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延賽本就不該成為中職今年球季的候選項目!

延賽要有意義,前提就在於決策當下,要能掌握何時可以恢復正常狀況,不然延賽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拖延,況且延後開賽就一定會有票房收入嗎,難道未來不會減少比賽場次?如延到最後整個賽季取消,連轉撥權利金都沒了,這筆損失四隊跟聯盟要跟誰要?

作者:dolin66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職棒聯盟3月23日宣佈,中職今年賽季如期於4月11日開打,但為了配合政府防疫措施,決定採閉門方式舉行,僅開放持有季票人員入場,消息一出,包括桃園市長鄭文燦在內,多數輿論都認為應該持續展延中職賽季。

如果必須取捨,球場上的球員,才是棒球比賽的主體!

對,4月全球應該還籠罩在武漢肺炎疫情的陰影下,但我想反問一個問題,請問這些贊成繼續延賽的輿論者,你們認為武漢肺炎會影響到何時?或者鄭市長可以用官方的角度來預測一下,我們政府何時會解除對武漢肺炎疫情的人流管制措施?如果沒人知道延賽這條漫漫長路要走多久,那請問藉由延賽來「期待」未來可以讓觀眾進場觀戰的意義何在?

別忘了,球員才應該是職棒的主角(攝影師:沙拉)

「那有何關係?延賽到最後取消整個賽季就好了。」是阿,因為這些批評閉門開賽的輿論者,不需要思考四隊球員狀況調整、追逐個人紀錄、未來薪資是否發放等問題,更不需要思考如果整季不打,那電視權利金會不會一毛都拿不到?

 

又或者,萬一可以開打的時間落在7-8月這種尷尬的時間,請問中職賽程要怎樣規劃,把一季比賽塞在半季的時間打好打滿?屆時宣佈放棄,會不會又引來一堆人批評?如果一個不到60場比賽的球季,算完整的職業球季嗎?本季所有球員的紀錄都要加上星號嗎?另外,奧運延到明年開打,代表明年年初會有六搶一的資格賽,以及三月的經典賽,再加上球員休息、秋訓及春訓等必要之時程,試問中職還有多少往後拖延賽程的空間?

蘇緯達可能是受延賽影響手感的代表球員之一

延賽要有意義,前提就在於決策當下,要能掌握何時可以恢復正常狀況,不然延賽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拖延,只會會讓問題變得更加複雜。況且現在閉門開打,不代表未來疫情趨緩後,不能重新開放球迷入場。現在閉門開打,可以讓球員維持繼有的調整步調(其實兩波延賽已經有些影響),減輕球團必須吸收的財務赤字,以及避免衍生更多聯盟必須應處的權利義務問題,這已經是現階段選項中,對中職衝擊最小的選項,此時還在批評閉門開打沒有門票收入者,不妨想想,延後開賽就一定會有票房收入嗎,難道未來不會減少比賽場次?如延到最後整個賽季取消,連轉撥權利金都沒了,這筆損失四隊跟聯盟又要跟誰要?

 

另外聯盟跟四隻球團可以思考,既然短時間內球迷無法進場已成定局,那如何強化透過網路與球迷之間的聯繫?舉例來說,中職其實早就有CPBLTV這個網路轉撥平台,而且一整季的費用其實很合理,但我卻很少看到聯盟對此平台多所宣傳,也沒看到四隻球團跟聯盟共同配合來做大網路這塊可以創造商業利益的重要平台。如今武漢肺炎疫情必須閉門開打,剛好強迫四隻球團必須以網路行銷來拓展收入,這其實也是種危機帶來的可能轉機。

 

另外,由於明年會有六搶一跟經典賽,且我國棒協依舊是六搶一賽事的主辦國,棒協是否可以藉由主辦國的身份,爭取時程上將六搶一賽事,做為經典賽的熱身賽;如果六搶一賽事必須配合美洲區資格賽,那也請中職跟棒協,務必事先做好參賽賽事等級區分,以及參賽選手區隔規劃,不要屆時又要上演搶球員的老戲碼,或者硬要球員兩頭兼顧,這絕非台灣棒球長期發展之福。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