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紫金又出驕傲!Clarkson正踏在成為頂尖第六人的路上,在爵士帶來天降神兵的影響力。

本季的Jordan Clarkson用行動告訴我們,他正朝著成為頂尖第六人的路上向前邁進,職業生涯熬了五年,這過程中經歷許多挫折打擊與角色定位的轉變挑戰和迷失,然而有一點始終不變,那就是他所散發那不屈不撓的決心與態度。

作者:HBK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季的Jordan Clarkson用行動告訴我們,他正朝著成為頂尖第六人的路上向前邁進,職業生涯熬了五年,這過程中經歷許多挫折打擊與角色定位的轉變挑戰和迷失,然而有一點始終不變,那就是他所散發那不屈不撓的決心與態度。

這是直到至今都一樣的,就如當初他在2014梯跌到第二輪順位才被選到時曾說過的:

"我是不會自怨自艾的"
"不過說不難過是騙人的"
"但我更珍惜眼前的機會"
"也讓我有決心想變得更好"
"讓別人清楚我是有價值的"

 

Jordan Clarkson對不少死忠的湖人迷來講是具備特別情感的,他是我湖第一個新世代的孩子,我湖的選秀奇蹟,第二輪第16順位所挖到的寶藏,在當時,他是過去三十年第五位能以第二輪姿態被選進新人第一隊的球員,是紫金在選秀上的驕傲。

即便Clarkson在綜合天賦與鎂光燈關注度上明顯低於後來進入的Julius Randle、D'Angelo Russell與Brandon Ingram,甚至在更之後的Lonzo Ball與Kyle Kuzma,在生涯天花板的上限沒其中幾位有很高的可能性,不過不論在態度或勤奮的程度,或是穩定性這環節,Clarkson都是相當備受肯定的。

 

或許也因為自己出身比較低,加上個性是屬於默默苦幹型,不愛抱怨,願意接受任何挑戰,總是欣然的接受教練的任何安排(先發或替補的轉變),全心全意為球隊付出貢獻,縱使沒什麼鎂光燈也樂在其中,很顯然就是紫金年輕世代裡最成熟的,與隊友們關係都相當好。

而苦熬了五年,總是勤奮不已、戰戰兢兢的他,今年很有可能就是其職業生涯將開始開花的起點,換句話說,這等於又有一位我湖出身的年輕人在外開始拚出一些成就,這對於湖人迷來說是很欣慰與驕傲的事情。

 

對於今年的猶他爵士來說,Jordan Clarkson某種意義上是成為了他們本季的救世主,讓一度看起來要崩盤的士氣重新振作奮起,最後在武漢肺炎衝擊整個籃壇前,暫以西區第四做為收場,整體還算符合季前的期待,僅落後洛城兄弟與丹佛金塊。

Mike Conley表現遠不如預期真的讓人出乎預料之外,這無疑打亂了猶他爵士整個布局,除了Conley與球隊格格不入外,經歷了一個上半季,爵士也充分意識到他們在板凳戰力這環節並不足夠,Joe Ingles擺進替補時的發揮讓人失望,至少上半季是如此。

 

Joe Ingles在先發與替補端的表現上是判若兩人,如果往好的方向想,Ingles雖替補時期打得很迷失,但至少他在Mike Conley因傷缺陣時,很適時地扛起先發一職,扮演高效的得分後衛,有效在進攻與傳導上分擔Donovan Mitchell的壓力。

但假使把Ingles拉出替補後,猶他爵士於後勤戰力上令人擔憂與堪慮,因此總管Dennis Lindsey在交易截止日前就相當積極在物色人選,看能否有一些改變球隊化學效應的補強,而其實Clarkson於去年夏天就已勾起Quin Snyder與Lindsey的興趣。

而在2019年12月20日那晚,仍在克里夫蘭騎士的Clarkson在對上曼菲斯灰熊以17投12中轟下33分後,Lindsey就下定決心要得到他,把培育多年但仍沒有打出期待的Dante Exum外加兩個未來二輪選秀籤做為籌碼,換來合約年的Jordan Clarkson。

 

Quin Snyder在完成這筆交易前就認為Clarkson能夠融入猶他爵士體系,不過卻也不少專家或球迷不看好這筆交易,覺得他無法成為改變球隊的齒輪,始終不是一個與勝利搭上邊的球員。

Clarkson生涯一直都輸多贏少為主,僅打過一次季後賽,那是2018年他被交易到克里夫蘭騎士的時候,那一年例行賽他表現不俗,平均有12.6分、45.6%投籃命中率與40.7%三分命中率,做為一名第六人,他的進攻端可信賴與高效的。

然而例行賽與季後賽兩樣情,來到季後賽舞台,Clarkson簡直就像被震撼教育似,19場出賽打得荒唐走板,平均4.7不說,投籃命中率跌到僅有30.1%,三分命中率更僅有23.9%,完全失常的表現也讓騎士缺少一個重要的進攻點,在總冠軍賽最後兩場也直接被Tyronn Lue給棄用,這一段經歷對於他來講打擊很大,不論是信心或是外界對他的評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