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

(外電)Beal:「如果我能掌控一切,我會選擇在華盛頓D.C.結束職業生涯。」

關於Beal的忠誠宣言,相信當地的記者們肯定都聽到不想再聽,相關的報導,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他坦然面對質疑他的人們,做出最好的表現回擊他們,不願去組巨星團隊追逐冠軍,只想要留在栽培他成長的華盛頓巫師。

作者:DIO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仁賈

看到現在的 將沃,再想到當年的選秀報告,真覺得 將沃 很可惜。還有為了 將沃 狂坦的球隊,如果當年讓76ers拿到狀元籤,今天的 將沃 會不會沒這麼多傷痛。

沒有了John Wall,我就不再是我自己。

當我們第一次進入聯盟時,John和我實際上早就已經是朋友,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我高中的AAU洛杉磯之旅中,我們正在打EYBL(青年精英籃球聯賽),他幾乎都在看我的比賽,後來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從那時起我們一直很酷,到在我選秀之前,我們幾乎都有保持聯絡。

當我進入聯盟的第一年,因為John受傷了這感覺有點怪,而到了第二年,我們成長了也進了季後賽,第三年繼續打入季後賽,我們的名字逐漸發光發亮,我們獲得了一定的焦點吸引力,那時候John就成為了超級巨星,現在的我也成為了超級巨星。

 然而現在媒體都會來問一件事:你們兩個誰是一哥?

一分鐘的沉默,感覺像是地獄一樣,我們兩個都覺得自己是巫師共同的領導人,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心想也許是Bradley,也可能是John,實際上談到那地方,我都覺得我為什麼要去專注它,它在影響我們,正在影響我們的更衣室氣氛,這很不應該出現,特別是完全沒有這問題的時候。

直到我意識到,沒有John,我無法成為今天的我,反之亦然,我永遠不會說我是John成功的原因,但他絕對是我的一部分,我覺得我在他的人生角色中發揮了作用,我對此並深信不疑,他是很偉大的五年全明星控衛!

很不幸的是,隨著日前他的母親去世,但這也使我們關係更親密,那個當下,籃球已經無關緊要,雖然打籃球是我們擺脫一切的方式,但是現在,失去了一個我最好的朋友。

(註:Wall的母親於台灣時間2019年12月15日,因癌症去世。)

那是她過世時John告訴我的第一件事:「老兄,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只能在旁邊靜靜地等著他,從我到這裡的第一天,我就見過弗朗西絲女士,她一直愛著我,也很尊重我,就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我,她是世界上最貼心的人,很難過看到我的兄弟失去了一個與他非常親近的人。

如果我的身旁沒有John,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自己,我將無法以正確的方式對待自己。

關於Beal的忠誠宣言,相信當地的記者們肯定都聽到不想再聽,相關的報導,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他坦然面對質疑他的人們,做出最好的表現回擊他們,不願去組巨星團隊追逐冠軍,只想要留在栽培他成長的華盛頓巫師。

跟Wall之間的羈絆,經歷了多年媒體爆出的心結風波後,至今兩人還是相互支持對方,相信不是這麼容易就被擊倒,到了現在應該也不用再解釋了,如果真的關係很差,去年夏季聯盟不會一同到場觀察八村老弟,如果真的關係很差,他們也不會一起去看WNBA的總冠軍賽,Wall的母親去世那期間,Beal也不會去陪伴他的好兄弟,一切盡在不言中。。

至於退休球衣,基本上是鐵錚錚的既定事項,我是如此的相信,Wall是巫師的隊史助攻王,Beal則是各項得分成績皆是名列隊史前茅,兩人皆帶領過巫師闖過不少次季後賽,雙槍在巫師的歷史中早有不可抹滅的定位,2號跟3號未來也一定會高掛在巫師主場上方,成為偉大的歷史一部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