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108HBL/在「對不起」之後的生涯-----南山高中 陳昱潔

前一天四強賽輸球,陳昱潔賽後哽咽著說出「對不起球隊」,但其實,她的高中生涯已經是一段充滿高低起伏的故事,儘管抱著遺憾,但在高中生涯結束後,她還有大好的未來等著。

也許,108學年度HBL女子組決賽戰況原本就詭譎,四支球隊甚至加上無緣四強的普門高中實力都很接近,以至於什麼結果都有可能發生,但南山高中身為衛冕軍,竟在複賽以第一名晉級後,卻在四強遭到北一女中「逆襲」,而只能打季軍戰,仍然是讓人有些意外的結果,而這樣的結果,也讓南山在賽後記者會氣氛低迷,主將陳昱潔甚至帶著淚哽咽說出「對不起球隊」的話。

比起預賽、複賽,南山的確在決賽的狀況明顯不如其他三隊,以至於今天季軍戰,又是一路落後,雖然一度在第四節追分,終場仍以62:67不敵永仁高中,只拿下第四名。陳昱潔今天攻下全隊最高的15分、12籃板,但碰上犯規麻煩,苦撐到最後又在球隊的犯規戰術中犯滿畢業,結束高中生涯最後一場比賽。

 

陳昱潔畢業自石牌國中,卻沒有如國高中女籃間的招生那樣加入淡水商工,而是選擇加入南山,早在JHBL就受到矚目的她,高一就被登錄正式12人名單,雖然在新人后競爭中不敵永仁鄭慧慈,但同屆的陳昱潔、鄭慧慈、普門陳芷英、淡商王玥媞四人都在高一就被球隊重用,早被預期在這三年的HBL女子組會佔吃重角色,這四人在中學生涯都有國手經歷,陳芷英「只有」U16國手,王玥媞在入選U16國手後因傷錯過U18國手,鄭慧慈和陳昱潔則是U16、U18雙料國手資歷,在高中生涯都算對得起各界的期待。

只是,這三年來,鄭慧慈和陳芷英得到較多關注,主因就是健康,陳昱潔在去年八強賽前撕裂左膝前側副韌帶,傷勢困擾整整兩年,去年八強賽時教練李陸臻就給她每節頂多五分鐘的上場限制,但還是沒能讓她恢復到百分之百,陳昱潔坦言,在這兩場決賽,她的體能都沒有到最佳狀態,也因此造成影響,「我真正覺得對不起球隊,是因為我上場太緊張,緊張到和隊友的溝通太少,也許是因為復原狀況不如預期,讓我對自己的身體沒信心,但我明明有過小巨蛋的經驗,應該要更穩重才行。」

 

包含今年在內,南山已經連續四年都闖進四強,踏進過小巨蛋,陳昱潔在高一就打過冠軍戰,高二更助南山奪冠,今年許多人稱羨的第四名,已經是她高中生涯最差的戰績,回憶起這段高中生涯,陳昱潔其實不後悔,當初加入南山的決定,至今她還是非常滿意,「這三年打球其實是快樂的,就算在受傷復建的時候,我也學到怎樣在場下觀察、和隊友溝通,這都是幫助我成長很重要的部分。真的最遺憾的,就是高三這年明明有機會,卻沒有幫球隊拿到冠軍。」

本學年HBL女子組,五支強權的實力都很接近,普門先在八強賽結束後成為被擋在四強門外的強權,到了四強,身為衛冕軍,南山應該是最不希望自己跌到第四名的球隊,但木已成舟,除了說明一場決勝負的短期賽,臨場表現還是佔有一定比重外,就是再次驗證這四隊的實力接近,任何一點缺失都會放大成勝負的分野。

 

在這激烈的一年之後,陳昱潔結束了高中生涯,從她選擇南山的那一刻開始,或許就註定這是不平凡的三年,只是沒想到一個事關重大的傷勢,讓她又多了一些波折,而或許就像蝴蝶效應一樣,現在不免會讓人覺得,如果沒有受傷,如果復健順利,如果今天的陳昱潔是當年帶著期待、這三年來逐步成長到百分之百的陳昱潔,會不會南山可以衛冕、可以讓陳昱潔在四大前場的對比中脫穎而出,可以成為近年HBL的代表人物。但這一切終究沒有發生,而陳昱潔在高中生涯最後一刻,只能帶著淚水離開HBL戰場。

 

擦乾這兩天賽後的眼淚,陳昱潔樂觀的說:「現在少贏的球,大學就要贏回來,現在沒做好的事,大學就要做得更好。」其實在同梯四大前場中,180公分的陳昱潔相較於其他三人,是身材最高大的一個,而且在高中三年,他也已經練出前鋒的動作,更可能是四人中最具三分球準頭、還配備傳球視野的人,未來不論是在UBA或甚至職業戰場,都很值得期待。

(圖片來源:特約攝影沙拉

延伸閱讀:

108HBL/最終四強閉門開戰 男女決賽戰力分析

108學年度HBL決賽賽程

【編輯 張正邦】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