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

【排球人生】我們,依然喜歡排球

離開系隊後,即使有堅持打球,也不太有機會繼續練球了,而伴隨而來的必然結果就是,排球實力會一點點地變弱、再變弱,直到某一天,你才突然驚覺:「啊,我已經不年輕了」。

作者:眼鏡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即使一點點地在變弱,我們,依然喜歡排球。

離開系隊後,即使有堅持打球,也不太有機會繼續練球了,而伴隨而來的必然結果就是,排球實力會一點點地變弱、再變弱,直到某一天,你才突然驚覺:「啊,我已經不年輕了」。

每年,各地,各校,各系,經常舉辦校友盃、OB盃、飲料盃等等大小盃賽,這些盃賽總會吸引畢業不久的、畢業多年的學長姊們回來參加,打打球聊聊天。除了新舊交流之外,最重要的一點,也是為什麼已經離開的人們會願意回來的一點,爺認為應該就是一種懷舊感吧。

如今爺從大學畢業也已經 8 年多了,還是會認為那塊排球場很有歸屬感,每次回去打校友盃都會見到一些懷念的臉孔和一些不認識的新人,而孰強孰弱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爺非常想念那種「跟那一群人在那一面球網一起打球」的氛圍。每次品嘗這種氛圍,總有種回到往日時光的錯覺,好像才離開球場不久,甚至沒離開過球場,此情此景,人物依舊,希望能就這麼持續下去,不要結束。

然而再美的夢都有清醒的一天,不是因為它錯,純粹因為它是場夢。

我們終究要在不斷變老的現實裡茫然著醒來。

離開後,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已經當完兵;轉眼間已經找到工作;轉眼間已經工作好幾年;轉眼間,白帶離我愈來愈遠,膝蓋會痛,肩膀會痛,打沒幾球就氣喘吁吁,隔天全身痠痛。轉眼間,青春年華怎麼已經離自己那麼遠。

我們都在試圖回到過去。

那片球場,很常在夢中出現。

那群老屁股,依然嘻笑怒罵。

時間不會倒流。

就算球場整修了,人潮換過一批又一批,每當回到此地,總還是會覺得景色依舊。

忒修斯之船。

有時更換了球柱;有時更換了球網;地板翻修了;白線重劃;大一成為大四又畢業了;物換星移;人來來去去。多年後,這艘船,這片球場,還是相同的球場嗎?若你已不是相同的你,球場亦非當時的球場,那麼這種懷舊的感覺,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終有一天,爺會無法再打排球。

到了那時,爺還是會很喜歡、很喜歡排球的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