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3

春甲中止的意義 不只夢想而是連失敗的機會都沒了。

高橋源一郎監督表示:『氣氛真的蠻沈重的,但只能不斷的鼓勵選手和安慰他們,可以難過,但不要停止腳步,哪怕是一小步也好,也要繼續往前走,然後走得越來越大步。』 當天一早監督到了球場,默默地把練習場原本倒數著春甲日期的牌子換成了『距離夏甲還有114天』。

作者:滾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令和年初次的選拔高等學校野球大會(後稱春甲),在新冠病毒肺炎肆虐全球的狀況下被迫中止了,看起來這是再正確不過的決定,已經獲得參賽資格的32所學校也都尊重了日本高校野球連盟和日本政府的活動自肅決定,聯手抗疫,但不同於NBA、MLB、日本職棒的開幕延期和賽期終止的失望,春甲的中止帶給大家更多的是更深層的失落感。

照片來源:滾羊
  • 我們輸給了看不見的敵人
創成館高校的選手們 照片來源:朝日新聞

​​​11日日本高野連宣布了春甲中止的消息,當時是日本時間的下午五點半,雖然學校停課,但為了準備春甲依舊揮汗練習的長崎縣代表創成館高中球兒們被稙田龍生監督集合了起來。

『雖然很可惜,但還是要告訴大家,今年的春甲中止了。』

也許是心裡早已有數,球員在聽到宣布之後立刻就流下了眼淚。

『輸給了看不見的敵人了,我知道大家都很難接受,但還是要快點調適好心情,首先是春季的大會,再來往最後的夏季甲子園邁進吧!』

  • 距離夏甲還有114天

在高野連宣布春甲中止的隔天,位在愛知縣的中京大中京高選手和教練們繼續到練習場報到了,今年是他們睽違10年再度打進春甲,但卻無法站上甲子園球場揮灑汗水,高橋源一郎監督表示:

『氣氛真的蠻沈重的,但只能不斷的鼓勵選手和安慰他們,可以難過,但不要停止腳步,哪怕是一小步也好,也要繼續往前走,然後走得越來越大步。』

當天一早監督到了球場,默默地把練習場原本倒數著春甲日期的牌子換成了『距離夏甲還有114天』,『原本學校希望大家盡量在家休息,但選手全部主動到球場練習,我真的很難阻止他們。』

  • 很難開口跟這些孩子說再加油就好

1998年帶領橫濱高校拿下春夏連霸的松坂大輔也在春甲取消後,針對這件事發表了看法。

『很難開口跟這些孩子說再加油就好,真的很難。』

打進甲子園對高中球兒來說可能是一輩子一次的機會,很多人都不曾有過這個機會,但現在他們已經拿到門票了,卻連站上球場都無法,這種感覺真的會非常難受的。

事實上春甲和夏甲因為選拔方式的不同,因此意義也不同(相關差異可參考(關於甲子園,你必須知道的幾件事。)),根據統計,打進春甲的球隊裡,只有30%的球隊能在同一年也打進夏甲,因此有3分之2的球隊把春甲當作他們的目標,是一個希望的象徵,畢竟夏甲門檻比較高,對於這些高校球兒說再繼續努力拼夏甲不但無法安慰到他們,同時也不切實際,因為他們不只是夢想破滅而是連站在球場上堂堂正正失敗的機會都沒了。

  • 經濟損失龐大 政府和民間的認知落差
留下眼淚的藤坂悦夫先生和藤坂初枝女士 照片來源:神戶新聞

兵庫県西宮市甲子園附近的大力食堂,經營者是81歲的藤坂悦夫先生和78歲的夫人藤坂初枝女士,每年的甲子園時期,他們都會提供特大份的豬排丼,提供給遠道而來的高中球兒和球迷們享用,早已是大家口耳相傳的小食堂,在聽到春甲取消的消息時,兩位老人家都留下了眼淚,心疼的不是因為肺炎帶來的業績下滑,而是看不到這些球兒和球迷的笑容以及對於他們失去舞台的惋惜。

『雖然因為肺炎的影響,最近生意是下滑了不少,但自己做生意就是會這樣,我們就只能繼續努力,但對這些球兒來說,他們怎麼辦,他們連努力的機會都沒了。』

大分商原本預定投宿的温泉旅館「不死王閣」的62歲社長岡本厚先生也表示這兩個月來因為肺炎的緣故,住房率下滑很多,租估至少就損失6000萬日幣以上,但比起這些每年接待高中球兒的投宿是讓大家很期待的事情,非常有趣也很有成就感,但今年就無法了。

日本全國連鎖的商旅APA飯店在大阪的四間分店也預計要接待四所學校,為了讓選手安心備戰,選手居住的房間和樓層都徹底的消毒了,因為就是以無觀客開賽的方向去做,只可惜這次無法提供服務,讓工作人員們也都覺得非常可惜。

每年的春甲大概都能吸引50萬人次左右的觀戰球迷,關西大學的宮本勝浩名譽教授就粗估這次的大會中止,至少損失了約289億7005日幣。參賽學校以及球迷的交通費、住宿費、飲食和周邊商品的商機都瞬間消失了,還有就是人民的生計,對於政府內的官員來說,取消一個大型活動雖然會有點猶豫,但痛感和基層人員是不同步的,尤其是這些大型活動,可能有很多工讀生和短期打工的人都失去了收入,這些也是隱性的經濟損失,即便現在是非常時期,但日本政府在處理這次肺炎擴散的方式,讓很多日本人民感到痛感的不對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