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登山家】假如Walter Bonatti 當年沒有退休 ▲

而我的生命正正被很多不認識的人不停地改變,如Kilian Jornet 和 陳彥博改變了我對運動付出的看法,山野井泰史改變我對執著登山精神的看法,黃福榮先生改變了我對愛的看法。一生人總會遇上不同的人影響你的生命,可能是你認識的,也可能是不認識的,請好好珍惜這些精神。

作者:Halu

請繼續往下閱讀

 

►「 生命改變生命  ▌ ▲ 」

 

▲假如Walter Bonatti 當年沒有退休

 

假如Bonatti當年沒有退休,在60-80年代會不會創造更多的傳奇攀登。同時,會不會改寫人類登山的風氣呢?可惜的是世上沒有如果,只有結果。人生活著不在乎長久,是在乎生命活出的價值。Bonatti當年在K2事年中含冤隱退,但他的17年登山生涯並不枉過,往後更塗毒像我這些被稀世精神所吸引的登山初心者。當很多人說要以生命改變生命,而真正能改變別人生命的不是用口說教,而是用生命活出來。

 

而我的生命正正被很多不認識的人不停地改變,如Kilian Jornet 和 陳彥博改變了我對運動付出的看法,山野井泰史改變我對執著登山精神的看法,黃福榮先生改變了我對愛的看法。一生人總會遇上不同的人影響你的生命,可能是你認識的,也可能是不認識的,請好好珍惜這些精神。

 

在90年代至今,人類的攀登歷史可以說是倒退至今。在裝備不斷輕量化和技術的提升,不論速度和安全性也大大提升,但有趣的是首登的路線和瘋狂的登山家數量好像減少。在阿爾卑斯山脈更遺下很多路線數十年來沒有成功重覆攀登。可追溯到90年代的商業大包圍攀登的興起,大量目光也注視在世界的高峰,世界被數字的虛榮蒙騙,一眾所謂的登山家也是僱用大量人力來服恃他們登頂打卡。就像經常說登山狂人山野井泰史的知名度卻比不上日本著名的南谷真鈴用金錢堆出來的探險大滿貫,只有真正登山者才明白當中奧妙。倒退的原因也關乎大量的贊助商進入這類別的數字探險當中。而那群瘋狂的登山家也需要生活也需要旅費,但因為他們玩弄的極限(ABO, 8a ,M10 等)數字不為世人知曉,大家只知道的只有8848,使他們失去全職的機會。所以我經常在想,如果當年Walter Bonatti沒有在壯年(35歲)受辱隱退,人類的極限攀登會否再次掘起。

在1965年是馬特洪峰(Matterhorn)首登一百週年紀念,當時Walter Bonatti可說是該年代首屈一指的登山家,而當時仍沒有一條在北壁垂直攀登路線(Direct route)。Bonatti原先和兩位登山家Gigi Panei 和 AlbertoTassotti。但攀登三天後,因為天氣轉壞而決定下撤,而兩位登山家也決定不再次嘗試。Bonatti在數天後決定獨自攀登,更成功安全回來。Walter Bonatti花上了五天時間,開創了一條垂直攀登,更是在冬季完成。北壁的日照時間較少,所以長時間也處於極寒溫度,更難想像以1965年的裝備在北壁攀登5天是什麼的景況。當時35歲的他完成此壯舉後,便向傳媒宣佈結束他17年全職登山家的生活,就此退出登山界。而這條名為Bonatti Direttissima (1200m , ED+)的路線,在1966年有波蘭登山家重覆攀登後,第三次攀登已經在1994年才有登山家成功獨攀完成。往後登山家的大神Reinhold Messner 也形容這是一條漂亮的路線,在Messner嘗試攀登後留下一句:「我可說是天氣不好已放棄攀登,但的卻說是我沒辦法繼續攀登而放棄。」由此可見其路線是何等困難。

 

在Walter Bonatti 17年的攀登歲月中,他在阿爾卑斯山脈所留下的痕跡多不勝數,只是翻開霞慕尼區域,而不難尋找到Bonatti首登的路線,更有很多以他命名的路線,每一條也是注滿著極限一詞的攀登路線。而他在2011年與世長辭,留下的是一條條經典的路線。

 

     

 ▌ 在我心中Walter Bonatti從沒有退休,因為他的精神永遠也在登山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