聯盟打滾過的球員,這些球員早已建立了自己的小團體。然而,對這名初來乍到的新秀,卻只能在這些人際關係中用盡全力融入,從場下到場上,當一名第八順位的19歲孩子被當成狀元在期許,其實不難想像他所承受的壓力究竟有多少。

如果說Sexton是在如此混亂文化中所呈現的產物其實並不為過,2019-20賽季他在場上依然用盡全力,但也因為前一年的壞習慣,讓他在場上也有出現刷分的嫌疑,即便Beilein也有嘗試在進行修正,但前者在觀念上的建立要被重新汰換依舊需要一定程度的功夫。另外,在賽場下雖然有Darius Garland和Kevin Porter Jr.及Dylan Windler入隊,但他在個性及人際對應的情況下卻沒有獲得巨大改善。

據傳Sexton在觀看檢討錄影帶時,有時會因為直腸子的性格而沒能聽進去話語,甚至也會因此與他人起衝突,且現在隊上也沒有了如Channing Frye這類型的心靈導師,讓他只能將這些情緒發洩在場上的出手權上。當這樣的惡性循環一再地重複,縱然Beilein再怎麼神通廣大,仍舊無法在短時間內改善他的問題。

除此之外,總管Koby Altman考量到本季雙後衛的表現情況,也將他前一年所選擇的未來放上了交易台。於這些在種種情況下,Sexton所能做的就只能在球場上運用他的出手權,來展現個人能力與交易價值而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