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裂肌」和下背痛有關,這是什麼冷知識?!

「多裂肌(multifidus)」?我想你應該聽都沒聽過。但其實目前已有上百篇醫學論文發現這塊肌肉的發炎或萎縮和下背痛息息相關。也許是因為這塊肌肉的問題無法直接用手術處理,因此影像報告和一般外科醫師在解釋病情時都很少提及它。今天就來簡單介紹這塊肌肉。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什麼是多裂肌?

 

腰椎就像是一塊塊堆疊在一起的積木,保護著內部的脊髓。其穩定性來源有二:「靜態穩定者」韌帶,以及「動態穩定者」肌肉。韌帶負責將這些積木固定在一起,而肌肉則維持腰椎動作時的穩定。這群肌肉當中最重要的就是緊貼在腰椎骨兩旁的多裂肌。這幾年不斷被物理治療師或健身教練所強調的核心肌群(環繞腹腔的深層肌群)也包含這塊肌肉。

肌肉的功能可分成兩大類:穩定者(stabilizer)和 動作者(mover)。「穩定者」顧名思義就是負責維持關節穩定,而「動作者」則在穩定者建立的穩定基礎上讓身體做動作。多裂肌就是「穩定者」,在四肢做任何動作之前,多裂肌會提早幾百微秒的時間預先收縮,讓身體核心穩定,這樣才有高品質的動作。試想當你在健身房臥推時,躺的不是穩定的椅子而是不穩定的球時,你還能舉起一樣的重量嗎?

 

 

此外,如果多裂肌罷工,在活動時腰椎這些堆疊在一起的積木彼此之間就會晃動得很厲害,有過多的相對位移,可能因此造成椎間盤過多壓力、小面關節壓迫、或因此壓到腰椎神經根,因此和下背痛有很大的關係。

 

多裂肌為什麼會萎縮?

 

肌肉都是多用就會變得發達,少用就會逐漸萎縮。到了中年以後如果缺乏運動,肌肉本來就會逐漸被脂肪取代。但在診間看到的病人,大多是因為支配這些肌肉的脊椎神經被壓迫了或是發炎了,導致其支配的肌肉開始萎縮。於是核磁共振下,原本黑黑乾淨的肌肉開始長滿白白的油花。

 

 

下背痛是太空人的職業病?

 

雖然這塊肌肉常常被忽略,但美國太空總署 NASA 注意到了。NASA 研究發現,在無重力環境的太空人有著較高的下背痛及椎間盤突出的風險。無重力環境的影響相當於臥床,讓已經習慣在地球的直立狀態的太空人的多裂肌出現萎縮。好在有個案報告顯示,在太空站中特別設計的運動課程可以幫忙維持多裂肌不流失,而回到地球後的復健運動也有助於多裂肌組織的恢復。

 

腰椎開刀對多裂肌有不好影響?

 

有篇研究觀察了腰椎手術(posterior lumbar surgery)對多裂肌的影響,在手術前後分別使用核磁共振去量測多裂肌的大小,結果發現多裂肌的截面積有顯著的減少(L4/5 level: 整體減少 11%,可收縮部分減少 14%;L5/S1 level: 整體減少 14%,可收縮部分減少 26%)。

常見的腰椎手術如脊椎融合手術,把不穩定的脊椎用釘子固定起來,結果多裂肌反而容易萎縮,且其他節未被固定的脊椎會承受更大的負擔,導致更早期的退化。考慮到不穩定的脊椎是可以使用運動或注射等方式來幫助恢復穩定,如果不是急性需緊急處理的狀況,其實在效益及風險的考量下,也許可以先考慮保守的治療。

 

怎麼恢復多裂肌的健康?

 

有許多核心肌群的運動訓練可以幫助恢復多裂肌。多裂肌其實是許多短短的小肌肉所組成,每條小肌肉跨越 2-3 節脊椎,在訓練時需做到一節節的收縮,如果多裂肌無力,病患常會使用豎脊肌群來代償而出現拱背的情況,訓練上沒有那麼容易,所以常需要專業的物理治療師來指導。

對於專門執行注射治療解決病患疼痛的醫師,可以針對腰椎被壓迫的神經根注射,來治療多裂肌萎縮的原因。也可使用增生療法注射腰椎關節囊及韌帶以改善脊椎穩定度。

2016 年有一篇埃及的研究,患者為慢性下背痛且多裂肌有中度或重度萎縮者,共 115 位,在多裂肌內每周注射自體血小板(PRP),共治療六周。結果在後續的追蹤,病患的疼痛分數和功能分數都有顯著改善。對治療效果感到滿意的患者在一年後的核磁共振追蹤,有 87.8%(65/74)其多裂肌的截面積增加了並且脂肪組織減少了。根據這篇研究,未來或許也可以直接對多裂肌做 PRP 注射,恢復其健康。

 

參考文獻

  1. Cross-sectional area of human trunk paraspinal muscles before and after posterior lumbar surgery using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Eur Spine J. 2016;25:774-82
  2. Effect of autologous platelet leukocyte rich plasma injections on atrophied lumbar multifidusmuscle in low back pain patients with monosegmental degenerative disc disease. SICOT J. 2016 Mar 22;2:12
  3. Changes in multifidus and abdominal muscle size in response to microgravity: possible implications for low back pain research. Eur Spine J. 2016;25:175-82
  4.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to the clinic: how prolonged unloading may disrupt lumbar spine stability. Spine J. 2018 Jan; 18(1): 7–14

 

 

想看更多洪辰宇醫師文章,可參考洪醫師部落格:https://tinyurl.com/yxpua77p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