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

(外電)Beal:「如果我能掌控一切,我會選擇在華盛頓D.C.結束職業生涯。」

關於Beal的忠誠宣言,相信當地的記者們肯定都聽到不想再聽,相關的報導,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他坦然面對質疑他的人們,做出最好的表現回擊他們,不願去組巨星團隊追逐冠軍,只想要留在栽培他成長的華盛頓巫師。

作者:DIO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仁賈

看到現在的 將沃,再想到當年的選秀報告,真覺得 將沃 很可惜。還有為了 將沃 狂坦的球隊,如果當年讓76ers拿到狀元籤,今天的 將沃 會不會沒這麼多傷痛。

外電來源:https://theundefeated.com/features/wizards-star-bradley-beal-if-i-can-control-it-i-will-finish-in-dc/

我不在乎那些數字

表現出的成績很棒,我的比賽水準令人難以置信,我也對自己的成長感到滿意,但是我也很失望,因為我需要在另一個方面有所突破,就是拿下勝利。

我是個贏家,我的隊友知道這一點,我覺得球團應該理解這一點,當然也希望球迷們認知到這一點,因為我不是一個每場比賽都繳出50分但還輸球的人,那樣並不會帶給我快樂,這樣毫無意義,因為獲得了很多分數卻輸了比賽,沒有人會記住或在乎它,他們只會認為你在刷數據。

這很艱難,有很多人在背後評點我,像是「該死阿!老兄,你在比賽中表現的很好。」「你擁有光榮的時刻,可惜比賽結果卻很糟。」

與此同時,我一心一意幫助球隊,當然也會全力以赴,如果勝利的背後是我必須要拿60分,那我就必須去得分;如果勝利的背後是我必須傳出20次的助攻,那麼我就會去做到20次的助攻,無論如何,我都會嘗試去完成它。

我不會離開的!

希望有一天我的球衣會在D.C.退休,這是我重新簽約的原因之一。

每天晚上,我們走進那個體育館,那裡有五個名字,他們是巫師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五位籃球選手,為了打破我現在的記錄也已經在這裡待了八年,這很特別,不知道我職業生涯的巔峰時期,還會有多長的時間。

(註:巫師已經退休的五名球員球衣,Wes Unseld--41號,Elvin Hayes--11號,Gus Johnson--25號,Earl Monroe--10號,Phil Chenier--45號。)

對我來說,我向Kobe、Wade 、Dirk Nowitzki、 Udonis Haslem看齊,看他們如何在同一支球隊長久待著。

我討厭改變!但如果發生,那就算了,但是,如果我能掌控它,我將在華盛頓D.C.結束職業生涯。

對我來說,像是忠誠過了頭,在這個部分,我有點像Damian Lillard,在波特蘭或在華盛頓D.C.贏得冠軍的意義會更重大,熬了這麼多年,最終走了出來,我覺得這種感覺會比離隊還要偉大得許多,離開去組團是個簡單的道路,但不能保證我會贏。

是的,我可以去波士頓,我可以去多倫多,我可以去邁阿密,我可以到每個人都希望我去的地方,但是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或許不一定會像是現在的巫師一樣是我的球隊。

我的母親是第一個讓我接觸籃球的人

從我三、四歲,還是五歲的時候開始,我母親開始教我打籃球,從那時候到現在,她依然是我的教練,她教我如何投籃和運球,幾乎所以籃球相關的事情都由她親自指導。

我的父母都去了肯塔基州讀大學,母親是打籃球和排球,父親則是踢足球和打籃球,他們是大學裡兩項不同運動的選手,但他們最終還是在一起了。

父母都健在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會結婚的原因,我覺得那是受到父母影響的直接關係,我很幸運能夠繼續將之延續下去,並且成為現今社會不正常現象的一部分,我成長期間很多朋友,甚至跟我約會的女孩,幾乎沒有人擁有完整的家庭,也許是離婚了,或者父母不住在一起,也因此,沒有人有榜樣可以讓其跟隨背影成長,對於我和我的兄弟們,我們總是很幸運,仍然讓父母為我們奮鬥,既能夠工作,又能夠照顧整個家庭,某種程度上超脫了現實,我們不是什麼都有,但可以讓我們擁有的變得更美好。

我們以B開頭的名字而感到非常自豪,從母親,父親到最大的兒子,再到最小的兒​​子,全家人都是,我們的名字首字母是B-E-B,這是我父親的想法,而且他兄弟的名字也都是以B開頭。所以我認為他是想繼續保持傳統。

我的大兒子,叫 Bradley II,所以他是Bradley Emmanuel Beal II,第二個孩子是Braylon Elias ,我只想繼續把這個想法維持下去。

親子互動比我參與過的任何事情都要好,比我打過的比賽都要好,我可以得到50分,甚至輸掉100分,我當然會相當的沮喪,然而我回家來看看我的孩子們,那些事情就全都拋諸雲霄之外了。

你能這麼愛一個人真是太神奇了,或者與某人建立這種幸福的關係,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就是它的瘋狂之處,我知道成為父親是一種幸福,我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心情或能夠處於這個位置上,但最重要的是,我有兩個男孩,為我的人生錦上添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