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4

【場邊筆記|青棒】寂靜的春天─病毒風暴裡台日高中棒球的兩樣風景

第92回選拔大會(春季甲子園)因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史上第一次宣告「中止」而引起諸多討論聲浪。對比同處疫情之冬的台灣,注目程度不高但賽事強度甚高的木棒聯賽得以順利落幕,凸顯著守護每個球員的夢從來就不是一個人或特定團體的責任,而在失去比賽之外也一樣能寓有教育意義。

作者:CHIA-NING

請繼續往下閱讀

《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是自然文學作家瑞秋.卡森於1962年針對化學藥劑濫用所著的環境保育經典之作。這本書作為一記敲響世人的警鐘,呼籲正視化學藥劑的不當施用以及政府、利益團體隱匿,否則當春天不再是萬物新生、欣欣向榮的時刻,一切的苦果最終也必然由人類自承其害。

以「寂靜的春天」用來形容此時此刻受到武漢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COVID-19)肆虐而備受強力衝擊的全球體育界現況,或許再貼切不過─職業運動停擺後空無一人的場館、或是少了球迷後賽事失去應有的熱力;學生賽事停辦成為學生運動員生命裡必然的缺憾,一切對春天應滿溢著「新生」期盼都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頹朽」的氛圍,讓人實在無法想像這是2020年的三月應有的風景。

病毒之春:日本選拔與台灣木棒聯賽的迥異命運

春甲中止:開賽八日前的戛然而止

令和年間第一回的選拔大會(春季甲子園)在今年1月24日公布32校名單,那時推特充滿各校聽聞入選後歡欣鼓舞的照片,冬天的冷冽好似都能被一對對充滿期待的眼神所溫熱。沒人能預見的是,隨著武漢肺炎大爆發且不可遏止,包含日本在內,這個世界的2020年猶如出軌的列車,正往不見生機的荒林漫無目的地急駛而去,但在列車上的乘客多半沒料到所處的環境已發生巨變。

2019.08.09 作者自行攝影,夏日甲子園

疫情急遽升高的二月底,安倍政府先是緊急宣布建議全國實施高中以下停課的措施後,3月4日召開的選拔通常營運委員會就決定先採取無觀客的方式進行本屆賽事。沒有吹奏樂、取消開幕式,連抽籤都先採取代行的方式,並將最終定奪的時程延至11日臨時營運委員會,保留作成中止決定的可能性。畢竟排除球迷人群聚集導致病毒傳播的因素後,來自全國32校的球員有長途交通移動、合宿、飲食等各類無法排除群聚感染風險的問題存在,絕對不可不慎。

未料三月初的日本早已發生諸多無法追溯傳染來源的確診病例,安倍政府更於10日時宣布各類大型活動應再暫緩10日舉辦。截至春甲確定取消的3月11日以前,光是參賽球兒主要住宿的大阪府就累積80例確診,疫情嚴重程度僅次於北海道與愛知縣,更一舉超車東京高居第3位,顯見社區傳播的跡象,甲子園所在地兵庫縣則總計37例確診,亦居於全國第6位。

綜合各類難以排除的風險,以生命及健康第一為出發點所作出的中止決定,應可謂毫無懸念,但甲子園作為高校球兒的聖地,不論是春天或是夏天造訪,對於年輕球員而言都是一生難能可貴的經歷。這種讓所有人拼命苦練、夢想踏上殿堂的信仰倏然瓦解,讓高野連從無觀客到最終仍作出中止的決定,評價兩極,更陸續接到不少「苦情」的電話。

2020.03.11 日刊スポーツ(上田博志攝影)

32校的球兒們從奔往聖殿的興奮之情,瞬間轉為一切化為烏有的失落無語,是中止後最不樂見也是必然可預見的事,但球兒的夢並不只是因為高野連沈痛的決定而破碎。病毒源起國的隱匿、WHO起初的消極對應,以及安倍政府的東奧禁臠與外交判斷所導致的怠慢,連帶使得人民對於疫情之初過於樂觀,無法在顯有失控跡象時當機立斷作出防堵疫情擴散的措施,可說是造成這個最壞結果的主因。原先被定調為「小流感」的病毒,終究引爆成「緊急事件」,堪比戰爭無情般在比賽開打前八日摧毀球兒們渴盼已久的出賽機會。

一如《寂靜的春天》,悲劇往往不是單一因素造成,但悲劇往往會要由無權決定的人們一同概括承受。這個春天的甲子園球場,已然失去藉著吹奏樂鳴起的嘹亮聲響,燃醒球兒、球迷們沉寂一個冬季期盼的機會。

木棒聯賽:夢的延續不只是一個人的責任

武漢肺炎的恐懼與威力開始瀰漫的二月,正值台灣青棒賽事強度最高的木棒聯賽戰火點燃的季節。對於多數台灣球兒來說,賽程持續近一個月的木聯不僅作為冬季蟄伏後的驗收,在後續的王貞治盃以縣市為單位參賽、玉山盃有年齡限制下,更可能是許多高三生最後能在大賽裡展現身手、放手拼搏的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