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面對著狂風暴雨,終究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Shaquille O'Neal

耳邊響起了周遭來自於湖人隊球迷們的憤怒以及不滿的聲音,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悉,好像,奧蘭多的時候也是這樣吧。Shaquille O’Neal不願意再讓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了。他閉起了雙眼——他想起了Odessa,想起了她溫柔的聲音、祥和的笑容還有讓人感到慰藉的語氣。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9-00賽季,季後賽西區聯盟決賽搶七大戰。本應該是場競爭激烈、每一分每一秒都勢必決鬥得你死我活的第七戰,只見在第三節結束之後,波特蘭拓荒者隊的球員們輕鬆地跨大步走回板凳區休息。他們將揮別上賽季在西區聯盟決賽被聖安東尼奧馬刺隊橫掃出局後被人譏笑的不堪過去,走向總決賽的舞台,挑戰靜候在那的印第安納溜馬隊。

 

另一邊廂的洛杉磯湖人隊,有著冠軍教頭Phil Jackson坐鎮,再加上王牌中鋒Shaquille O’Neal手握年度最佳MVP以及得分王兩份至高無上的榮譽,風頭一時無兩,但是如今卻被拓荒者隊逼到了懸崖邊緣,那些耀眼的光芒似乎變得黯淡了。71-58,拓荒者隊領先,留給湖人隊的也只有一節的時間而已。

 

過去,Jackson曾經多次向湖人隊球員們傳遞他的禪學——當所有事情都開始崩潰的時候,回到『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可以是一個人影,或者是一份回憶,就足以去滲透出、去尋找那心中的寧靜、快樂和祥和。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Jackson在接下了湖人隊的教鞭之後,曾經問過O’Neal同樣的問題——在O’Neal的心裡,最能夠讓他平靜下來的,究竟是什麼。「當我的外婆Odessa坐在石椅上時,就在她的膝上。」O’Neal這樣敘述。「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在我闖禍之後,她就會來找我,特別是在我做了些很愚蠢的事情,然後被我父親毆打之後。」

 

「當他打完我之後,她就會潛入我的房間裡,遞給我一片蛋糕,告訴我說:『沒事的寶貝。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耳邊響起了周遭來自於湖人隊球迷們的憤怒以及不滿的聲音,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悉,好像,奧蘭多的時候也是這樣吧。O’Neal不願意再讓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了。他閉起了雙眼——他想起了Odessa,想起了她溫柔的聲音、祥和的笑容還有讓人感到慰藉的語氣。

 

隊友Rick Fox說話了:「我們要像這樣站出去嗎?比賽就要像這樣結束了嗎?」O’Neal信誓旦旦地說,不會了。

 

 

第四節還剩下10分鐘28秒,拓荒者隊領先湖人隊15分。此時,一整晚一直被拓荒者隊兩人、三人包夾的O’Neal站出來了——從中突圍而出在籃底右手打板得分;搶下籃板球後欲得分被Rasheed Wallace犯規,兩罰一中;賞給Brian Grant那讓人眼睛瞪大的火鍋;讓Arvydas Sabonis對他犯規而犯滿畢業離場後的兩罰全中;少了Sabonis後利用身高和身型優勢壓著Grant來打的那記一氣呵成的O’Neal式攻擊,接球、轉身、拋球打板得分;還有那最後的、經典的,Kobe Bryant切入後空拋給O’Neal的單手扣籃擴大比分;同時,還不包括O’Neal多次從拓荒者隊的禁區人海中躍起搶下籃板球、或積極卡位讓拓荒者隊鬆懈了對外圍的防守注意力,Brian Shaw、Robert Harry和 Bryant得以獲得空檔機會投籃得分。

 

一直以來,O’Neal在灌籃得手之後,總是很冷靜地展示以及慶賀著他在禁區裡絕對的統治力,就像是大海裡擊殺獵物易如反掌的鯊魚那樣。只是這一次,在落地之後,O’Neal興高采烈地把手指向高處,狂奔回後場。他漲大著嘴,目瞪口呆似的,眼睛閃閃發光。

 

從落後十多分到最後的逆襲而勝利,終究,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希望以O'Neal的禁區破壞力,來摧毀目前的武漢肺炎疫情
希望以O'Neal的禁區破壞力,來摧毀目前嚴重的武漢肺炎疫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