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目標大聯盟:台灣捕手的最大希望─吉力吉撈.鞏冠(朱立人)

相較於內野及外野手,捕手要站上大聯盟的難度絕對是更高的,放眼全亞洲,目前在大聯盟有過出賽紀錄的捕手,也就只有已經退休的日本球員城島健司而已。 毫無疑問地,今年球季改以原住民姓名登錄的吉力吉撈.鞏冠,是台灣僅存的2名捕手中,最有機會往大聯盟邁進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聯盟,是每一個台灣旅美球員朝思暮想的最終殿堂,截至2020年賽季開打前,台灣棒球歷史上一共也才16位選手登上過MLB的舞台,其中投手的人數佔了11位,相對於野手來說是更有機會的。

 

如果把野手放大來看,相較於內野及外野手,捕手要站上大聯盟的難度絕對是更高的,放眼全亞洲,目前在大聯盟有過出賽紀錄的捕手,也就只有已經退休的日本球員城島健司而已。

Seattle Mariners: Kenji Johjima Retires as Time Catches Up to Him ...
城島健司/圖片來源:twitter

 

當初他作為全亞洲第一人挑戰美職時,其實引發了正反兩方相當多評論,畢竟在棒球比賽中,捕手不只是需要顧好自己而已,還要能引導投手,甚至在場上安定軍心,身為配球與守備的指揮者,「語言」絕對是第一大阻礙,其次就是「文化的鴻溝」了。

 

以現役球員來說,台灣本來有三位捕手一同在小聯盟打拼,但去年在巨人2A打拼的張進德,季末未獲得球團續約,至今仍在等待機會,所以目前最有可能拚上大聯盟的,只剩下響尾蛇短A的林家正,以及今天要講的主角,吉力吉撈.鞏冠了。

延伸閱讀:目標大聯盟:林家正職業生涯的三個選擇題

 

別急,聽到這個名字會遲疑是正常的,吉力吉撈.鞏冠其實就是我們相當熟悉的朱立人,「鞏冠」是他的家族姓氏,而「吉力吉撈」則是表示族裡的身份地位,朱立人之所以在去年休賽季改以「原住民姓名」登錄,最大的原因,就是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如果能有機會登上MLB的話,可以讓全世界看到排灣族。

 

其實朱立人並不是從小就專練捕手這個位置,出生自台中的他,在西苑青少棒時期曾兩度代表中華隊參與小馬聯盟的青少棒錦標賽,而且兩次都打進在美國賓州舉行的世界層級,第一次是隨隊獲得季軍,第二次參賽時,自己還拿下世界賽的全壘打獎,可惜隊友胡智為在冠軍戰被敲出再見紅不讓,中華隊最終以亞軍飲恨。

胡智為/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也因為在西苑國中表現出色,又在世界青少棒錦標賽奪下賽會最佳三壘手的殊榮,讓朱立人得以透過保送的方式進入西苑高中青棒隊,只是當時考量到隊上比較競爭,朱立人選擇多練了捕手的位置,誰也想不到,這個決定居然成了他日後前往美國的契機。

 

朱立人:「到美國打球是我從小的夢想,其實加練捕手當然也是為了多一個機會,只是以往鎮守三壘只需要傳接球,擔任捕手後更需要動腦去思考許多的細節,也更具有挑戰性。」

 

不管是在台灣盃高中棒球錦標賽,或者是金龍盃全國青棒邀請賽,朱立人都用他手中火燙的棒子寫紀錄,除了是隊上不動第四棒以外,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球探的注意。

 

畢業後如願考取台體大的他,只唸了一年就被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給簽下,當時他的球探報告指出,朱立人最為突出的就是傳球臂力及長打能力這兩項,都獲得平均值以上的分數,所以球探認為他「蹲捕會比守三壘有未來性」,只是還有很多接球及配球的技巧需要學習,生涯可能多半在小聯盟度過,能打到多高的層級要看他捕手守備的進步程度及體重的控制而定。

 

在與印地安人達成協議後,朱立人還特地去請教人在美國進修的葉君璋,關於蹲捕上的技巧,包括傳球的姿勢還有擺臂的訓練等等,讓他能夠在陌生的異鄉打拼前,有一個好的起步。

 

赴美的第一年,印地安人球團並沒有趕鴨子上架,而是先讓朱立人前往澳洲參加「大聯盟澳洲棒球學院計畫」,與當時新加盟小熊的曾仁和一起,為期大概2週的時間,接下來再透過完整秋訓更融入球隊。

 

2014年朱立人正式從新人聯盟出發,他也繳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不光是打擊率保持在三成以上,OPS更是高達1.027,蹲捕的表現也不俗,合計27個跑者在他蹲捕時發動盜壘,他抓到了11個,阻殺率突破四成,可以說是攻守俱佳。

圖片
朱立人/圖片來源:twitter

 

當年度他除了入選U-21培訓隊名單之外,也代表中華隊出征仁川亞運,隨隊進帳了一面亞運銀牌,隔年馬上被告知從短A出發的他,卻在春訓時發現右手肘長期累積傷勢和疲勞造成韌帶斷裂,原本考慮用復健代替,想不到成績一落千丈,讓他決定去開TJ手術,也成為台灣捕手中極罕見動韌帶置換手術的例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