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3/06

四個月又5天的等待:Stephen Curry傷癒復出

這是一支上個球季還打進總冠軍戰的隊伍。而Curry是球隊各種意義上的領袖,卻只能看著自己的王國不斷殞落。強顏歡笑的背後,隱埋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撕心裂肺... ...。

歷經四個多月的休養,勇士當家後衛Steph Curry在這個下午步入球館,不再是進行復健--而是準備上場。距離比賽還有幾個小時的現在,他向NBC Sports表達了自己回歸隊伍的喜悅。
  


「現在是真的很興奮,」在結束投籃練習後,Curry這麼告訴記者。「來到2020,我真的很嚮往上場競技的時刻,以及這一季我們歷經數度變遷,球隊成長的模樣。」

事實上,Curry曾說自己花了一些時間,接受自己手腕受傷的事實,歷經了類似心理學說的「哀傷五階段」:否認、自嘲、焦慮、絕望,以及最後的「接受」。

縱使樂天如他,這個過程仍相當煎熬。
 

延伸閱讀:從否認到接受--Stephen Curry的心靈復健之旅


Curry表示自己在這場復出戰,可能會有著「24至28分鐘」的上場限制,但球隊還是會傾向讓他在最後一節上場。畢竟小將們最缺乏決勝節經驗,而勇士本季瘟疫一般的「傷兵潮」,甚至在近期蔓延為Kerr都表示無奈的「控球荒」。

彷彿只要你有控球的能耐,就會受到詛咒--連Draymond Green也再掛傷號了。

本來Curry預定的復出時間一度傳出為3月1日,經過與醫療團隊的協商後,球團決定先將Curry送往勇士二軍,G-League的Santa Cruz進行練習賽。

對於時程的再延後,Curry最初仍難掩沮喪之情,但對於這樣慎重的復出過程,他表示非常滿意。
 

「我的意思是,當你離復出日就差那麼一點點,心態也調整好在哪一天回歸(卻又要再延後時),那種感覺真的是糟糕透頂,」Curry說。


「顯然地,我深深瞭解球隊再多給我四天準備的用意,送我去Santa Cruz打友誼賽,也是因為我們隊中人手真的不夠了。」 

「沒有人會喜歡無止盡的等待,尤其是超過想像中應該是如何的時間。我不是那種最有耐心的人,但當論及『互相理解』,我還是會努力確保團隊裡的每個人、彼此的發聲,都是在同一陣線上。」

如果有打球受過傷,需要休養超過一個月的人,應該可以明白Curry的小沮喪並非任性。那種「我明明還能跑、還能跳」、「另一隻也還能動」的無奈,還有看到團隊每況愈下,卻無能為力的不甘心,相信是Curry作為球隊領袖,最痛苦、最難受的來源,甚至超越他的手腕帶給他的痛楚。
 

這是一支上個球季還打進總冠軍戰的隊伍。而他是球隊各種意義上的領袖,卻只能看著自己的王國不斷殞落。強顏歡笑的背後,隱埋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撕心裂肺... ...。


至於要克服傷病,Curry也承認自己仍在調適,手部還是存在著些許後遺症,像是尚未痊癒的神經損傷,但他表示自己並不擔心再受傷。

「我是很清楚,左右手相比,沒受傷的那隻會『感覺』比較正常,這樣的狀況還會持續一段時間。這是我們沒辦法改變的事實,」Curry說。

「但是現階段來說,除非有什麼『詭異的』突發狀況襲來,不然我自己也沒辦法再弄傷它了。」

最後,Curry補充道:「值得慶幸的是,我現在沒有其他多餘的念頭。我終於可以用我的方式去享受比賽,試著打出一次又一次的好球,毋須遲疑。」
 


事實上,就一個缺席了58場比賽的球員來說,Curry今天的狀況也確實相當不錯。他如預期般出賽27分鐘(賽前說道可能有時間限制),16投6中,外線12投中3,攻下23分7籃板7助攻,失誤也僅有一次。

這樣的表現其來有自,看看這賽前火燙的Logo Shot手感,而且不鳴則已,一次就連續中個5顆。
 


這場比賽Curry有著8次罰球機會,全數命中,令人高興的除了一如往常的穩定度,更說明了Curry雖然還在調整狀態,但進攻籃框、製造犯規的意識,並沒有因為手傷而退卻。

況且,這晚的對手是擅長使用各種防守策略的老對手,暴龍隊。一旦Curry上場,受到的防守伺候肯定是不輕鬆的。

即便在這樣的狀況下,跌跌撞撞的勇士還是與暴龍形成拉鋸,數度追平,又在末節大幅落後下,在終場前把比分追至兩分差。頗有去年Finals最終戰的既視感,彷彿全隊上下,都想送給老大哥一場久違的勝利。

然而,今晚沒有奇蹟只有成長的淚水。Noraman Powell飆破生涯新高37分,暴龍最後仍以121比113獲勝,成為公鹿之後又一隻確定晉級季後賽的東區隊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