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人物專訪】跳舞就是天命 沒有舞蹈等於失去靈魂 -臺灣國標舞之星MISS鄭希婕

「讓世界看見台灣的舞蹈實力」亞洲女孩的國標之路。 Miss鄭希婕是台灣近年來,在國標舞亞巡賽及世界各比賽擁有出色表現的選手, 科班的舞蹈實力累積,大學與國標舞的邂逅,讓她視跳舞為天命,努力不懈的她, 就是想讓世界也看見台灣!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 WDC-Asian Tour Taipei Open 國標舞亞巡賽台北站/圖片來源:鄭希婕

「每個人都有命定要做的事情,能夠找到那件事情是最重要的。」-MISS

MISS鄭希婕是目前台灣唯一與外國舞伴搭檔競賽的女性職業國標舞選手,在2018、2019世界亞巡賽擠身世界24強的行列,是台灣唯一晉級世界大賽的選手,也在台北2019舞王世界公開賽,榮獲「世界職業公開拉丁舞」第三名,可謂近年台灣國標舞界亮眼的新星。

 

體內的叛逆血液、不安分的舞蹈細胞

「我有一天睜開眼睛,就跟隔壁床室友說:大學我不念了,於是便拖著行囊從台北回到台中開始我的抗爭之路」。MISS當年甫考上台北大學外文系,才入學一個月,骨子裡流著叛逆血液的她就毅然決然返鄉重考,在命運的轉捩點,種下一株和國標舞的不解之緣。

「我從小就很好動,連十分鐘都坐不住」,MISS生長在傳統家庭,有一個優秀的哥哥,在亞洲華人媽媽的觀念下,一個好動的女兒最好就是「培養一技之長」,於是在寒暑假時,MISS便被媽媽送去給當時在台北開舞蹈教室的姑姑栽培。直到9歲那年,趁著政府推動「才賦優異資優班」之勢,MISS順利考上台中市篤行國小和光明國中就讀,開始學芭蕾舞與現代舞,累積七年舞蹈科班的經驗,也奠定MISS深厚的舞蹈基礎。

高中階段,媽媽對於MISS唸書的期望,讓MISS放棄當年全國只錄取15個名額的國立藝術學院舞蹈系七年一貫制高中先修班(現 台北藝術大學),回到普通高中,失去以跳舞為重心的生活,也讓青春期的MISS更顯叛逆,常常半夜翹家,讓媽媽非常頭大。

MISS鄭希婕個人照/圖片來源::RHYTHM EAST DANCE GROUP

 

再次被觸動的靈魂,與國標舞的邂逅

重考上政治大學的鄭希婕,在一場舞展中深深被「高跟鞋」舞蹈深深吸引,於是便加入政大國標舞社,成為國標舞女神劉真的學妹,當年當紅的劉真時常回政大參與活動,帶動國標舞風氣,而MISS青出於藍,不僅和同屆幹部們,將社員壯大到百人以上,更在課後時間,在台北市尋找優秀的師資進修,因緣際會之下也遇上影響她很深的譚敬耀老師,透過譚老師的介紹與一位職業組的老師開始搭檔,於是便懵懵懂懂地踏上職業選手之路。

 

「鄭希婕,我覺得你是可以一直跳上去的人,你做得到,相信我」,一記深埋心中的強心劑,當年譚老師的一番話默默在MISS心中長成為一股強大的信念。

 

母親的試煉 加速成功

「畢業後我曾經在馬偕醫院就職半年,但內心依舊渴望著舞蹈,不顧母親反對辭去穩定的工作,踏上教學之路」,MISS眼神堅定地說著。在台北生活,每個月至少要2、3萬元才能支付開銷,MISS從一個月5000元月薪的課教起,靠著許多同行朋友的支持接濟,撐過最艱辛的時刻。

「一開始的生活非常辛苦,常常吃泡麵還借住別人家,記得有次真的沒錢,打給媽媽,她只說:妳台北朋友不是很多,去跟你朋友借錢」便掛掉電話,「事後回想起來,媽媽的狠心是對的,她磨練了我生存的技能,同時也教導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堅定了MISS「必須成功」的信念。

而在這起起伏伏的過程中,雖然有低潮,雖然做出許多犧牲,但自己還是堅持跳舞這件事,「每個人都要當自己的貴人,才能把自己不斷提升。」MISS道出也一路以來的心聲。

 

MISS鄭希婕與外國舞伴搭檔,是目前台灣唯一國際組合。/圖片來源:鄭希婕

厚重妝髮下的累積歷練

「DREAM BIGGER」,把夢想做大,有目標才有完成的可能。2017那年,MISS想要更加突破自己,「我想要更好,既然我跳的是拉丁舞,那我想要出國去看看」,當年MISS的義大利老師看出她展現堅定的決心,便牽線MISS現在的義大利舞伴JOSEPH CARTA和她搭檔,MISS與JOSEPH CARTA便開始飛來飛去的訓練生活,也逐漸在國際嶄露光芒。

選擇走上國際,也意謂著要面對世界級的競爭,因為亞洲人先天上的體質差異,必須加倍的努力才能彌補差距,過程中MISS吃盡了苦頭,曾經和舞伴在峇里島閉關,兩週密集訓練期間,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幾乎沒有踏出教室,除了跳舞還是跳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