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2/28

我們不該忘記歷史:從冰球認識加拿大的黑暗歷史「寄宿學校」

寄宿學校,這是加拿大的一段黑暗歷史,原住民孩子被迫進入學校、拋棄他們的文化、接受新的語言和思想。Fred Sasakamoose 在寄宿學校待了痛苦至極的九年,在傷痛之外,他決定用冰球來走出自己的一條路,1954 年,Sasakamoose 進入 NHL,成為第一位「寄宿學校」受害者身分的球員。

作者:Darco

六十多年前,當 Fred Sasakamoose 走進多倫多的楓葉花園球場時,在幾秒之內,他的思緒狂亂的全速奔馳,看著眼前的冰球最高殿堂、想著以前經歷過的一切。

如果單看數據,Sasakamoose 是位毫不起眼的球員,他只在 NHL 打了 11 場比賽,進球和助攻都掛零;但是,數據完全無法說明 Sasakamoose 極其重要的身分。

他是冰球史上第一位「寄宿學校」受害者身分的球員。

寄宿學校,residential school,這是加拿大歷史裡非常黑暗的一頁:19 世紀末期,加拿大政府認為他們需要「照顧」並「教育」加拿大的原住民、讓他們融入主流的社會文化,於是政府和教會合作,建立起「寄宿學校」體系。

在寄宿學校裡,任何原住民相關的文化都被禁止,語言、文化、服裝、生活習慣,全部都被寄宿學校硬生生的抹滅,這些孩子必須接受西式的教育、改信基督教、學習英文和法文、接受不同的思想灌輸。

寄宿學校內部景象|WBUR

過了幾年,孩子長大了、可以離開寄宿學校,但是,有一些人已經完全回不去了。有些人已經不會講自己的族語、甚至瞧不起原住民的文化,造成了家庭撕裂,最終離開家鄉。什麼是文化刨根?這就是文化刨根。

1931 年時,寄宿學校體系的發展到達最高點,當時總共有 80 間寄宿學校在運作,一直到 1996 年,最後一間寄宿學校才終於關閉,在這一百多年裡,大約有 15 萬個原住民孩子曾經進入寄宿學校。

Fred Sasakamoose 就是其中之一。

Sasakamoose 在 1933 年出生,身上流著原住民克里族(Cree)的血液,在他年幼時,他的爺爺會帶著他到附近的結冰沼澤上溜冰,他們會在冰上待好幾個小時,他的爺爺一點也不厭煩的跟在他旁邊,小心翼翼的在他快跌倒時接住他。

但是,在他六歲時的某一天,純真的幼年生活嘎然而止。

「一輛大卡車在門前停了下來,我可以聽到小孩在哭的聲音。」Sasakamoose 回憶著。一個牧師和政府人員闖進家裡,強硬地把 Sasakamoose 和他的哥哥拉到室外、塞到卡車上,他的家人什麼都做不了,爺爺試圖攔阻,卻直接被推到一旁。

經歷了五個小時的車程,Sasakamoose 和車上的其他 30 個小孩,到了寄宿學校,他的髮鞭立刻被剪去、馬上被禁止說克里語,他們開始學習英文和法文,每天從事校方認定的「正常活動」,他們原住民的身分,在精心策畫之下,一點一點被抹去。

更糟的是,在學校裡的陰暗角落,性侵和虐待事件層出不窮,年長一點的孩子群聚起來欺負年幼的孩子,而 Sasakamoose 也無法倖免。

那發生在他才九歲的時候,一群較年長的孩子群聚起來把他逼到草叢裡性侵他,結束之後,他匆匆的穿上衣服逃走,馬上就發現有個牧師在附近,那個牧師或許目睹了全程,卻沒有出手阻止。

經過性侵事件,Sasakamoose 和朋友試圖逃離學校,但是很快就被找到,校方隨後狠狠的懲罰他們:先是叫他們赤腳走回學校,然後在眾人面前用皮鞭抽打他們、往他們頭上倒煤油、去吃丟在地上的肉。

這樣的凌虐事件、這樣的懲罰案例,幾乎可以說是寄宿學校裡的日常,造成非常多人的創傷,許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走出陰影、許多人在日後選擇躲進毒品或酒精,他們只是想要尋求一個出口。

而 Sasakamoose 的出口,就是冰球。他和朋友用夾板做成球桿、拿樹枝和膠帶弄成球,雖然克難,但那是他們在裡頭僅存的快樂時光,只有在打球時,他們才像是真正的孩子、才會感到一絲絲的驕傲。

後來,一位神父 Georges Roussel 來到這間寄宿學校,也成為冰球隊教練,他發現了 Sasakamoose 的天賦,於是讓他加入冰球隊。四年之後,15 歲的 Sasakamoose 帶領球隊拿下全省冠軍,但是,他並不怎麼在乎,因為他的年紀已經超出規定、可以離開寄宿學校。他終於可以回家了。

然而,過了大約兩個月,Roussel 突然出現在他們家門前,Sasakamoose 簡直嚇壞了,他以為 Roussel 要帶他回寄宿學校。「我不要回去,我現在終於在家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