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5

【Wellcon 會客室】籃球路瀟灑走一回 吳岱豪:「籃球像人生,遇上了就不要想著逃避!」

當我們談起「黃金世代」時,可能會先想到能投擅切的天才球員田壘;球風狂野帶著殺氣的林志傑;頂著一頭長髮在場上飄逸的曾文鼎。但事實上,在這批球員中最早開始入選國家隊的是吳岱豪,早在 16 歲就讀再興中學時,就已經破格入選國家隊,成為台灣籃壇史上最年輕的國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 年亞洲盃,正值「黃金世代」接棒的過渡期,歸化長人戴維斯因為椎間盤舊傷復發無法出賽,曾文鼎也因傷婉拒徵召,另一位飽受傷病所苦的田壘甚至根本不在籃協提交的 24 人大名單中。正當禁區缺乏老大哥坐鎮時,吳岱豪依舊爽快地首肯加入,儘管他甚至不確定自己的膝蓋還能否負荷這樣高強度的賽事;儘管他才剛在前一個月完成婚姻大事,理應與另一半享受短暫的職業球員假期;儘管那已經是他連續第 16 個年頭為中華隊效力,依舊瀟灑地披上那套熟悉戰袍,或許這項決定對他來說,既艱難卻又無比簡單。

「再打也沒幾年了。」

「年輕時打國家隊,一天練兩、三餐真的很累,會一直想著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當我們談起「黃金世代」時,可能會先想到能投擅切的天才球員田壘;球風狂野帶著殺氣的林志傑;頂著一頭長髮在場上飄逸的曾文鼎。但事實上,在這批球員中最早開始入選國家隊的是吳岱豪,早在 16 歲就讀再興中學時,就已經破格入選國家隊,成為台灣籃壇史上最年輕的國手。

回憶起國家隊生涯,吳岱豪笑著說,「隨著年紀越大,就開始珍惜每一次入選的機會,因為再打也沒幾年了。」若是了解這位籃球硬漢的成長經歷,你應該就能感受到,在似乎將一切看得雲淡風輕的態度背後,藏著他與籃球這項運動多麼強烈的羈絆。

從三米線到罰球線

吳岱豪從小就鶴立雞群,在就讀嘉義縣新港國小時期被排球教練延攬至麾下,就此展開運動員生涯,後來還轉學至屏東,接受更高層級的訓練,但他最喜歡的運動卻始終不是排球,而是籃球。他崇拜著 Michael Jordan、Shaquille O'Neal 的身影,而引領他愛上籃球的導師,則是《灌籃高手》。「總覺得打籃球就會跟《灌籃高手》中那些角色一樣帥,而且自己長那麼高,應該來打個籃球吧!」就這樣,他毅然決然地離開三米線後,跟隨著偶像仙道彰的步伐踏上未知戰場。
然而這條籃球之路起初卻走得有些顛簸,為了追求更適合自己的訓練方式,光是國中就轉了五間學校,後來輾轉經過介紹來到位於台北市的再興中學國中部,這一待就是五年時光。「以前穿著再興球衣出去比賽感覺多不一樣啊,那時候我們的陣容很猛,跟學長歐陽(歐陽進恆)同一隊就覺得很威風。」

或許是吳岱豪謙虛了,因為在披上再興戰袍不久後,身高已達 198 公分的他,便以國三 15 歲稚齡,入選由 HBL 各校好手雲集的亞青代表隊,高中時期更與後來國家隊戰友曾文鼎組成赫赫有名的「再興雙塔」,幫助再興中學開創校史最輝煌的一段時光,「跟吳岱豪同一隊就覺得很威風」,可能是當時學弟們心中所想的吧!

2001 年,高二的吳岱豪幫助學校拿到 90 學年度 HBL 冠軍,同年接連入選第21 屆上海亞錦賽與第 24 屆瓊斯盃中華男籃代表隊,成為中華隊史上最年輕的國手。畢業後經過三年 SBL 洗禮,在 2006 年前往美國楊百翰大學夏威夷分校留學,參加 NCAA 第二級賽事,成為台灣籃壇旅美先驅。

籃球旅人

「剛到美國都沒有認識的朋友,生活就像是從零開始,上課、吃飯與通勤都是自己一個人。還好我是比較放得開的人,英文雖然不好也很敢講,反正溝通到最後,老外懂意思、我錢也拿得出來就好了(笑)。」雖然吳岱豪坦承自己的英文不算太好,但與隊友溝通卻沒有任何問題,尤其是一旦站上球場,就一點都不客氣了。

效力於楊百翰大學時期,他在場均 24.6 分鐘的上場時間內,就能繳出 10.7分、5.3 籃板與 1.6 阻攻的不俗成績單,球季結束後還獲選為所屬聯盟的「年度最佳新人」。「回想起來,當時的楊百翰 Wagner 教練給我建立很多信心,讓我可以在場上自由發揮,所以我自認適應得滿好的。」旅美生活一切都還算順遂滿意,唯獨裁判總是不太一致的吹判標準,讓他留下深刻印象,「裁判有點歧視黃種人,別人這樣打就可以,我同樣動作就被吹判犯規,實在滿無奈。」

結束旅美打球的生活後,重回熟悉的 SBL 又打了五季,接著籃球帶領著他到對岸的 CBA 打拚,不過在這個號稱亞洲最高職業舞台的環境,卻發生一些讓他啼笑皆非的傻眼回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