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手有代償跟歪斜就一定不好嗎?(下)

在實際操作上,我們該如何去看待這些優勢的適應性變化呢?首先要了解什麼樣的適應性變化是常見的,第二,在重訓時要儘量回歸正常姿態,第三,適應性姿態異常如果導致疼痛就要矯正。

作者:凃俐雯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承接上一篇“選手有代償跟歪斜就一定不好嗎?(中)

那麼到底在實際操作上,我們該如何去看待這些優勢的適應性變化呢?首先,充分了解各種項目的適應性變化是最基本的,不管是教練,體能訓練師或者防護師都需要對這些特殊姿態有所了解,然後,要了解這些特殊的適應姿態容易造成什麼樣的運動傷害,一旦出現疼痛的徵兆,一點點快要跨過正常界限的蛛絲馬跡,就要開始修正,稍微修正回來一點,最後,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些適應性的變化,如果只有出現在運動競技或者練習時問題會比較小,但是,如果在肌力訓練時,也用偏差很多的姿態去進行重訓,那就很容易導致傷害,因此,必須要求選手儘量用標準的姿態去做訓練,例如,腰椎前凸骨盆前傾的短跑選手,在做重訓深蹲的時候,還是要儘量導正到正常腰椎幅度與骨盆正中狀態,這樣才不容易出現嚴重的損傷。

此外,這些姿態的變異有時候不是為了適應特定的運動形式,有時候可能是因為選手的身體存在某些不可逆的損傷或者手術之後,不得已而演化出來的代償形式,而選手身體的代償能力往往令人歎為觀止,這些優越的代償現象,甚至能夠讓選手重回巔峰狀態,只要在體育圈打滾的夠久,一定看過這樣的選手,只是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夠欣賞這種美,抑或者只是拼了命的想去矯正呢?

記得有一個職業籃球選手在國外接受前十字韌帶的重建手術,在國外資源比較少的狀況下,術後的復健都是自己來,回到台灣時已經是健康可立即上場打球的狀態了,當時很驚訝他如何自己執行復健計劃,但一看到他的腳我就明白了一半,因為手術那邊的大腿腿圍比沒開刀的大腿要粗很多很多,這個狀況是非常少見的,因為一般開過前十字韌帶手術後,大腿肌肉會嚴重的萎縮,即使很努力的訓練,最終還是比健側差一點點,但是,眼前這選手的狀況實在是太驚人了,居然可以練到比健側還粗,這是因為選手刻意「只」鍛鍊自己的傷腳,雖然不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適應變異,但仍然是一種代償現象,只不過是有計劃性的,選手的想法是刻意不要讓自己去依賴健側,也刻意讓傷側的肌肉肥大去保護關節,最終也一樣達成快速回場的目標。

一位接受腳踝內側肌腱重建的長跑選手,手術把肌腱重建非常強壯,再加上非常努力的復健,植入的肌腱總算是跟原本肌腱的斷端愈合得非常好,也跟內側腳踝互相磨合成了適當的形狀,不再一跑就緊繃發炎疼痛,即使如此,植入的肌腱彈性是不可能回到從前的,跟健側腳的彈性比起來總是有一段落差,不過,我們都知道長跑是一種耐力運動,選手可以跑的很長很久,通常都是因為他們筋膜肌腱系統能很有效率的儲存彈性位能,然後釋放出去,這樣是最省力的跑步方式,而這個系統要成功運作關鍵就在於肌腱的彈性,如果選手術後肌腱彈性變差,那怎麼辦?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全可逆的狀態了。

其實,當我們用儘各種方法想解決問題的同時,選手的身體卻已經自己找到出路了,應該是說「跑」到一條出路才對,因為,這麼漫長的過程中,他從來沒有放棄,沒有停止過練跑,就這樣一邊跑著跑著,他的腳居然就慢慢的夠發展出神奇的代償現象,所有能夠去幫忙推蹬跟吸收地面衝擊力的肌肉跟肌腱都變得更發達了,就單純一個大腳指屈肌超發達這點,就會讓一般做動作測試的老師們瘋狂的翻白眼了,但這些卻讓我覺得太驚豔了,不得不去佩服人體的奧妙,以及精英選手的身體適應能力,太厲害了,他的成功絕對不只是開刀很成功,復健治療很成功,矯正調整很成功這樣而已,這些好的身體代償其實也默默幫了一大把啊!

以上提到的變化只是比較常見,並且有被研究過的,其實還有很多有趣的專項適應,因此,如果想要好好治療運動選手,就不能不了解運動特性,唯有了解運動特性,才能夠知道哪些姿態變異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姿態變異在什麼時候要矯正,什麼時候不需要矯正,要矯正到什麼程度等等,這也就是為什麼本身沒有運動習慣,平常也沒在看體育轉播的治療者,往往就無法掌握運動治療精髓的原因。其實,如果有機會接觸到精英選手,那就是更好的機會,因為他們的身體常常透露出許多寶貴的訊息,不同項目的選手身形就是可以天差地遠,這些不同的身體姿態都是非常值得好好觀察研究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