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6年,王者Roger

2006年仍舊是Roger Federer的天下,他超越了自己在2004與2005年的表現(問題是那兩年已經是超一流水平的呀!),他是史上第一位年度獎金超過800萬美金(拿下了834萬美金,也是第一位年度超過700萬美金)、史上年度最高積分(8370分)、二十年來第一位年度拿下超過90場比賽勝利(在97場比賽中拿下92勝)、決賽勝率77.2%(超過Pete Sampras的72.7%、John McEnroe的71.3%和Bjorn Borg的70.5%)的網球選手。不過對更多人來說,Federer更了不起的成就在於該年四大滿貫的男單決賽他全闖進去了,並拿下了其中三座隆重的冠軍金盃!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橫亙在Andy Roddick面前的險峻海峽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草地之王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6年,Nadal的逆襲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神秘

2006年,當Nadal逐漸到達可以與Federer平起平坐的地位時,他仍舊不斷尊崇Federer所達到的成就,每當他被問到(通常是在他擊敗Federer之後)認不認為自己是世界第一時?他總是謙虛地說Federer才是世界第一,而Federer的成績自然會幫他說話,他(Nadal)不想要讓單獨的一場比賽,去破壞那更大,可能也是更準確的完整圖像,而或許也是這樣的緣故,讓這兩位網壇巨星始終維持相當友好互敬的關係。

在一場2009年的訪談中,Roger Federer表示有時就連他自己也對兩人之間的友愛關係感到驚訝,因為要知道他倆在球場上的競爭是非常非常激烈的,也可以說他們是在互相傷害(彼此的生涯成績);但另外一方面來看,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互相挑戰,持續進步,達到目前的輝煌成就。對Federer來講,這樣的關係是相當正面的,他不喜歡太過負面的東西,畢竟,他們兩人除了是網球員,更是許多小孩的模範。

不過別誤會,謙謙君子如Roger Federer,還是會有不爽的時刻,好比說他對鷹眼輔助判決的看法。2005年ATP同意將鷹眼系統用於正式比賽,而2006年的邁阿密大師賽成為第一個使用鷹眼的頂級巡迴賽,然而Federer並不是鷹眼的粉絲,他宣稱鷹眼根本不該被用在網球比賽上,並強烈懷疑鷹眼判決的準確性。這也顯示在他的肢體語言上,特別是剛引入鷹眼系統的前兩三年,我們常常可以看到當Federer喊出挑戰時,他讓人感覺其實他是不屑一顧的,他只是隨意地舉手,想”浪費”掉那僅有的幾次機會,所以在那段時間他常常整場比賽挑戰下來,全部都失敗,而且有些球根本就差了十萬八千里,他還是彷彿賭氣般地揮霍挑戰次數。

在2006年,除了Nadal,另外還有一名網壇新星冉冉升起,這個名字日後將與費納兩人並列,成為史上最頂尖的傳奇之一,他是塞爾維亞人Novak Djokovic。Djokovic與Andy Murray同樣年紀,他的生日只比蘇格蘭人早了七天,論者普遍將Djokovic和Murray相提並論,如果Murray能夠擊敗Federer,那麼理論上Djokovic也可以!但是那幾年的Djokovic常常會遇到呼吸的問題(在他後來出版的書裡,他說明那是因為身體對小麥食品的麩質過敏的緣故),以至於他常在比賽中叫暫停,請訓練師來做按摩或治療,這樣的情況也發生在Djokovic對陣Stan Wawrinka的比賽中,後來Djokovic逆轉勝,但不少人都認為這樣的叫停比率是不是太高了些?這樣是不是戰略性的,要讓球網對面的對手失去專注力呢?

這不少人裡其中一個就是Wawrinka的同胞Federer,他在某場賽後訪問說中他不相信Djokovic的傷。此時現場記者發出了有點尷尬的笑聲,但Federer接著說:不,這並不好笑,我是認真的,我想他(Djokovic)在這點上是個笑話!那個規則(傷停)可以被使用,但不能濫用,他實在用得太過頻繁,我不喜歡看到他每次喊完傷停後,接著又像隻兔子般在場上跑來跑去!

Novak Djokovic日後透漏他曾與Federer就這點私下交換過意見,而從那時起,Djokovic比賽中的暫停次數也明顯減少了,在Djokovic的書中,他也曾拿Federer說他是個”笑話”這點來自嘲,但他從這件事中或許也學到了怎麼跟自己的身體狀況自處,並找到科學方法(如飲食與訓練)去克服它!這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好比說2012年1月Djokovic參與的澳網男單決賽,那場比賽歷時五小時又五十三分鐘,是澳網史上最長的一場比賽,也是網球職業化公開年代以來,最長的一場大滿貫單打決賽,Djokovic的對手又是以耐力與意志力著稱的Nadal,但塞爾維亞人以五盤擊敗了蠻牛。贏得冠軍後,Djokovic坐在球員休息室,他想做一件事:吃一口巧克力!因為他從2010年夏天以後就沒吃過了,他掰下一小塊,小小的一塊,放進嘴裡,讓巧克力在他口中融化,他只准自己吃這麼多,要當冠軍,這是你得付出的其中一個代價,他這麼總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