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an安森的長跑研究室】美國市民跑者的訓練觀察—下篇

在美國社會,那些沒有廠商、各單位贊助,又被現實生活、世俗綑綁的市民跑者又是如何實現自己的長跑目標呢?他們的長跑故事為何?遭遇困境時又是如何激勵自己的呢?

作者:森林跑站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安森以森林跑站顧問張嘉哲的訓練為例—像嘉哲這樣等級的選手,除了平日與北市大中長跑共同續練外,每週日還會上貓空的「國手之道」進行高速的長跑訓練,而他在中國、日本等國家,也常參與為期好幾個月的高原移地訓練計畫。

然而,在美國社會,那些沒有廠商、各單位贊助,又被現實生活、世俗綑綁的市民跑者又是如何實現自己的長跑目標呢?他們的長跑故事為何?遭遇困境時又是如何激勵自己的呢?

2018年,我於芝加哥就讀社會科學碩士。歸咎於芝城極端惡劣的氣候和陌生的環境,我剛搬到芝加哥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適應那裡的一切。 幸運的是,我在芝大跑社的一次集會中邂逅了情投意合的一年級本科生孫凱文。

和維吉尼亞長跑社(Virginia Running Club)相比,芝大的跑社要小得多,跑者間的競爭意識也相對薄弱。但我很快就發現凱文(Kevin)對長跑非比尋常的熱愛,我們也因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在我稍縱即時的碩士生涯中,我和凱文四處奔波,一起跑遍了芝加哥的各個角落。

在不跑步的閒暇片刻,我們也會天南地北的暢聊各地的跑步趣聞、培訓方法、Letsrun論壇上的八卦,以及交換雙方欣賞的跑步Youtuber。凱文(Kevin)可以說是我認識的跑者中最敬業的人之一,因為他不僅在競爭激烈的菁英學院裡求學,他每週還能基於對跑步的熱愛「磨礪」出100英里的距離。

凱文的故事

1.你大學修的是什麼科系?你未來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起初我最想休的科系是經濟學系,是到了今年我才決定轉戰生物化學。 事實上,我高中在自然科學方面表現非常出色,但當時(剛來到芝加哥大學的時候)我一心想嘗試我們學校鼎鼎大名的經濟學科,所以才有了此番周折。

如今我在修生物化學的同時,也正在累積醫學預科和獸醫預科的學分。 身為一名動物愛好者,我由衷盼望自己能成功當上一名獸醫, 但到時我要是改變了想法,那麼骨科醫生,心臟病專家或肺科醫生這些專業都不失為幾個不錯的(還與跑步相關的!)職業選擇。 我還有朋友開過我玩笑說我應該成為專門研究菁英馬拉松選手的醫生呢!

2. 我記得你以前曾經玩過曲棍球?你是怎麼認定長跑這項運動的呢?

就像每個住在美國郊區的中產階級小孩,我從小到大接觸過諸多不同類型的運動。 但除去跑步,我一生中唯一追求過的競技運動就只有曲棍球。 與其他耐力運動相比,曲棍球是一項需要與人特別近距離激烈接觸的運動。因為自覺屬性不合,我高二的時候便放棄了曲棍球變成了跑者。 而和許多跑者的經驗雷同,我並沒有馬上變得很擅長跑步。

多年前,我跑第一個5公里的時候花了好似一輩子的時間。但是長跑總是有股強烈且神秘的力量逼著我反覆嘗試。我本是個萬分固執的人,通常,我只會在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後(不論好壞),才會捨棄對某些事物的堅持。除此之外,我的性格也非常獨立。長跑的孤立性以及剛毅性恰好填補了我個性上的兩處需求 ,所以我認為這項運動和我特別合拍。

然而,我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理解自己對跑步的熱衷。我對這項運動複雜的情感和其中的辛勞脫不了干係…至今,我仍銘記自己高中時對越野賽的恐懼,當時的我是如此膽怯著比賽最後一英里即將帶給我的折磨,但在鋪天蓋地的驚恐中我又隱隱期盼自己凱旋而歸。另外,我覺得長跑「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回饋特質也是我喜愛這項運動的原因之一,再者,我從中結識的朋友也有助於提升我對這項運動的觀感。我高中和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都是一起跑步認識的。我想,擁有共同的興趣和目標的確會讓人與人之間的關心及尊重變得容易傳達。總體來說,我發現跑者大多比較聰明,體貼和謙虛。換成是其他的運動,我就沒有自信予以如此高的評價。我覺得跑步施加於跑者生理及心理上的磨難和曲折,是讓不友善的人在跑界中相對罕見的原因(儘管他們依然存在)。

我實在很難在三言兩語間完整表述自己選擇跑步的原因,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繼續長篇大論,但我理當適可而止。 簡而言之,我認為跑步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你就試想一個人徒步覆蓋一整座城市的龐大距離,整個區域只有你憑著一己之力遨遊四海,其中的痛快酣暢不言而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