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6

一環扣一環 武漢肺炎與NBA的未來效應

隨著爵士中鋒Rudy Gobert確診得到武漢肺炎後,NBA上上下下總算都繃緊了神經,於雷霆隊醫迅速衝至場中央要該場比賽中止後,全聯盟這次將面臨的,幾乎可說是歷史以來最巨大的敵人之一。

作者:Thousand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Cooper Chao

請你不要再用武漢肺炎了。WHO和所有西方媒體都嚴肅呼籲這是隱性歧視和污衊,當所有人稱為N1H1流感時,也沒人稱它做美墨病毒吧?只會顯露作者的無知。我是這個網站的固定忠實讀者,麻煩不要繼續讓自己的格調探底了。

fb - Jonathan Huang

好的...中國武漢肺炎

fb - Jonathan Huang

新冠肺炎 :
日本新冠町表示這是隱性歧視和污衊,當所有人稱為N1H1流感時,也沒人稱它做美墨病毒吧?只會顯露作者的無知。我是這個網站的固定忠實讀者,麻煩不要繼續讓自己的格調探底了。

阿蘭

就從武漢發生的叫武漢肺炎也不行?

小鐵

@fb - Jonathan Huang
比起使用武漢肺炎這個名字,我個人是覺得,想要幫中國漂白、講的好像疫情跟中國完全無關的人,格調比較探底啦。

Thousand

格調探底?只因為我使用了武漢肺炎這個詞彙就叫格調探底?我不清楚你是從事什麼產業的,如果你是從事醫療產業的,那我會基於尊重專業來認同你的說詞,但假設不是的話沒必要以格調這種道德壓力來對我進行指責,我在運動視界寫作並不是以一名完全的媒體人來進行報導,所以我是在有立場的情況下來撰文,我不管你是不是運動視界的固定忠實讀者,假設你是的話應該要知道,在這裡的所有人只要並非對他人人身攻擊或不雅文字都是能暢所欲言的,這裡有規定必須政治正確嗎?假如有的話麻煩找出來告知我,如果沒有的話,我如果以這個台灣大眾較為熟悉的用詞撰寫,Why not?

小鐵

日本腦炎:病原體於1934年在日本被發現,1935年由日本學者最早分離,因此命名。

德國麻疹:病原體於1814年,由德國醫師首次當作一個獨立的疾病提出,也因此被稱為德國麻疹。

武漢肺炎:2019年武漢市呼吸與重症醫學科醫生張繼先最早發現和上報此不明原因肺炎,並懷疑該病屬傳染病。

牧野之戰、長平之戰、垓下之戰、官渡之戰、赤壁之戰、淝水之戰、安史之亂、黃巾賊之亂、山海關之戰、甲午戰爭、馬關條約、蘆溝橋事變、南京大屠殺、徐蚌會戰等等,全部都是中文為了明確表達該事件的起因才給的名字,我不認為稱呼「武漢肺炎」是什麼奇怪的事。

小鐵

再來,我不敢說絕對沒有,但大多數人都不會因為「武漢肺炎」這個稱呼而歧視中國,我們歧視的,是明明眼前是中國跟這個病毒息息相關的事實,卻總是用盡方法想要把病毒跟中國撇清關係的人。

fb - 蒼海

你所有的閱覽都是0 打開視界天數0 然後說你是固定忠實讀者?麻煩不要讓自己格調探底了。

境鏡靜

以樓主的邏輯,哪德國麻疹歧視德國人,日本腦炎歧視日本人,香港腳歧視香港人,地中海貧血歧視地中海人,老人癡呆症歧視老人,五十肩歧視五十歲的人,媽媽手歧視媽媽。
天啊,我們活在多沒有愛以及多麼沒有格調的世界啊,所有人歧視來歧視去的,真的太沒格調了。

阿蘭

非常同意用『武漢肺炎』~呦呼~

隨著爵士中鋒Rudy Gobert確診得到武漢肺炎後,NBA上上下下總算都繃緊了神經。於雷霆隊醫迅速衝至場中央要比賽中止的那一刻起,全聯盟這次將要面臨的,幾乎可說是歷史以來最巨大的敵人,沒有之一。

繼去年Daryl Morey事件之後,這次中國再一次的影響到了NBA,只是這次他們不單單只影響到美國,而是散播到了全世界。武漢肺炎對全聯盟所造成的衝擊除了被迫中止賽季外,更帶來了一些儘管目前尚未成形,但卻極有可能在未來所帶來的效應。

首先是最顯而易見的賽程安排,由於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聯盟很有可能會將賽程全面延至4月底過後才會繼續剩餘賽程。不過這裡卻必須考量到,究竟要用例行賽縮水的方式來結束本季,還是要將剩餘的賽程打完,甚至乾脆直接進到季後賽都會牽扯出更多的議題。

倘若將以例行賽縮水當成解決方案的話將會影響到兩個層面,第一是季後賽的爭奪,以西區為例,在武漢肺炎讓NBA停賽前,西區的第八種子仍是上半季有著驚奇表現的灰熊,然而在其後面的拓荒者、鵜鶘和國王皆只距離曼菲斯3.5場勝差而已。先暫且忽略拓荒者和國王不談,若單考慮到灰熊原來的賽程規劃會是聯盟前五硬的強度,鵜鶘則剛好相反的情況,這20場左右的剩餘賽事中,由紐奧良最後脫穎而出的可能性並非全無。

會特別將鵜鶘與灰熊兩支隊伍拿出來討論,最主要在於近期國內外媒體因Williamson的爆炸性演出,因而再次將新人王的討論搬上檯面。不過按照兩名球員的出場數實在不成正比,有鑑於2016-17賽季Malcom Brogdon雖然沒有爆炸性演出,但其平穩的組織能力搭配整季的健康出賽結果,最終依舊拉下Joel Embiid的經驗,Morant最終獲獎的機率在數據與Brogdon相比更為亮眼的情況下,前者獲獎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除此之外,若按照現行戰績看來,勇士本季的戰績並不理想,騎士則比勇士再多贏4場比賽而已,灰狼則暫居倒數第三。倘若依照新制選秀機制看來,這三支隊伍皆擁有14%的狀元籤機率,但考量到Stephen Curry的歸來,下半季勇士在戰績上的提升可能性似乎並非只是虛言,因此不管是縮短賽季或免除例行賽,都會是影響今年選秀樂透籤結果的重要因子。

另一方面,如果之後聯盟決議在6月份左右復賽,屆時若Kevin Durant和Kyrie Irving能夠歸來,那勢必會對全聯盟隊伍帶來衝擊,當然這至少會是聯盟得以完好無初復賽的情況,退一萬步來說都還是好事,因此只是在這裡特別提出而已。

假設最後選擇直接開打季後賽的話,要是先撇除掉上述情況,確實對於聯盟來說可能會是比較健康的做法,理由在於每年NBA賽程都有固定的調配時間,因為若接下來聯盟決定延續例行賽賽程的話,那勢必將會影響到隔年賽季的排程。

另外,這也會跟著影響到球員們的個人身體狀況調整,畢竟球員們每年至少打82場比賽的身體,唯有在夏天才能好好進行修復,且今年的情況更加特殊,因為還有奧運這項行程卡在中間,這也會成為球員們決定是否要參加,牽連著隔年賽季開打時間的調配。

不僅如此,據傳聯盟主席Adam Silver也有意在隔年引進季中錦標賽的概念,武漢肺炎的侵襲也確實很可能會使這項計畫暫緩,原因在於,下一季球員的身體情況若是因為這個賽季的決定受到影響,那麼考慮到若季中錦標賽的激烈程度比以往一般例行賽更高,則無疑會引發球員們的反彈,這些都是一環牽一環的情景。

via:Zimbo

提到了新秀就不得不牽連至今年選秀,在武漢肺炎的侵襲下今年的三月瘋也正式宣告取消,這意味著過往許多NBA球探或者GM等人,用來觀察大學球員在場上表現的最好時機勢必將全然錯過,這不單單會影響到各個球員的選秀行情,也可能會改變他們投入選秀與否的意願。並非每位球員都只會以One & Done當作自己進入大學後的生涯規劃,哪怕只是一到兩名原本預計將會出席選秀會的新秀選擇留在大學,都將會直接為這屆本來就已經是小年的選秀會帶來衝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