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3

體育協會有改革嗎?談「排黑條款」的作用與體改現況

我常常在想,為什麼體育在臺灣一直沒辦法穩定的成長,總是養不出屬於臺灣的體育文化。 我們籃球場林立,四處都是運動中心、健身房,每個學校都有不錯的運動場館。 每年數十億至百來億的體育預算。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常常在想,為什麼體育在臺灣一直沒辦法穩定的成長,總是養不出屬於臺灣的體育文化。

我們籃球場林立,四處都是運動中心、健身房,每個學校都有不錯的運動場館。

每年數十億至百來億的體育預算。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思考」的圖片搜尋結果

其中之一,就來講到所謂的體育協會了。

講個大概,之所以會有體協,是因為奧運為了不讓運動有太多政治色彩,規定各國都用民間單位來聯繫,所以才會需要體育協會這個民間的角色來運作,但是否所有體協都是這樣產生的?不是喔!不過,有能力拿到較多資源的,就是這些能夠決定奧運參賽資格的協會。

時代力量算是一直有在推動體改,而民進黨蔡英文的競選文宣內,當時也是很大篇幅的講到了體育改革,並說了「體力就是國力」這句被講很多次的話。

好不容易,體改法案通過了。逼得各體協單位需要做出改變,然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些不肖體協開始以人頭會員來保護他們自己在協會中的地位,動作比較拙劣的,就被黃國昌告發了

告發這個動作,對於一般人是比較難做的,而黃國昌自身是律師,門檻較一般人低些,但不會減低他一分功勞,要做這些事情,要花費不少心力蒐集資訊。

當2018年8月判決出來時,這些被告都是緩起訴,要不是有時代力量及體改團體抗議,才發回續審。

你想想,司法體系到底是在維護公平正義,還是維護那些「有被關注的公平正義」?

這裡不是說有被關注有什麼不對,而是,那些「沒被關注的公平正義」,我們的司法單位竟然無法維護?

(有關係的就沒關係?)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最後的結果是,緩刑、捐款,從緩起訴變成緩刑,是有進步了一點,時代力代發出了「這樣的體改你能接受嗎?」

不能接受。

我大概整理一下比較大的體育協會事件。

 

我本身就蠻關心體育界的狀況,雖然自身不是體育人士,但熱愛籃球,也以體育推廣、實踐「體力就是國力」為目標並創業,同時,也認為在體育界裡面將那些黑暗面翻出來重見光明,雖然無法一次成功,但也能至少讓問題浮上檯面。

在寫這篇文的當下,台北市體育總會籃球協會內部成員擁有多項前科,但在國體法的修改之中,他一樣可以擔任理事長、秘書長以外的重要職位。(某也是裁判,但裁判也會因重大前科而轍消資格)

上表這些被判刑的,也都是緩刑,仍然可以擔任理事長、秘書長。

因為

 排黑條款

 

 節錄 第三十九條: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擔任特定體育團體之理事長(會長)、秘書長:
一、經判處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尚未執行或執行未畢。但受緩刑宣告者,不在此限

 

未提供相片說明。

也就是說,法院認證改選作弊、偽造文書、操弄人頭會員,以作弊手段影響改選結果的這些人,仍然可以擔任協會理事長、秘書長等重要職務。

影響會有多大呢?會讓多少資源陷入可能的運用危機呢?看看下圖2016的資料。

《財訊》535期

 

《財訊》535期
 

每年十數億的經費花在體育協會上,好好運用,臺灣怎可能有比今天更好的體育成績。HOTer們成立公司創業,就是為了讓臺灣的體育環境更好而努力,除了在籃球數據系統上持續努力外,有機會也會往其他項目的運動系統努力!

事在人為!並不是說有前科就一定不會做好事,定出這個前科來當作協會任用標準,已經是最下限的事情,但若身在協會其中,仍然做些敗壞體育界的事情,那根本不該繼續待在組織之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