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2

孤身獨走萬里路:大迫傑東京馬再寫新猷

日本藉由長跑運動展現堅持跟毅力的民族精神,但是過度強調團體一致也讓不少選手錯過了自性發展的機會。大迫傑六年前決定走自己的路,六年後不但兩度打破日本馬拉松紀錄,同時也可望前進東京奧運,甚至拿下金牌。

作者:stockt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因為新冠肺炎病毒而改成176位頂尖菁英跑者參加的東京馬拉松上,大迫傑在35公里超越了井上大仁,最後以2小時5分29秒,21秒的差距刷新了自己保持的日本馬拉松紀錄。同時也幾乎確定取得了日本最後一張馬拉松奧運門票。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去年九月的MGC上,前兩名中村匠吾跟服部勇馬取得了三席奧運資格的前兩席,最後一席則是第三名大迫傑暫時備取第一,但如果在年底福岡馬、或者今年三月的東京馬以及琵琶湖馬拉松裡,還有其他日本選手可以打破大迫傑的2小時5分50秒日本紀錄,那麼就可以取代大迫,取得最後一席東京奧運資格。

一年以後,國際奧會強迫東京籌委會把馬拉松搬到札幌,使得過去兩年的MGC計畫白忙一場,但是規定好的選拔辦法並沒有改變。首次機會福岡馬,三位留在領先集團裡的日本選手跑到半程時已經花了1小時3分2秒,無望破紀錄,最後藤本拓以2小時9分36秒獲得日本人第一,但跟大迫差了快四分鐘,且看今年。

東京馬賽前記者會,大迫表示,去年MGC留下的悔恨成為前進的動力,也獲得很好的經驗,他在練習裡覺得自己的紀錄並不是不能打破,但是要看當天氣候跟個人狀況,而且其他選手也都有可能打破這個紀錄。

3月1號上午九點開跑,東京都氣溫11.7度,濕度48%。非常適合跑馬的天氣。前一位日本紀錄保持者設樂悠太從15公里處就開始落後,井上雖然領先大迫大約10秒,但亦步亦趨後到35公里處超越。最後證明,能夠打破大迫傑紀錄的,就是大迫傑自己。七天之後還有琵琶湖馬拉松,但是一方面菁英選手幾乎都在東京馬出賽殆盡,選擇跑琵琶湖而個人紀錄又在2小時10分以內的只有川內優輝、野口拓也、山本浩之、荻野皓平四位,另一方面,琵琶湖的大會紀錄是2小時6分13秒,大迫傑這次又把門檻推高,除非有選手能在琵琶湖跑出比2小時5分29秒更快的成績,否則大迫就是日本代表。

大迫傑這次不但打破了日本紀錄,也超越了挪威選手Sondre Nordstad Moen於2017年福岡馬拉松寫下的2小時5分48秒「非黑人」的最快馬拉松紀錄,還比美國馬拉松紀錄2小時5分38秒快了十秒,而這個美國紀錄也是由摩洛哥轉籍來的Khalid Khannouchi寫下的。可以說大迫已經突破了種族的刻板印象,把日本馬拉松的水準提升到僅次於肯亞跟衣索比亞;雖然要在東京奧運擊敗非洲這兩座傳統霸權仍然是困難的任務,但不能說完全不可能了。

回顧大迫這幾年的成長,也承擔了不少壓力跟指責。這幾年一直很喜歡的一首曲子「給十五歲的你」,也看到一段大迫傑的身影。

2014年他才剛大學畢業加入日清食品,其實還沒有跑過任何一場馬拉松,但是他的目標已經是東京奧運的金牌。隨後他放棄實業團的優渥待遇,到美國NIKE總部奧勒岡訓練,走跟別人不一樣的路。這個夢想在六年後實現了一半,取得門票。另一半,當然就是金牌。

過去的採訪經驗裡,大迫本人散發的傲氣大於和氣,並不是一個很親切的選手,參加各項公開場合時,很少露出笑容,也不像其他日本選手頻頻點頭答禮。回答問題雖然很認真,但並不會看著發問者,有一種一直活在自己世界的感覺。不過因為他的成績以及特立獨行,他仍然是跑界注目的焦點,日本不用提,今年萬金石馬本來請他當來賓分享心得,然後還要出版新書。不過經紀人沒有跟萬金石馬主辦單位說出版商也要請他來,讓萬金石獨力負擔機票費用外,還把出書的亮相時段安排在萬金石分享會之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些細節也許不是大迫自己刻意的安排,不過也說明了一個選手無論多成功,還是可能被各種阿里阿雜的負面瑣事影響形象,光明的背後總有陰影黑暗,但無論如何,他的紀錄貨真價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