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1

Trevor Bauer:「我認為大聯盟至少70%的投手都有作弊」

打從2012年以來,我就一直在研究轉速這件事,至今已經八年,持續找尋提升轉速的方法,可惜的是,除了在球上抹異物以外,我並沒有找到任何具體提升轉速的方法。 而在我看來,全聯盟至少有70%的投手都在球上使用某種技術性的非法物質

請繼續往下閱讀

Trevor Bauer:「很多棒球圈的人都說我很坦率,但事實上,這種坦率的說話方式也讓我得罪了很多人,雖然我不知道直言不諱到底好不好,但我還是會遵從自己的內心,繼續說實話。」

 

真相總是令人沮喪,但我永遠會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Image result for trevor bauer mlb.com
Trevor Bauer

 

當一個坦率的人很難,但我也已經習慣了這種孤單的感覺,我從小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中長大,諷刺的是,我卻沒有什麼朋友,除了是一名運動員以外,我也是一個書呆子,可是我自認自己介於兩者之間,也因此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高中時期的我,不會浪費午休時間,總是選擇自己下棋或做微積分功課,放學之後的我,做完作業後就會自己去訓練三到四個小時,就連放假前的夜晚,我不會去外面看電影或參加派對,而是選擇跟我的父親窩在家看「Friday Night Fights」這個拳擊節目。

 

Trevor Bauer:「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也能感到快樂。」

 

不得不說,我以前並沒有這麼樂觀的,記得有一個早上我看著鏡中的自己開始想著:「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人們都不喜歡我?」

 

Trevor Bauer:「我明明是一個成功的運動員,準備要到棒球名校UCLA就讀,我對人也很和善,這就是我所看到的自己。」

 

就在那個瞬間我決定了,我永遠不要去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沒有人可以審判我,甚至逼我做不想做的事,因為這就是我,不管是好的或是壞的一面,我都必須接受。

 

還記得兩年前,當我說太空人的投手群疑似使用異物增加球的轉速時,大家都不相信甚至對我生氣,儘管如此,我還是堅持己見,說出我想說的,因為我認為這就是真相。

Image result for Pine tar
松焦油是最常見的「異物」

 

不幸的是,真相比這個還要糟糕。

 

其實大聯盟很多球員早就聽過關於偷暗號的傳言,包括像是垃圾桶、錄影帶等等在休士頓發生的一切事情,至少兩到三年的時間了,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我們並沒有證據,而這是最棘手的。

 

如果真相並不是我們想的這樣,那我們得賠上數百萬美元的代價,包括自己的家庭、生計、名聲等等,雖然大家還是會討論,但都是關起門來小聲說的。

 

在我在2018年挑起這場「松焦油戰爭」之後,立刻被相當多球迷譴責,許多球員也拿這件事來取笑我,就算這樣,我還是認為事情絕對不單純,你想哦,當一個好投手(指Gerrit Cole)從一支球隊轉到休士頓時,轉速就瞬間從2200轉跳升到2600甚至2700轉,我知道這其中絕對有鬼。

Image result for Gerrit Cole MLB
Gerrit Cole也是Bauer大學時期的隊友

 

打從2012年以來,我就一直在研究轉速這件事,至今已經八年,持續找尋提升轉速的方法,因為我認為這是最有效提升壓制力的優勢,如果我可以透過訓練來加強,那影響將會非常巨大。

 

可惜的是,除了在球上抹異物以外,我並沒有找到任何具體提升轉速的方法。

 

除非有必要,否則我認為大聯盟永遠不會正視這個問題,在我看來,全聯盟至少有70%的投手都在球上使用某種技術性的非法物質(EX:松焦油),只是有些組織知道該如何把他們「武器化」,就像太空人的團隊這樣。

 

在Mike Fiers去年11月把真相告訴了The Athletic後,大聯盟現在只想處理偷暗號的問題(因為他們也必須解決),我聽到有些人在電視上說,他們認為Mike Fiers應該把偷暗號這件事跟聯盟談,而不是就這樣告訴記者。

 

但問題就是,這件事已經持續了至少2年的時間,大聯盟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但他們有做出過什麼實際的舉動嗎?什麼都沒有。

 

舉例來說,MLB賽季就像是一場遊戲,大聯盟官方是設計這套遊戲的公司,他們必須在乎利益還有外界的觀感,而這也確實是無可避免的。

 

但如果今天,這個遊戲的公平性被破壞了,兩支球隊交手時不再只是純粹的「你贏我輸」,而是有作弊的手段介入在遊戲之中,我相信沒有人能夠接受這件事,而且這也絕對不被允許發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