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3

「斷牙斷手都不算什麼!」-BMX國手游家毓挑戰人生的無限可能

從事較為冷門的BMX小輪車運動,在國內的形象與資源上自然較居劣勢,但BMX依然是游家毓的最大享受,到底,這項運動有什麼樣的魅力,能讓游家毓樂此不彼?在他退役後,又如何與自己的事業做出結合?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剛接觸自行車不久,在電視上看到能夠飛(跳)到空中的特技自行車,就覺得好帥,我也想要!」小時候的單純念頭,其實就是游家毓投入BMX領域的關鍵契機。

BMX越野自行車,又稱小輪車,是一種由越野摩托車演變而來的自行車極限運動,分成在特殊賽道上進行的「越野競速」,以及重視招式技巧的「free style競技」兩種,兩者也分別在2008年、2020年進入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成為奧運的正式比賽項目。

BMX小輪車重量約10公斤,車體和一般自行車最大的不同在於沒有煞車,而且為了方便展現招式,坐墊都調得很低,在比賽過程選手也幾乎都是站著、不會坐下,除此之外,手把也比較寬,更方便選手操作、耍花招。

接過許多電視廣告,跟五月天、阿妹、王力宏等藝人合作拍攝、表演做過BMX演出,游家毓其實很年輕就走出自己的一片天。5歲就開始騎自行車,10歲就嘗試踏入登山、越野等不同的自行車領域;他笑說,自己幾乎把所有短程自行車運動都嘗試過了,會選擇BMX,是因為他想要玩特技相關的自行車。18歲正式買給自己第一台特技自行車並與朋友相約到極限運動場練習,才有機會認識到「亞洲車神」廖武雄教練,並在他的栽培下,短短3年不到就成為國家代表選手出國比賽。

游家毓與亞洲車神廖武雄合影

本篇文章有三大重點:

1. 受過傷、牙齒斷卻不喊痛,一腳踏入BMX特技單車的游家毓,怎麼堅持走完的呢?家人支持,「亞洲車神」廖武雄提拔,讓他發現勇敢是人生路上最好的老師。

2. 什麼是特技,什麼是極限運動,兩者有何不同?兩者又個在追求什麼?游家毓對自己在BMX上又有何追求呢?

3.從極限運動轉到職場跑道,曾因為挫折一度想放棄運動這行,知道在職場不需要花式大招,游家毓是如何扛住壓力,一路做到法國連鎖運動營運經理,關鍵轉化的動力又是什麼?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要玩,就不要玩輸人,如果連玩都輸人家,那你還剩下什麼?」大學老師的話,深深影響著游家毓。

游家毓認為,因為自己從小騎車,培養出不錯的車感,才能這麼快就成為國手,並有幸參加兩次國際級比賽。不過他也笑說,剛好參加的一次亞洲盃比賽是在臺灣舉辦,所以就少了一次出國比賽的機會。回顧自己與BMX小輪車運動的歷史,游家毓說,因為喜歡這個運動,所以一直會玩耍、邊玩邊學習,在過程中得知有比賽,去參加後有達到成績、獲得成就感,就會更加喜歡這個運動。

關於自己身為國家代表選手時的訓練課程,游家毓說每天早上會進行80公里的公路訓練,而這雖然對於公路車選手來說可能只是小菜一疊,但對以短程爆發力為主的BMX選手來說已經是非常大量的訓練了。到了下午就會進行BMX技術訓練,晚上還要持續進行重量訓練,因為要成功展現特技,對身體的力量其實是有滿大的需求,尤其是滯空作招的時候很看重核心肌群。

「動作非常多,花招永無止盡,還可以自創招式!」對游家毓來說,這就是BMX運動的迷人之處。

談到BMX小輪車著名的越野競速賽,游家毓說在運動開始的當下幾乎可以說是沒有規則,就是八位選手在特殊製作的越野賽道上衝刺、飛躍,看誰最先抵達終點,而整個場地的長度大約也只有400、500公尺,一局競賽不到一分鐘就會結束;如果出發之後能夠得到領先地位,很可能就會保持領先,不過游家毓也說,賽道上各種事情都可能發生,要是在飛越土坡的過程不小心重心不穩、跌倒摔車,那很可能就會被其他選手追過,更慘的話還會受傷。

除了越野競速之外,臺灣其實比較多人在玩「free style競技」,而又可以依照場地的類型與招式風格來區分,除了公園、街頭之外,還有自行車不會飛的平地花式,雖然較少跳高飛躍的動作,但在狹小的平坦空間就可以展現特技,花招動作十分多樣。

談到臺灣的BMX小輪車產業,游家毓說,可能是因為市場太小,其實一般腳踏車店是很難看到BMX小輪車的,如果真的想擁有,可能還是要從網路尋求購買的管道。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資源的匱乏,游家毓提到,很多極限運動員都很樂意分享教學、甚至自發錄製教學影片,讓更多人可以了解這項運動。「不過也是因為BMX夠冷門,所以很特別,在交際的場合很容易讓給人留下印象!」游家毓笑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