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Juan Soto傳(六)用我的Soto式洗牌,嚇死投手!

什麼是Soto式洗牌,看他如何用這招,闖蕩大聯盟?父親怎樣的慶祝方式,讓他感到神奇?為何他會發下豪語,想用他的手,讓球隊繼續前進?為何對方總教練會說,出別讓他的年齡欺騙了你?為何不怕面對大投手Gerrit Cole?如何享受人生第一次的啤酒狂歡?如果您覺得我寫的不錯,還請您按個讚與分享,謝謝。

作者:愛微笑

請繼續往下閱讀

------------------------------------------------------------------------------------

能夠得到父親這種慶祝的方式,這真是太神奇了:

在2019年10月1日,於國民隊主場所舉行的國聯外卡戰當中。國民隊在八局下半時,還以1比3的比數落後給釀酒人隊。

當Soto在打出安打之後,他在二、三壘之間遭到的夾殺出局,並結束了國民隊在這一局的攻勢。不過他對於這個出局數,一點都不在乎,他先是拍了拍手,接著拿下頭盔,拍擊自己的胸膛,然後朝著自己球隊的休息室狂吼,此時全隊與整場的球迷,都陷入瘋狂,加入了他製造噪音的行列。

為何Soto這個舉動,會讓整場陷入沸騰之中呢?

因為在八局下半輪到 Soto上場打擊時,壘包上擠滿的隊友,形成了滿壘。當球數來到1個好球,沒有壞球的情況下,他將釀酒人隊明星終結者Josh Hader,所投出的一顆時速為95英哩的四縫線快速球,打出了一支,飛往右外野的強勁平飛一壘安打。

當時防守右外野的釀酒人隊新秀Trent Grisham,為了要快速把球接住,並傳回本壘阻殺跑者,結果弄巧成拙。他不但沒有接住球,球還從他的手套下方,滾到他的身後。當他追到球,把球傳回內野時,原本在壘上的三名跑者,早已一溜煙的回到本壘得分,讓原本落後兩分的國民隊,反倒以4比3的比數,超前的釀酒人隊。國民隊終場也靠著,Soto這關鍵適時的一擊,以1分之差贏得了比賽的勝利,並闖進了美聯分區賽。

話說你知道,Hader在這個賽季,面對左打時,有多麼厲害嗎?他在與左打者對戰的63個打數當中,三振對手34次,只被對手打出了9支安打,且被打擊三圍僅有0.143/0.182/0.444。

面對如此強勁的對手,Soto在賽後對記者表示:「當我在準備要上場前,我知道他已陷入了滿壘的麻煩之中。他在接下來,將會用快速球與滑球攻擊我。我的意思是,當我在走進打擊區時,我只要嘗試將球擊中,並打出一支穿出中間防區的一壘安打即可」。

對於這次的投打對決,當時釀酒人隊的明星捕手Yasmani Grandal,在賽後受訪時說道:「我們一直嘗試重擊他的好球帶,但是他就是有辦法把球擊中。Soto將會在未來擁有一個偉大的職業生涯,而他在今年已充分的表現出來。年僅20歲的他,已讓許多球隊環繞著他,做出許多的球探報告」。

對於Soto這精彩的一擊,國民隊的捕手Kurt Suzuki,打趣的對記者說道:「Soto對我而言,已沒有什麼,可以讓我再次感到驚訝。因為他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孩子。我很高興他能夠待在我身邊,他是我見過最謙虛的孩子之一。他已是一個超級巨星,一個年僅20歲的孩子。當我在20歲時,我還在上大學。可是20歲的Soto,卻是在這個賽季打出了30支全壘打與100分打點,並參與季後賽,這簡直是在開我的玩笑」。

當比賽結束後,在場邊觀看他打球的父親Juan Jose Soto,在賽後給了Soto一個大大的擁抱,並狂親吻他的臉頰。當他的父親在賽後與他一同接受訪問時,他父親的眼眶,還留著激動的淚水。對於他父親這種慶祝的方式,他在賽後於自己的推特(twitter)留言說道:「能夠得到父親這種慶祝的方式,這真是太神奇了」!

釀酒人隊的新秀Grisham對於自己的漏接,造成球隊輸球,他在賽後接受訪問時說道:「在當時的我準備將球傳回本壘,結果我失去了些平衡。這種感覺很痛並不理想,這不是我想要的第一場季後賽進行方式,因為我們原本預期會贏得這場比賽。現在各種想法和情感湧上了我的頭部,現在的我感到刺痛」。

現在就由我的手,讓我們前進吧:

在2019年10月9日國聯分區系列賽第五戰開打之前,國民隊與道奇隊,各自贏得了兩場比賽的勝利。

為了搶下著晉級下一輪的寶貴一勝,雙方可說是精銳盡出。當比賽進行到七局上半的時候,只剩下1個出局數的時候,道奇隊總教練Dave Roberts,當機立斷從他們的牛棚,推出了他們賽揚級的明星王牌投手Clayton Kershaw登板救援,Kershaw只用了3個球,便將國民隊的打者Adam Eaton三振出局,化解了壘上有兩名跑者的危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