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6

18:0,除了比數之外我們還看到什麼?

樂天桃猿隊日前與韓國Kiwoom英雄隊交手,一支是中職的三連霸冠軍隊,一支則是去年韓國職棒亞軍,在開賽前引起了不小的話題,沒想到Kiwoom英雄隊最終靠著猛烈攻勢以18:0完封了樂天桃猿,比賽結果讓大家始料未及,也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作者:Carter Lee

請繼續往下閱讀

21號

只有認真去做才能知道問題點.... 那要測試被打的風險當然是在春訓試比較適合啊! 如果要看差異是否太大的話,以官辦熱身賽的時間點來判斷比較適合.

Biggio

請問大聯盟春訓熱身賽,先發投手從二或三局開始投,主力野手每場從打兩三個打數開始,然後慢慢增加。有時候熱身賽打到後半段,主力球員便陸續離開球場,甚至讓隔壁棚連受邀春訓身分都沒有的小聯盟球員消化剩餘局數。請問大聯盟的春訓的熱身賽算是調整? 還是一來就是用比賽的方式去做?

韓國職棒Kiwoom英雄隊在今年首度來到台灣春訓,是韓國職棒第一支一、二軍完整春訓都在台灣的韓國職棒隊(二軍高陽英雄於遠東科大進行春訓),陣中韓國國家隊主力朴炳鎬、李政厚、金河成、吳周原、曹尚佑等選手一同抵達高雄,除此之外還有資深名將徐建昌、李宅根(原在二軍春訓,上週升一軍)也在名單中,並且安排了與樂天桃猿、中信兄弟、富邦悍將進行交流賽,球員對於台灣球迷的熱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Kiwoom英雄隊 李政厚)

2/23號Kiwoom英雄正式在澄清湖球場迎戰去年中職冠軍樂天桃猿,全場狂掃19支安打,其中12支長打,朴俊泰、李宅根、朴正音、金慧成四發全壘打轟的中職霸主暈頭轉向,打線也遭到Kiwoom英雄7名投手聯手封鎖,僅敲出8支零星安打、1長打,最終遭到完封,也被台灣媒體下標稱為「澄清湖慘案」

(英雄隊老將 李宅根)

(英雄隊四發全壘打影片)

網路上的言論大致上分為兩類:

「台灣的球隊與韓國果然還是有差距」

「春訓而已,現在的比數看的都不準」

接下來我們看看今天Kiwoom英雄與中信兄弟的比賽結果,中信兄弟在首局靠著王威晨與岳東華的一、二棒串聯率先拿下分數,初次登板的洋投米蘭達主投三局無失分,黃恩賜接替上場後馬上遭到金河成一發陽春砲重擊遭到追平,李政厚緊接著擊出三壘安打並且靠著隊友的內野滾地球跑回超前分,中信兄弟接下來由本土投手輪番上陣,陳柏豪、蔡齊哲、吳俊偉三人僅有吳俊偉因為隊友失誤失了一分。英雄隊本場比賽由王牌洋投Jake Brigham掛帥先發,另一名洋將Eric Jokisch中繼兩局後由韓國本土投手尹榮三、金聖民、梁賢、李榮浚、吳周原各投一局,終場以3:1擊敗中信兄弟。

(中信兄弟 米蘭達)

(英雄隊 金河成)

明明同樣是正在春訓中的球隊為甚麼比賽結果會有如此的天差底別呢?兩位總教練在賽後採訪中說的話或許可以找到我們想要的答案。

投手的心態要更強化,不要把比賽當作調整在投,當作調整的比賽是沒有意義的,上場了就是要用比賽的方式在做。--樂天桃猿 總教練 曾豪駒

台灣的春訓計畫會逐漸與美、日同步調,台灣球員逐漸有自主意識,未來中職會慢慢朝向春訓沒有那麼長,來了之後開始準備比賽--中信兄弟 總教練 丘昌榮

(中信兄弟總教練 丘昌榮)

筆者認為,「春訓」的用意是幫助球員調整,利用練習進入比賽狀況,打下一整年球季的基礎,而「春訓比賽期」應該是要讓選手證明自己在春訓前半段所打下的基礎,用自己的表現來爭取球隊地位,「春訓比賽期」並不是一個適合選手調整的地方,因為有些人準備好、有些人還沒,在不知道基礎有沒有穩固的情況下悶著頭上場打(投)不是一個進步的好方法。

中信兄弟近年來著重農場分工,在今年更是設下了40人名單,只有在名單內的選手有資格上到一軍,剩餘的年輕選手將會被視為育成選手,一、二軍的分工更明確,讓二軍賽事不再只是消化賽事,評估究竟「誰可以上場?誰不能上場?」再藉由評估給予個別課題,這就是為什麼中信兄弟農場會強的原因。

(英雄、兄弟之戰打出唯一一分打點的 岳東華)

把這個理論套用在「春訓比賽期」上,讓「春訓比賽期」成為一個選手爭取舞台的真正機會,而不是當作調整,因為你如果只把他當作調整,那你永遠無法知道問題在哪,只有認真去做才能知道問題點,「春訓比賽期」才有他實質上的意義。

隨著科技進步,越來越多的新觀念傳進國內,不是舊有的觀念不好,因為畢竟文化上還是有差異,不過在保持舊有關念的同時不妨嘗試接納新文化,或許可以收到不錯的效果。

【想參與更多棒球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