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WIT] 你好,我是文生大叔 2020週記之14

你好,我是文生大叔。 我是一個在網路上定期發表棒球類文章的寫作者,有時也會寫寫其他運動;我對進階數據並不精通,但是不排斥偶爾花點時間研究,偶爾我會寫一些文化或歷史上的小故事,還有我對運動新聞事件的看法。

作者:文生大叔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佳偉

可惜,陳金鋒沒有長留在MLB體系! 但也還好他在當打之年回來cpbl

文生大叔

感覺就像是昨天。

弱雞

ㄟ~~不是醬吧,故事講到精采的就停掉,醬輪家晚上會睡不著ㄋㄟ~~哈
開始進入連載的節奏~~~~哈

文生大叔

還好啦!要是繼續沒有比賽,就只好繼續寫下去了。

liang

敲碗 期待大叔的講古連載

順帶一提,沒有球賽可看我只能拿實況野球的日本球隊出氣,我全壘打已經打得比王桑更多了

文生大叔

好久沒玩實況野球了~!

Hendry

你好,我是文生大叔的讀者

文生大叔

你好你好,也謝謝你。

fb - Kevin Lu

大叔不要因為MLB還可能停賽很久,CPBL也還沒開賽就假扮富間好嗎XD
文章斷在這,晚上是要怎麼睡著啦

文生大叔

我還想想還有什麼可以和大家分享~

大水怪

大叔,我也是每週拜讀您的文章的忠實讀者, 話說,您精彩的故事就這樣只講開端,是否有機會像現在的影集一樣有機會很快看到完結篇? 還蠻喜歡看你說些棒球的歷史以及一針見血大快人心的批判文章的,期待您的續集壓...沒比賽真的..很悶~

文生大叔

謝謝你的支持,我會努力。

查爾斯叔叔

Vincent的第一段我幾乎可以全部照抄,我也是對進階數據並不精通,但是不排斥偶爾花時間研究,最常寫一些球員或歷史上的小故事,所以也算是寫廢文的。

整個運動世界前所未有的停頓了下來,這讓所有的運動產業幾乎隨之停擺,大家都得在沒事可做的情況之下找事做;於是我想,如果有一位新朋友,今天不小心看到了我在專欄裡說三道四,開始懷疑這文生大叔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時候,我要怎麼解釋?

盡量簡單,努力不囉嗦,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還不快去聽 Hito大聯盟!

你好,我是文生大叔。

我是一個在網路上定期發表棒球類文章的寫作者,有時也會寫寫其他運動;有的文章只被點了200多次,所以你沒看過是很正常的。

我對進階數據並不精通,但是不排斥偶爾花點時間研究,偶爾我會寫一些文化或歷史上的小故事,但最常和大家分享的,都是我對運動新聞事件的一點看法。

網路上通常叫這些是廢文,沒關係,大家開心就好,我也挺開心的。

不然我怎麼會在運動視界寫了500篇?

我知道有些人常常在想文生大叔到底是什麼咖,憑什麼可以寫這些廢文說三道四的;我只想說,其實不用是什麼咖,你也可以,運動視界就在這裡,加油好嗎?

不過既然暫時沒有什麼比賽可以討論,連中華職棒大聯盟都一整個星期沒有更新網頁,那我想這個星期我就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這個咖好了。

其實,不要看我現在是個大叔,我也曾經是個初出校園的小鮮肉肥宅,時間是1999年初,地點是洛杉磯。

那時我正在一間小有規模的華人電視臺實習,實習生有很多實際操作的經驗,從翻譯外電、新聞配音、影片剪接、一直到出門採訪都是工作範圍;每天走進電視臺第一件事就是在牆上那面白板上找自己的名字,看今天被分到什麼工作。

我永遠記得那個睡眼惺忪的早上,我在白板上看到那星期的工作表某一天潦草的寫著『道奇球場』,底下則是另一位同事的名字。

我看到道奇球場四個字發著光,回頭就問那位名字被寫在底下的同事說,要去道奇球場幹嗎?

她是一個剛剛從東岸搬到洛杉磯來的女孩,整天抱怨著洛杉磯交通壅擠、高速公路又複雜;她翻了一個華麗的白眼,很不屑的回了我一句,『誰知道?好像臺灣來了什麼選手,打棒球還是什麼的,煩死。』

我一聽樂了,轉身就往主管位子走,哀求利誘之後,終於靠著換班和加班達成了和女同事換班的目的,第二天就跟攝影記者往道奇球場前進。

那是我第一次踏上洛杉磯道奇球場的紅土地,現場有一群穿著道奇隊藍色球衣的選手在打擊,劈劈啪啪的木棒擊球聲此起彼落;其中有一位亞洲球員,每當他一踏進打擊區,現場的幾位華裔記者們就一陣騷動,閃光燈此起彼落。

記者們大概不超過五位,但我從來沒有在道奇球看到過那麼多華文記者,­而那位『亞洲球員』,是來自臺灣的陳金鋒。

練球一結束,現場的華人記者們一哄而上,圍著他此起彼落的發問,但是很明顯地大家都不太懂棒球、更不太清楚他的來歷;於是有人問他『你投球很快嗎』、『你會投什麼變化球』,也有人問他『為什麼來美國打球』、『會不會講英文』。

最後甚至有資深駐美特派員直接開嗆,問陳金鋒說『你都這樣不回答,我們是要怎麼做新聞啦!』

我記得陳金鋒翻了一個『關我屁事』的白眼,就拎起了球棒往休息室走去。

我避開戰圈,請攝影師幫我一起訪問了幾位道奇隊的主管,我問了道奇隊發掘陳金鋒的過程,還有陳金鋒在道奇隊發展的機會,其中一位訪問對象是道奇隊亞洲事務部的主任;他很有耐心地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讓我可以順利回去交差。

訪問過後他拉住我繼續閒聊,聊了道奇隊前一年的成績、聊了美國職棒、也聊了道奇隊在亞洲球界的努力,最後還問了我好幾個棒球術語,然後他就說出了一句像打雷一般的話:

『你想不想來我們球隊工作?』

當然事情不是像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說得那麼簡單,我並不是去了一趟道奇球場,就換得了一份球隊工作;不過如果你懶得讀下去,想要改用聽的,這裡是語音版的連結

後來我經過了一輪面試,道奇隊亞洲事務部的主任,也就是我後來的老闆,當時還請了臺灣職棒球隊的高階主管和我用中文聊天,確定我的中文也沒有問題,這才正式問我是否願意考慮擔任陳金鋒的翻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