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5

經典戰役-1998世界盃十六強-英格蘭vs阿根廷《上》英阿戰爭

今天要介紹的是一場經典賽事,1998法國世界盃十六強戰—英格蘭對阿根廷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到阿根廷與英格蘭兩個國家,在足球歷史上曾是很長一段時間的冤家,也就是人們俗稱的「英阿世仇」,現在一般人認為的英阿世仇是從政治事件開始,也就是說1982年福克蘭群島戰役之後,阿根廷與英格蘭就結下樑子,事實上這個說法並不完全正確,因為這兩國在足球上很早以前就結樑子了

 

這兩國在歷史上有過多次的交鋒,而兩隊真正結下仇恨是在1966年世界盃,雙方在八強戰中相遇,這場與阿根廷的交手非常激烈,很多粗野動作,最後阿根廷隊長拉蒂恩被紅牌罰下,阿根廷這邊認為裁判偏坦主辦國英格蘭,而拉蒂恩在被罰後也有一些擊打角旗上的英格蘭獅子,以及故意坐在紅地毯上(女王等會要走的)等動作,當時英格蘭主教練拉姆西爵士賽後對著記者罵了阿根廷「一群野獸!」(這個詞很關鍵,可以解釋為畜生),自此以後阿根廷便將英格蘭視為除巴西以外的第二世仇,這一點無論是阿根廷國家隊或球迷皆然

而兩隊的激進球迷在歐洲與南美洲,其實都是惡名昭彰的足球流氓,英格蘭足球流氓在以前的歐洲是橫行霸道的,阿根廷球迷的兇暴在南美也不遑多讓,這或許也是過往兩國一交戰就跟真的打仗沒兩樣的原因

 

而1982年的福克蘭群島戰役算是一種火上加油,阿根廷在輸掉這場戰爭後原本已經衰退的經濟更是陷入混亂,這讓阿根廷人非常痛恨英格蘭

所以到了1986年世界盃時,馬拉度納的「上帝之手」與「連過六人」的兩個進球,才會讓阿根廷人驕傲至今日,只要能打贏對方,耍點手段根本不算什麼

 

這場世界盃十六強戰的交鋒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的

 

晉級歷程

阿根廷—做為南美大國的阿根廷,在球王馬拉度納於1994年世界盃期間藥檢呈陽性被重罰且結束了國家隊生涯以後,阿根廷就在尋找新的重心

這一屆98世界盃就是所謂的「新生阿根廷」,當時阿根廷隊上有著「戰神」Batistuta,他是與外星人大羅並稱為南美兩大前鋒的正宗9號王牌射手,半前鋒的10號則是被稱為「小毛驢」,出身自阿根廷河床隊,當時效力瓦倫西亞的Ortega,而中場有著「小巫師」Veron(因為他爸拉蒙貝隆被稱為巫師),中場還有攻防俱佳的隊長Simeone,中後衛也有著身高雖矮,防守卻很優秀的Ayala,而當時阿根廷的右後衛,而門將Roa也是相當好的球門

阿根廷的教練帕薩雷拉當時的鐵腕治軍印象至今仍留在人們心中,他對阿根廷代表隊發出的「髮禁」在當時是管很大的,頭髮過長的選手必須剪去頭髮(應該是不能到肩膀吧),當時阿根廷的王牌後腰帥哥Redondo據說就是因為不肯配合,所以被帕薩雷拉踢出國家隊,當然傳說這也是個理由,主要原因可能是因為Redondo跟帕薩雷拉不合

 

帕薩雷拉這一支強悍的阿根廷,在當時也是具備奪冠呼聲的球隊,確實這支阿根廷的前中後三線都算是很整齊的,但是在世界盃開賽的第一戰及接下來的表現,這支阿根廷並未如預期的表現出摧枯拉朽之勢,反而在第一戰時由於日本隊的精彩表現,阿根廷的中前場一直被守住,結果是在日本防線稍有一點失誤被Batistuta逮到的情況下才攻入一球以1比0取勝,

而在第二戰雖然以5比0屠殺根本沒防守的牙買加,但第三戰面對克羅埃西亞也僅以1比0小勝

永恆之人系列--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四》蔚藍的法國天空

 

從結果來看,這支阿根廷的中前場事實上一直沒有磨合好,而且缺乏對邊路拉扯的力量導致一直在強走中央,其實是發揮得不好,如果不是老奸巨滑加上狀態很好的隊長Simeone,阿根廷可能踢得更差,說這屆阿根廷中場是靠Simeone在撐其實一點都不為過

 

英格蘭

這支98年的英格蘭正開始處在新舊換血的時期,96年歐洲國家盃的英格蘭靠著一幫猛將打到了四強,最後敗給德國隊,而到了98世界盃,新任主帥霍德開始對英格蘭進行換血,引入了多名當時在英超已經嶄露頭角的新秀,其中包括當年19歲的前鋒Owen,中場有曼聯的Scholes,以及帥哥Beckham,而後防線上,在96年已經在國家隊內的年輕中衛Sol Campbell在本屆世界盃已挑起中後衛大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