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大迫傑:「能完成練習並站在起跑線上,對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勝利!」

《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揭露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也是亞洲最快馬拉松跑者--大迫傑,如何從外在的雜音及生理、心理上矛盾衝突的糾葛中,學會如何與自己對話、如何應對外在的紛擾,進而讓自己內心變強大的良方妙法。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

時報出版

 

田徑賽大概百分之八十靠體能,但馬拉松則是體能占百分之六十,剩下百分之四十則是靠意志。

無論如何鍛鍊體能,最快的速度大概就是那樣,有很多因素是人無法掌控的。不過,只要自己願意,就能掌控意志。針對這一點,我感覺到能夠挑戰國際賽事的可能性。我也因此刷新了日本的馬拉松紀錄,但一萬公尺的競賽是不是也能一樣順利找到挑戰國際賽事的道路呢?我認為很困難。儘管一樣都是跑步,兩者有共通的地方,但馬拉松不只體能,還有一些我無法想像的元素包含在其中。

我也認為那就是馬拉松的魅力。我不知道肯亞和美國的選手在心理訓練下了多大的工夫,但我希望能盡量努力調整心理狀態。練習的時候,通常都會覺得「很累」。或許這麼說有點奇怪,但這種時候我會把大腦和身體分開來思考。是大腦覺得累,而不是身體覺得累。所以我會注意不讓累的感覺呈現在身體上。用一個表情讓外表盡量保持放鬆的狀態,區隔大腦思考和身體。如此一來,身體就不會過度僵硬。在這樣的努力之下,我的完跑時間也變得比較短了。「很累」是一種非常主觀的感覺,所以冷靜思考後,意外地能夠分析出累的原因。「現在是哪裡覺得累?呼吸嗎?腿嗎?腿的哪個部位?」這麼一問,你就會發現自己並不是全身都累,所以人會變得比較輕鬆。

我在日常生活中並不會深刻思考什麼事情,大多是在發呆,但跑步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有很多時間思考。每天跑九十分鐘、一百分鐘的話,難免會去思考要怎麼度過這段時間,而且這也是一段沒有任何人能介入,只有自己孤身一人的時光。現在這個時代,不只每天要面對柴米油鹽,還有社群網路,總是很難擁有自己專屬的時間。只有跑步的時候,才能忘卻一切雜念。我認為長距離賽跑就是擁有這種宛如聖域一般的感覺。

因此,練習的時候我很喜歡邊跑邊思考。思考回家之後要做什麼無關緊要之類的事情時,身體會意外地像機械一樣動起來。練習在跑步的時候不思考跑步本身的問題,而是在下意識中持續移動,這一點非常重要而且只要花時間訓練就能做到。

我發現,比起參加賽事,進行馬拉松訓練的期間讓我有更多體會。我學會重視每一個瞬間、每一個片段。不要看得太遠,就像確實地拼好每一塊拼圖的感覺。紮紮實實地消化每一天,每次都持續和上一次相同或者更困難的練習。開始跑馬拉松之後,我才知道面對目前的自己有多重要。即便提升練習量或練習的品質也不會馬上獲得好成績,儘管如此還是要持續下去的過程非常重要,相較於田徑賽,馬拉松讓我每天察覺到更多道理。這應該是因為跑馬拉松時,和自己相處的時間很長的緣故。

馬拉松需要忍耐和堅實的跑法,這一點非常適合日本人。端看過去在奧運獲得優勝的前輩就知道,日本人能夠做到超越人類想像的瘋狂練習,這是日本人的優點。我也認為日本的前輩們累積下來的基礎,擁有超高水準。譬如,在我得知瀨古利彥先生的練習內容和強度之後,就覺得自己現在的訓練根本沒什麼。這後來也成為我的一大動力。不過,我發現最近有很多選手都漸漸忘記這一點。雖然自己要練習到什麼程度是另一回事,但認為自己每個月跑的距離已經是最大值,或者覺得自己還能再多跑一點,這種想法會大幅影響訓練的態度。

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因為自己該做的事都已經做了,站在起跑線上時就比較能看得開。無論比賽結果好壞,至今毫不妥協地練習,光是站在起跑線上就很有成就感。當然,我也會對比賽時該怎麼行動感到些許不安,但比起這些,我更覺得享受。在比賽之前,我每天都在奮鬥,今天我不僅戰勝自己,還持續消化這麼困難的練習、忍受這麼多痛苦,站在起跑線前我克服了一切難關,接下來只要跑完四二.一九五公里就好了。我心裡只剩下趕快跑完、趕快結束比賽的想法。因此,站在起跑線上,對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勝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