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7

【果子的棒球雜記】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五)

老台北球場球迷拆椅子丟進場的回憶,筆者可以確定應該不是泰山在加入味全龍後親眼目睹的回憶。為何筆者會如此斷定?今天就來談談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的中職熱身賽,聯盟刻意安排味全龍VS中信兄弟這組曾經的票房黃金組合作為開幕戰。比賽前一天也特別播出葉君璋與張泰山來回憶當年的龍象盛況的影片。

 

 

 

不過張泰山在影片中「回憶」在已經拆除的老台北球場球迷拆椅子丟進場的回憶,筆者可以確定應該不是泰山在加入味全龍後親眼目睹的回憶。為何筆者會如此斷定?今天就來談談老台北球場-歐不,應該說所有經歷過90年代的老球迷都難以忘懷的設備-球場座椅。

 

首先,筆者要說明一下台灣運動設施的演進過程。早期的台灣運動設施,是從來沒有考慮到觀眾的看球舒適度,而是以「盡可能」擠進更多的觀眾為主要考量,所以不管是籃球為主的三軍球場、公賣局球場乃至台北市立棒球場以及全省的所有大型運動場地,幾乎都是水泥階梯,好一點的會鋪上木製長條板凳,然後~沒了。如果讀者你家裡有當年喜歡看球的爺爺輩長者,可以問問看在民國五十到六十年代初期(1960~1975),大概得到的答案都是這樣。

 

筆者印象中第一個設置座椅的國內大型運動設施,應該是中華體育館,筆者在小時候曾經看過報紙刊登中華體育館在瓊斯盃開打前把全場座椅更新的全場照片,確實年份因為年代久遠已經忘了,依稀記得應該是民國六十八年(1979)前後。這也是台灣首度出現「單人獨立」的座椅設置,之後全台灣的運動設施也先後設置獨立座椅,提升球迷的觀看品質。

 

為何在聊台灣棒球場的座椅,會扯到中華體育館?原因很簡單:中華體育館的座椅規格在整個19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都是台灣運動場館的座椅「唯一標準」,也成為中華職棒早期座椅成為比賽重要角色的遠因。


中華體育館的「座椅」是怎樣的規格?其實以現在的標準,這根本不能稱為座椅,頂多算是「個人小板凳」,以筆者的記憶,這種座椅的形狀有點像切掉一角的橢圓型小圓盤,寬度大約60公分,「椅背」高度大概30公分上下,以筆者當年174公分,68公斤左右的「苗條」身材,也只能剛好把屁股塞進去,兩側各1公分左右的間隙而已,而所謂的「椅背」就如同上面照片顯示剛剛好遮住觀眾的褲子腰帶而已。所以在職棒早年在球場看球,如果坐著只能上身前傾45度角,如果把腰背挺直,十秒鐘內一定會被後排的觀眾要求「把頭放低!老子(老娘)看不到球員啦!」的怒吼,如果你想好好往後伸個懶腰,那麼你的後頸就會跟正後方球迷的小腿肌膚進行親密接觸-如果觸感粗硬的腿毛那還好一點,萬一觸感軟膩柔嫩或者疑似絲襪的化學纖維,你最好等著斜後方的拳頭往你腦袋招呼

 

 

當原本裝設在室內場館的小圓盤座椅一成不變的移植到室外棒球場看台,也出現意想不到的問題,加上台灣政府對運動場館的維護根本是「慶菜供貢」,所以職棒早期來球場看球有兩樣東西是必備:一是面紙,二是報紙。面紙用來擦拭小圓盤上面的灰塵或雨水(所以帶一小包不夠,得帶一大包);就算用面紙努力的擦拭清潔,小圓盤的表面還是讓人生畏。所以有經驗的球迷一定會帶報紙,如果怕油污沾上就再鋪一層塑膠袋就這樣將就著看球。

 

只要有需求,就會有人設計滿足需求的商品。這個經濟基本概念讓我在職棒元年開了眼見。事情是這樣的:在我第一次到台北球場看職棒賽時,內野看台入口旁的攤商除了賣飲料食品與職棒商品外,還有一疊形狀像本壘板切去一角,厚度大約10公分上下的奇怪物品,詢問後才知道這是「小坐墊」,剛開始我認為「這啥東西,會有人買嗎?」等我找到想看的位置(那時還沒有對號入座),把屁股塞進那個小圓盤後大概十幾分鐘,我就默默的起立,走到剛才經過的攤商,掏出一百塊鈔票買下那個奇形怪狀的坐墊。

 

說也奇怪,在那個MIT產品還被認為粗製濫造,品質不良代名詞的年代,這個坐墊居然非常完美的「嵌」入小圓盤,而且坐下去後,啊~~舒服極了。不像剛才沒放坐墊時,因為台北球場的階層落差極小,坐下後雙腳幾乎得形成60度,讓我懷疑如果持續坐一小時就會形成靜脈曲張與因此而來的疼痛。但有了那個神奇坐墊,一切都完美解決。所以我在職棒元年除了那次最荒謬的表演賽外,只要看職棒都會帶著那個神奇坐墊,可惜在某次看球時忘了帶走,球場也不再販售,只能讓專屬台北球場的神奇坐墊成為消失的傳奇物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