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1

苦練決勝負!『神之左手』Johan Santana如何打造「消失的變速球」?

21世紀最強的左投手之一,Johan Santana每天都會花好幾個小時用變速球的握法握球,因為長時間握球能讓他潛意識感受到「球是左手的延伸」。至於2002年在雙城3A的魔鬼訓練,投手教練如何看到他「眼中閃爍的光芒」?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至今仍無緣名人堂,但Johan Santana絕對是許多專家和球迷心目中21世紀最強的左投手之一。兩座賽揚獎、一次勝投王、三次防禦率王、三次三振王,台灣棒球迷暱稱他為「山大王」,他也是Randy Johnson之後的下一代「神之左手」。

截圖自Barton Silverman/The New York Times

 

出身委內瑞拉的Santana,16歲那年被太空人球探Andres Reiner帶進球團位在Valencia的棒球學校,由於優異的擺臂速度,他從原本的中外野手被改造成投手,還在1999年獲頒年度最佳運動員獎(Tovar Mérida Athlete of the Year)。

 

出人意料的是,1999年球季結束後符合規則五選秀資格的他,卻未被太空人放進40人名單加以保護,因此他在當年底的規則五選秀第二順位被馬林魚選走,隨即被交易到雙城。

 

有了這次挫折,加上生涯初期的控球問題,Santana比任何人都更加苦練。

 

 

「球是左手的延伸」

 

舉個例子,球員時期的Santana有個習慣,他除了上場比賽、牛棚練投或外野長傳球之外,幾乎隨時都帶著一顆球在身邊,而且一天會花好幾個小時握球,目的在於讓左手手指更適應對縫線的觸感;在雙城小聯盟時期,他練到可以隨時撿起一顆球就自然而然地形成變速球的握法。

 

對Santana來說,長時間握球會讓他潛意識感受到球就是左手的延伸,他很清楚,若要建立對投球的自信,熟練到憑手指的觸感就能投出漂亮的變速球,首先就必須強化自己與球的關係。他說:

「球是我的伙伴,我無時無刻不帶著它。想想看,我們一年要打162場比賽,除此之外還有春訓。既然你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必須投球,你隨時都不能忘記握球的感覺。」

 

 

「神之領域」的變速球

 

Santana很年輕的時候就學過變速球了,但球技一直停滯不前,直到2002年雙城將他下放3A,試圖讓他從牛棚轉型為先發之後,投手教練Bobby Cuellar才將他訓練到可以在任何球數之下隨時投變速球。

 

Cuellar的訓練是從牛棚練投開始的,他要求Santana想像自己是在沒有好球兩壞球,或沒有好球三壞球的球數下投變速球;接著Cuellar會在比賽中考驗Santana,例如下達暗號要他連投7顆變速球。雖然Santana事後回憶他在前幾個月投得荒腔走板,但Cuellar卻在這段魔鬼訓練的過程中「看到Johan眼中閃爍的光芒」。

 

事後來看,這位3A投手教練Cuellar對Santana職業生涯的影響非常深遠,因為Santana在隔(2003)年7月擠進雙城先發輪值,再隔一(2004)年就以20勝6敗、防禦率2.61,拿下美聯防禦率王、三振王以及賽揚獎。

 

你還記得他這顆消失的變速球有多難打嗎?

 

放大再看一次:

 

這是Santana在2012年6月1日對紅雀的無安打比賽,他用變速球三振Carlos Beltran。雖然不少專家和媒體都認為這場比賽可能毀了他偉大的棒球生涯,但毫無疑問,這已經成為他人生的代表作。

延伸閱讀:

「神之左手」的棒球人生,竟然毀在一場無安打比賽?

 

看看這場比賽其他的變速球:(GIF影片來源均為Fangraphs網站)

 

下面影片是這場無安打比賽的27個出局數影片精華:

 

Santana的變速球不管是任何進壘點,任何位移方式,球進入好球帶就彷彿消失了一般:

 

這是本壘後方的視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