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5

足球停賽對經濟多大影響,難道健康真難以凌駕足球之上?

一場新冠病毒對足球幾乎帶來毀滅性的衝擊,部分球員確診對運動生涯的傷害還難以預知,經濟的損失明白的攤在眼前,多支中小球隊恐因此疫情面臨破產,聯賽暫停或取消對各大聯賽到底有多少影響?讓我們從經濟面和制度面解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長期以來,台灣的運動風氣都遠不及國外,比賽規模和制度離真正成為一個「產業」還很遙遠。相較之下,歐洲足球這幾年發展快速,足球產業向錢看齊的趨勢越加明顯,尤其在英超成功的商業化,帶動多位商場巨擘投入,更加快足球的經濟發展。

(阿布。圖片來源:路透社)

約莫20年前,歐洲頂尖球星的周薪大約在5-6萬英鎊,羅伊基恩(Roy Keane)5萬英鎊,阿蘭希勒(Alan Shearer)4萬2英鎊,羅納度(Ronaldo)5萬2英鎊,迪皮耶羅(Del Piero)有到7萬英鎊。20年後的今天,本賽季光是後衛周薪超過10萬磅的就有好幾位,像是蒂雅戈席爾瓦(T.Silva)、范迪克(Van Dijk),更不用說拿著頂薪的德利赫特(De Lixt),周薪更是來到嚇死人的41萬鎊,前鋒的數字又更可怕了,內馬爾(Neymar)和格里茲曼(Griezmann)都有70萬英鎊左右,天王梅西(Messi)則有90萬英鎊。

新聞連結:十大後衛週薪排行,范迪克第7,不到德利赫特一半

(羅伊基恩。圖片來源:路透社)

轉會費部分,葡萄牙天王菲戈(Figo)在2000年從巴薩天價去到死敵皇馬,當時的轉會費是6000萬英鎊,2001年的席丹(Zidane)則是6600萬英鎊,這兩個破世界紀錄的轉會費,在去年夏天合計剛好買得起1.2億英鎊的馬競潛力小將菲利克斯(Felix),由此可知漲幅有多驚人,曼聯光是買個後衛馬奎爾(Maguire)也花了8100萬英鎊,阿森納用7500萬英鎊的隊史紀錄簽下佩佩(Nicolas Pepe),這年頭已經到了沒有個7、8千萬英鎊很難搶下潛力或半成名球員。

(皇馬銀河艦隊,貝克漢、席丹、菲戈。圖片來源:路透社)

轉會投入這麼多,球員薪資飆漲,俱樂部哪來這麼多錢。近年靠著電視轉播費和企業贊助費讓許多球隊得以順利運作,特別是英超,上賽季英超電視轉播費共24億英鎊,利物浦和曼城都有1.5億英鎊收入,最少的哈德斯菲爾德也有9600萬英鎊。西甲的皇馬、巴薩也都超過1.5億英鎊,荷包賺滿,但這下3分之1以上的賽季延宕或取消,豪門球隊轉播費每隊至少損失5千萬英鎊。門票部分,皇馬、巴薩、拜仁慕尼黑等隊,在2018年的門票收入都超過1億英鎊,上座率高,但票價不高的多特蒙德也有4000萬英鎊,少了3分之1個賽季,也或多或少會因此減少好幾千萬收入。

(傑拉德親吻攝影機。圖片來源:路透社)

沒了轉播,自然也少了商業廣告贊助收入,甚至沒有比賽轉播還會有違約的風險,《每日郵報》就曾報導英超和天空體育、BT體育及海外簽訂的合約表明7月底要完成所有比賽,若無法在時間內完成,或是取消部分比賽,可能要付出7.5億違約金,雖然條約內多半會有「不可抗力」因素造成停擺,但法律上是否真的可以過關還不知道。

球隊因聯賽停擺等同於完全沒收入,但該有的基本開銷還是得花,最大比率就是球員薪資。英超曼市雙雄和利物浦、阿森納,2018-19賽季的球員薪資都差不多在3億英鎊左右,薪資向來最高的巴薩則是4.4億英鎊。以一個公司的角度思考,沒有任何營收也代表發工錢會遇到困難,法甲的里昂就宣布要讓球員「暫時性失業」以申請政府補助。有媒體也報導巴薩希望讓一線隊球員減薪以度過難關。

新聞連結:扛不住!法甲里昂宣布讓球員暫時性失業以申請補助

(里昂隊將暫時失業。圖片來源:路透社)

所以從經濟面來看,就可以理解為何很多聯賽都希望閉門打,因為經濟的傷害相對沒這麼大,至少轉播費和廣告贊助費都還有,但聯賽全面暫停等同於完全沒有收入。

相較於經濟面,制度面的麻煩雖然沒有到會讓一個球隊破產,但衍生的問題也是不少,由於歐洲足壇並非像NBA那樣是一個聯盟,每個賽季除了冠軍以外,還牽扯到歐戰名額分配和升降級的資格問題。拿到歐戰資格除了球員可以爭戰更高榮譽的賽事外,另外一個好處是球隊收入也會增加。上賽季拿到歐冠亞軍的熱刺隊就因歐冠增加了8千萬英鎊的收入,而升降級部分,承上所說的轉播費問題,留在英超的轉播費自然不是第二等級的英冠可以比擬的,也是因為這樣,每個賽季末的保級大戰都比拚的相當激烈。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