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

從否認到接受--Stephen Curry的心靈復健之旅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在這個當下顯得格外貼切。這樣的「否認」或許真能讓Curry暫時好過一些。是聰明的不勇敢,也是大腦邁向失控前最後的溫柔... ...。

請繼續往下閱讀

Stephen Curry在臺灣時間3月6日正式復出,繳出23分7籃板7助攻的好表現。雖然表面上走出腕傷的陰霾,但誠如「四個月又5天的等待:Stephen Curry傷癒復出」一文提到:
 

... ...Curry曾說自己花了一些時間,接受自己手腕受傷的事實,歷經了類似心理學說的「哀傷五階段」:否認、自嘲、焦慮、絕望,以及最後的「接受」。


心理學家Kübler-Ross指出「經歷哀傷的人們,不一定會經歷其中所有階段,各階段也不一定按特定順序發生」,但通常「會經歷其中的至少兩個階段」(Kubler-Ross,2005)。

而這樣的哀傷,若發生在運動員身上,通常是和意外傷害、退休,或涉及職涯的決定有關--而我們的Curry這次就經歷了一次。

Curryry說,第一階段是「否認」(denial)。他大概在受傷後兩天進入這個階段,中間還橫跨了萬聖節。那一天他還掛著手上的包紮,打扮成巴斯光年與家人同樂。
 

受傷的經過:「打斷手骨顛倒勇?」Stephen Curry的手部骨折需要多久復出呢?與同傷勢的球員比較


他表示「那是一種痛苦」,非常、非常地難熬,也導致他在第一次接受檢查,選擇不去承認這件事。

「當我受傷時,」Curry告訴NBC Sports的記者。「我總是在否認這一切。」

在他接受採訪的那天,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隊友們輸給邁阿密熱火,什麼也做不了--而且他也知道,這樣個狀況只是個開始。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在這個當下顯得格外貼切。不論從認知的角度,或是純粹的心理感受來探討,這樣的「否認」或許真能讓他好過一些。

是聰明的不勇敢,也是大腦邁向失控前最後的溫柔。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第二個階段,在漸漸「醒」來面對傷病的路途上,出現的是「幽默」(humor)。

Curry 選擇用強顏歡笑,來代替取代暗夜裡的畏縮低泣。

「在我們開始接受檢查,還沒有得到確診前的那個過程裡,沒有人真的願意跟我說說我會面對什麼事情,」Curry回憶道。

「然後我就開始跟大家開玩笑,目的也是為了讓自己分心。畢竟當時還是相當疼痛的。」

當他表明自己很快就會「沒事」(alright)的時候,報告結果卻同時出爐了--是骨折他的左手骨折了。

「OK,酷喔。」

這是他當時的反應。

「事實上,我是知道了,但並不曉得這背後代表什麼,」Curry說。這時的他已經得知骨折四個星期了。

在那之後不久,他經歷了第三階段

焦慮(Anxiety)。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樣算是有多糟?有多久不能打球?需要戴上防護裝備嗎?如果要的話,又要戴多久呢... ...?

「有一說是,這個傷要休五個星期,這是在骨折很單純的情況下,」Curry說。

「而最開始的時候,醫療團隊還是無法斷言。但對外我們還是宣稱,可能會有五個星期的康復期。」

「我就想說,OK。這樣我可以想辦法。」

那是個週三的夜晚,他本人也才剛得知這些消息,就是幾個小時前的事而已。Curry小心翼翼地保有他的樂觀。他可能會休養一個月左右,說不定還會再多一些些。

帶著這些早上才剛收穫的新鮮消息,Curry那天很早就進入夢鄉。

第四階段絕望(despair)。時間來到星期四早上,Curry終於等到了完整的診斷報告。

左手第二指骨骨折,broken left hand/second metacarpal。

這樣的話,可能就 ... ... 真的會花一些時間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