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運動產業紓困+東京奧運難題:體育署哭哭?報告蘇院長,體育運動需要神隊友!

昨天的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體育署被立委們接連砲轟到一個不行,畫面實在很殘忍讓人不忍心一直看下去...坦白說,教育部已經夠忙了,我國體育運動現在面臨的問題層次,早已超出教育部的理解範圍。

作者:京生今世

請繼續往下閱讀

 

「體育署連洩題都考不好!」昨天的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體育署被立委們接連砲轟到一個不行,畫面實在很殘忍讓人不忍心,不過話說回來高虹安質詢的時候清晰有力,超正(喂!離題了)。

坦白說,教育部已經夠忙了,從幼稚園、國中國小、高中大學到終身教育全包,好不容易採購完額溫槍和口罩、酒精,光是要怎麼發到各校,和地方政府已經忙不完,實在也不忍苛責部長和次長現階段抱著頭燒的狀況。

你看看你看看,一個部要處理這麼多業務,真的是無法專心研究體育署到底需要甚麼、又能夠給予甚麼資源協助,相信教育部有他困難的地方我們懂,我們真的懂。例如昨天高金素梅立委主持會議特別提醒,原本的新冠肺炎600億紓困特別預算,體育署疑似早已有提出5億預算爭取,不知道提到哪邊就不見了,請體育署記得再爭取回來一下。

然而,

危機發生同時也得以讓長期存在的問題顯現,

蓬勃運動事業執行長徐正賢

「又或者,體育署也可以很務實地的說,我們希望專心管理學校體育、輔助單項協會、辦教練講習、組織國家隊;但若要發展運動產業,因為牽涉到太多跨部會的折衝和法規調適,建議另外成立運動產業部或運動產業署,來全力推動!」
這是運動產業的部分,對於整體的體育運動策略,我們來看看鄰近國家新加坡人家怎麼做的,

沒錯,2030年的願景都早就已經出來了呢,而且一直在穩健執行中。「新加坡政府早於2011提出極具前瞻性的體育政策《Vision 2030》,向國民承擔未來整整20年的體育發展方針,提出以運動讓國民生活質素提升為政策的終極目標。在《Vision 2030》的網站首頁,是便一段一群80多歲老人家每早打籃球的片段;到政府體育部的網站,會找到與商界及社福機構合作的建議及方法,同時鉅細無遺地列出運動醫學、科學、心理學、營養學、醫學等資料及發展方向。我看到的,是一個國家對體育政策的完整理念,視體育為建立青少年良好性格及加強國民健康的基礎,同時亦沒有忽略各體育總會的個別項目,堅持培訓精英運動員。」

新加坡體育運動主管機關:Singapore Sports Council,設於新加坡社會及家庭發展部之下 Ministry of Social and Family Development, MSFD),啊不就完全的命中現在的世界防疫危機,健康、醫學都包括在內,並且兼顧菁英運動員的發展。有關更詳細的體育運動政策分析,有空我們再來寫一篇多聊聊。另外加映,原來我們國家新冠肺炎防疫也採用偏向新加坡模式呢!

 

再回到東京奧運這燙手山芋的問題

現況是澳洲、加拿大、挪威、紐西蘭、美國、法國、西班牙、荷蘭、哥倫比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甚至上屆2016奧運主辦國巴西都表態要求延期,或是有肺炎疫情就不參加的情況下;體育署(礙於可能他也不能作主)昨天面對立法院也還是只能先回答:「並不會輕易因其他國家不參加就選擇跟進。」現階段的狀況,體育運動不論產業還是競技所需要的是「跨部會」戰情中心。務必提高組織決策層級,它真的無法待在一個教育部底下(不要再折磨部長和署長了),跨部會合作才能解決棘手且即時的問題。

例如「參不參加奧運」這件事,絕對不是體育署和中華奧會應該決定的,涉及全體台灣民眾的防疫健康安全(至少也要取得阿中部長的同意吧)、國家境管政策、外交情勢考量…等等多方複雜的層面,絕對不會是一個教育部可以做得到。我們舉個基本的觀念來說:東京奧運在日本舉辦,那我國除了聽取國際奧會的講法、日本當局的講法(想辦的人當然告訴你可以去應該去),在這兩個月當中有沒有聽到外交部的資訊?我國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對於運動賽會的參賽與否評估在哪裡?所有駐地單位才能取得的專業第一手評估,有沒有進到考量參賽的決策過程中呢?至少在新聞稿、新聞報導上還真的沒有看到。

外交部找到這個,都已經十分清楚寫明日本屬於「儘速離境」的大紅色警示,但換到奧運參加比賽這件事,政府態度卻是還未明確?我們是活在平行時空還是雙重政府標準,難道還是「為了奪牌不要命」的金牌至上思維嗎?我國的運動選手該不該參賽,需要評估的資訊是當地真實的現況,而不僅只是官方公布的數據或官樣文字訊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