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7

19/20歐洲冠軍盃十六強-里昂1-0尤文-血流滿面

雖然實際上傷得並不嚴重,但是De Ligt和Dybala都見血的畫面還是顯露了尤文這場比賽有多艱難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場比賽實際上是尤文自己打不好,里昂這邊也就是來個固守跟強硬卡位,但薩里似乎有些輕敵了,他一開始的布陣成了致命傷,等到下半場要修正已經救不回來

 

本場尤文排出433,但薩里很大膽的將Dybala放在了中鋒,C羅擺在左邊,Cuadrado在右路,而中場擺出了Bentancur,Pjanic,Rabiot,後衛線沒有變動

中場放上了Rabiot就是最大的敗筆,薩里顯然是想在看起來難度還不高的十六強戰趕快讓Rabiot習慣高強度作戰,薩里似乎很喜歡Rabiot,在上半季後段便開始不停讓Rabiot先發,畢竟從薩里執教切爾西時就可以看出,他很重視Jorginho在後腰位置調度的能力,另外的Kante與Kovacic都是比較剛硬的工兵,他認為戰術上最終後腰需要有這個分球的戰術能力,但很可惜,Rabiot雖然有技術,但是真的還不成熟,而且看得出來他並不是個勤奮的球員,也並不敏捷,感覺太過傭懶,加上防守能力並不好,薩里在聯賽測試這些或許還可以,但是在搏命的歐冠淘汰賽做這個,最終導致輸球

 

因為尤文這場比賽等於是少了兩個主要的工兵,其一是年事已高的Khedira,再來是原本都打在左邊鋒到左中場的Mattuidi,Mattuidi對尤文至關重要,因為他除了本職是剛硬的防守後腰之外,其速度與技術都還有一定水平,尤其是他的防守意識與站位都很好,尤文之前將他放在左前的位置,他在該位置的存在感非常強烈,只要Mattuidi在那邊,對手就很難在右路正常的持球組織並發動反擊,因為他把那邊變成了絞肉機,而Mattuidi不錯的戰術視野也讓左後衛Sandro能夠上前,球總能適時交到他腳下形成左路傳中,尤文這個前場左路的支點就像一根樑柱一樣插在對方陣地裡,然後在那邊開始蓋房子

 

總之尤文的體系是極度依靠工兵的,尤文喜歡有戰術意識的工兵,也就是聰明的工兵,現在就算已經開始老化,尤文其實也應該將Mattuidi擺在左中場的位置,至少還可以鞏固防守,尤其主力後腰的Pjanic之前其實就是右腿內收肌疲勞,這場比賽也打了60分就退場,如果薩里知道Pjanic的狀態不大好,那麼更不應該不上Mattuidi

結果比賽一開始尤文就顯得很難踢,里昂雖然沒有了主力射手Depay,但他們擺出接近361的陣勢,兩個邊衛稍微前傾,就是在阻止尤文的兩個邊後衛前壓,而且讓尤文沒辦法在邊路加高速度,並且以中場密集至4人的區域封鎖腰部位置的突破,這樣一來大致上封鎖了尤文的進攻手段,尤文原本就是比較缺乏中央傳球攻破對手的能力,兩個邊路其實技術又比較粗糙一些,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他們很傾向直接傳中找C羅使用高爆發力頭球來破門,再不然就是邊路的空間要製造出來,要給邊鋒衝出空間來,如果要強攻的話,尤文就會用Mattuidi或是後腰群跑到禁區形成站樁來破壞對手的站位平衡

而里昂的布陣有效率的降低了尤文在邊路的空間與速度,中路的密集防守又能讓尤文的中場群沒空間往前直傳只能勉強分到邊路,最後是尤文自廢武功的沒有擺上他們慣用的前場工兵作樑柱的打法,而且里昂一直都有兩個人在包住C羅,就是怕他來那一招反地心引力式的頭球,這樣尤文的攻擊手段完全遭到封鎖

薩里使用Rabiot的想法就是想用他前插到禁區忽然間的進行分球或攻門,薩里大概也覺得尤文現在已經不能再用工兵那招,因為幾個主將都老了,但Rabiot顯然是還扛不住大場面,他在比賽開始後就沒有積極前插,常常上去的時候都晚了,然後由於他的跑動比較庸懶,一上去之後是回不來的,結果里昂反而可以打他這一路反擊

Rabiot發現情況不對以後,變得進退不得站在那裡,此時Pjanic為了在中路成為支點只好往前進,這在上半場本來可以繼續打下去的,但是Rabiot在中路卻沒有好好防守,竟然演變成Pjanic上去後,尤文中路形同不設防的狀態,從結果看來不如不上去還比較好,因為Rabiot根本就沒在好好防守

所以情勢很快就變成里昂只要一反攻尤文,就能立刻面對後衛線,但這其實還不足以攻破尤文球門,可是這讓尤文的防守壓力逐漸升高,在29分鐘時De Ligt在進攻角球中被釘鞋劃到頭部血流如柱,裁判要求他到場邊包紮,沒想到De Ligt才一離場,里昂眼見機不可失,立刻大舉衝上,Aouar衝到邊路接球,此時他已經離開Danilo,對著斜45度移防過來的Bentancur,Aouar直接拉到底線並且沿著底線衝進小禁區線,Bentancur竟然就這樣讓他一個變速就衝入了,然後Aouar在小禁區線上挑傳至中路,此時後方插上的Tousart衝到門前6碼墊射破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