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3/01

永遠的次世代主砲-回首鍾承祐的崎嶇棒球路。

當次世代主砲前面被加上「永遠的」三個字,你對此有何感想?這三個字裡包含的不只是紀念意義,而是慨嘆著鍾承祐棒球路的崎嶇。在他轉任教練的這一年,讓我帶著你回顧這位外野砲手的故事……

Dr.song

2012的觸身球記憶猶新,沒想到一晃眼就過了那麼久,從球員變成教練....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棒球常常有「我記得幾年前……」然後一翻就發現這個幾年前可能是二位數的狀況,這好像也是老了的表示(死)

Annoying Dog

倒是一直都記得他演出來的那顆觸身球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你不說我倒是忘記了啊…

一貫三

怎麼又讓這傢伙上來,讓我馬上想到高國慶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咦,為什麼是高國慶

一貫三

因為 ptt高國慶加薪新聞底下的推文……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一貫三 高國慶很好啊…

Calos Lee

從他手被觸身球搞到以來,我一直覺得他回不來的原因就是這個,後面幾年他打的差,很多球迷都在罵,我個人真的罵不下去,看他從新人年開始到2012顛峰時候,因為手傷而失去攻擊力,在情感上真的是罵不下去.....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這個我懂啊,和他一起走過來的球迷和只記得他很鳥的球迷反應一定是不一樣的,這就是愛的差別…

阿銘

精彩不亮麗 起落是無常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現在就覺得這句話寫得真好了…

Davis

虎大最近是在寫老熊OB專欄嗎...

如果沒傷痛,能像小破一樣打到40歲,YOYO的生涯打擊成績應該也是會超過千安百轟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以他的成績來看,他13年應該就有機會千安百轟,不用打到40啦(痛哭)

Calos Lee

"當然啦,看看前一順位的選擇,La new其實也沒什麼資格取笑別人。"

蘇袁億:我躺著也中槍....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無可奈何(逃)

fb - Lin Kaede

"年復一年,那些跟著他一路走來的球迷總期望著次世代主砲有一天再擊發,最後等到的是他站在一壘指導區的身影。

該怎麼說呢?

說……有一點點傷心,真的有一點點傷心。"
這段真的寫到心坎裡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想一起走過那一段時光的人,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井川慶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
大大你是不是有寫日記的習慣?
這麼多年前的其中一天 ,相關內容寫得這麼詳細, 真的是很不容易...
還有我也很擔心廖健富會不會因為受傷,
讓他的生涯年是新人年?
拜託, 不要阿...Orz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那時候熱中在BBS上寫日記,這幾年都怠惰了,感覺悲傷。

超越他的三名強打者裡有兩名是隊友,除了徒呼負負以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當然,在這一年打出優異表現的鍾承祐仍然被主要排在第五棒,並沒有離開所謂「三、四、五」中心棒次的位置。至於他會被往後擺的主要原因不外乎:打擊率不夠高、揮空率太高和彈道比較高這三個理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誠然,鍾承祐在2011、12年都有著超過三成的打擊率,可是和中心打線比起來還是有些許落差,而被三振率一直落在17%左右,當時中華職棒的被三振率大約是14%,輔以他的保送率一直低於當代中華職棒的8%,即使狀況最好的2011年也僅有7.3%。

這樣兩相加成之下,令鍾承祐的三振四壞比生涯最終落在2.94,也就是差不多被三振3次才會獲得1次保送,被認為選球優秀的打者這個數字會落在2以下,一個容易揮空的中心打者感覺就沒這麼具威脅性。

最後是:由於三四兩棒不止會把一、二棒打回來,自己也會上壘,通常輪到五棒上場打擊的時候壘包上特別容易有人,教練通常會屬意在這裡安排滾飛出局比低,也就是比較容易打飛球的打者。鍾承祐在中華職棒滾飛出局比一直維持在1開頭的那年頭,他的滾飛出局比一直維持在0.8到0.9之間,這代表他很容易把球打到外野。

把球打到外野也就容易形成高飛犧牲打,再加上容易被三振,這就已經相當程度地能避免擊出雙殺打,教練會把他放在五棒似乎是理所當然的選擇。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說遠離三、四棒,不過第五棒仍然是中心打線,考慮到自La new熊以來,這支球隊總是有「誰都能打三、四棒,就是找不到第五棒」的老問題,鍾承祐能固定在中心打線第五棒,雖然有點偏離最早的想像,倒也還可以接受。

然而,就像世代交替來得突然一樣,這一切想像也終止的突然。

2012年10月17日,一顆144公里的直球以極為近似3年前6月18日敲出二壘打打席的那顆近身球的軌跡逼近鍾承祐,只是這一次球沒有往下掉,而是直直打中他的手。

這是蔡璟豪當天主投的第47球,面對鍾承祐投出的第5球。這一球對他造成的傷害,遠遠大過「總冠軍賽不能上場」,而在那時候的我們如同往常地對此一無所知。

請繼續往下閱讀

 

鍾承祐
鍾承祐的揮棒一直很豪邁
圖片取自運動視界圖輯

 

診斷結果是「右手舟狀骨線性骨折」,骨折想必疼痛異常,可是那天鍾承祐沒有換代跑,還站上一壘直到葉竹軒被三振,下一局才由曾豪駒代守。

曾經有人說過,如果鍾承祐說身體有哪裡「一點」不舒服,那就已經超級痛了。到2020年的現在回去檢視2013年,鍾承祐的手傷恐怕整年都沒好過。

這一年年初鍾承祐宣示要成為全方位打者,結果整年度下來卻打出.258/.288/.374的難堪成績,打擊率下降、長打力縮水,四壞球率降到新低的3.9%,只有聯盟平均的一半多一點點。由於取得的四壞變少,讓不少球迷痛批「長打者當得好好的,沒事當什麼球都打的全方位打者,現在噴掉了吧?」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探討到底想當全方位打者這件事情對鍾承祐造成什麼影響,當年的結論分成「鍾承祐打擊策略出了問題」和「傷勢看起來是沒好過」,過了5年再重新看一次這篇文章,我覺得前面那個結論可以直接劃掉。

重新解讀一次數據,我發現從2013單年度的長打比例來看,鍾承祐並沒有特別想打短程安打,如果他真的「鳥打」,除了三振率應該會隨之下降以外,他的滾地出局比例應該也會變高,2013年的數據顯示的結果卻是相反。

這一年鍾承祐打擊率低下一部份源自於場內安打率(BABIP,把球打進場內形成的機率)的低下,而場內安打率的低落則是肇因於暴增的飛球出局數。在早期預估場內打擊率的公式裡就告訴我們,根據過去經驗,飛球僅有15%的機率形成安打,比滾地球的24%要低得多。

飛球出局暴增、純長打率下降,這通常指向揮棒速度下降與球棒控制力下降,球棒控制力下降也導致鍾承祐難以取得四壞。在這裡要先說,四壞有時候是磨出來的,要在兩好球以後纏鬥需要球棒控制力,而鍾承祐很明顯在2013年缺乏這種控制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