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7

《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大迫傑:「保持堅定的意志,人就會漸漸改變。」

《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揭露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也是亞洲最快馬拉松跑者--大迫傑,如何從外在的雜音及生理、心理上矛盾衝突的糾葛中,學會如何與自己對話、如何應對外在的紛擾,進而讓自己內心變強大的良方妙法。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

時報出版

 

有很多運動員覺得自己擁有對跑步的見識、高超的跑步能力等特殊才能,但在日本的中長距離跑者之中,包含我在內其實都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人才。既然大家的能力沒有太大差異,那麼了解自己並不特別這件事就顯得很重要。

學生時期,有很多選手都跑得比我快,也有很多選手讓我覺得永遠贏不了。但是為什麼就是有選手無法留到最後呢?我認為之所以會產生差距,是因為他們沒有在自己出狀況的時候持續努力。彼此都在努力的時候,差距意外地變小。然而,一旦身體出現問題,因為狀況不佳無法跑步而停止練習,就會出現空窗期。

大量累積這種小失誤,最後就會演變成大失敗。或許我們沒辦法每次都做到一樣的事。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必須在自己能做到的範圍內努力。如果等到出現差距再來努力,那就為時已晚了。如果起跑就贏不了,那我會覺得怎麼做都會失敗,容易一開始就想放棄。雖然可能需要花五年、十年的時間,但若能夠持續保持堅定的意志,人就會漸漸改變。每個人都期待戲劇性的轉變,不過這沒有捷徑可走,只能藉由持續保持堅定意志,一點一滴慢慢改變。

對我來說影響最大的一點,就是我從學生時期一直跑到現在,而且自己又是一個很難放心休息的人。國中、高中是我最熱衷於田徑的時期,犧牲了一切只為跑步。我雖然不討厭和朋友一起玩,但也不懂為什麼要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吵吵鬧鬧。 「完全不努力只顧著享樂,這樣的日子有什麼好引以為傲?這不就和其他國中生一樣嗎?」雖然沒說出口,但其實心裡一直這麼想。

我非常害怕自己隨波逐流。不只對競技,我對日常生活也總是很注意,在無限的選項中,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做。我見過各種選手,那種在領隊或教練的督促下練習的人都不會太強。我認為要經歷許多失敗、高低起伏,抵達的終點才會別具意義。

我在早稻田大學就讀四年級時,成為田徑隊的隊長。雖然我有提升、統整隊伍的想法,但團隊並沒有因為我成為隊長而出現什麼改變。隊長本身毫無意義,只是一個象徵性的東西而已。雖然我們經常聽到某個人擔任隊長之後隊員就開始努力或者改變整個團隊,但幹勁這種東西不是別人可以掌控的,就算一時卯勁地努力,那也不過是因為有人督促而已。

當然,因為身為隊長,所以在箱根接力賽前我參加了以前從未參與過的晨練,也明確告誡個性軟弱和執著於自我感覺的選手。當時,早稻田的習慣是讓受傷、狀況不好的選手暫時回家休養,但我當時也曾告誡同學: 「在回家之前,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因為我認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保持堅定的意志非常重要。其中也有選手說 「你不懂我的痛苦」就回家了。(笑)

我認為行動時以什麼為優先、想怎麼做的想法最重要。嘴上怎麼說都行,但人終究還是會以享樂和學校的朋友為優先。這種日積月累的小小妥協,會產生巨大的差異。不需要從事什麼特別的訓練,也不用比別人優秀,關鍵只在你有多想變強、能夠為此犧牲多少自己的私生活。

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在競技的路上,如何剔除不必要的東西,留下自己需要的部分,避免浪費的作業非常重要。從這一點來思考,和他人合作、配合他人的步調練習,對我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就算被別人說我不合群也無所謂,為了達成目標,我根本沒空管別人的看法。況且,只有自己才會百分之百為自己考量。能夠完全信任的也只有自己,配合周遭的人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浪費。因此,現在我只會和方向、水準相同的選手一起練習。

對大學時代的我來說,箱根接力賽並不重要。然而,對指導者和團隊、學校來說,箱根接力賽非常重要。因此,我們必須互相讓步,但當時我的目標是專注在田徑賽,所以無法百分之百專心,只能撥出一半的專注力。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損失。對其他人來說可能不算浪費,但對我來說接力賽季要做很多無謂的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