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2

網球賽季無限期取消 我們現在怎麼辦?

繼北美陽光雙賽和紅土賽季取消之後,號稱網球最高殿堂的溫布頓也宣布今年賽事取消,等於今年的草地賽事也全數泡湯。對於球員們,這代表什麼意義?而我們網球迷們,又該如何度過這艱困的時刻?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武漢肺炎的疫情肆虐,讓全世界進入了空前的危機。我們平常的生活就此變了樣,而我們平常會參加或關注的大型活動,也一一取消。而今年各項網球賽事也因為各國面臨疫情威脅,也逐一宣布延後或是取消。

北美陽光雙大師賽,沒了。

紅土賽季,沒了。

溫布頓,沒了。

東京奧運,沒了。

雖然現在是說七月十二日以前的比賽全數取消,但依照這樣的發展下去,實在很難想像有哪個比賽有辦法如期開打。

而當這些賽事都被取消之後,對選手們來說,這段期間一方面可以趁這個時候養傷,或是和各自的教練增進球技或戰略。比如說:去年季末因為膝傷而休戰到今天的加拿大才女Bianca Andreescu,就可以趁現在好好休養,也不用擔心自己的積分被一路扣下去。今年在澳網表現突出的十六歲小將Coco Gauff則是可以趁機加強自己的正拍,或是穩住自己的二發。然而,就算選手們可以休息,沒有比賽可以打仍然是個慘痛的代價。

以Roger Federer為例,雖然他因為膝蓋動刀,而因此錯過了紅土賽季。而儘管他的積分因為ATP凍結了而不至於一路下探,但如果恢復健康的代價是球季泡湯的話,那他大概寧願負傷參賽。

 

 

對Rafael Nadal來說,雖然可以趁這個時候休養,讓從去年台維斯盃到澳網比賽不間斷的他可以喘息,但是回到國內看到四周的同胞身處水深火熱,死亡人數日漸攀升,這想必也是讓他非常心痛。

 

 

球王Novak Djokovic曾經在澳網奪冠後開玩笑說希望整季能夠全勝,但是如果今年賽季在杜拜站終結,而讓他獲得完美的100%勝率,那他也不願意。

 

 

這些球員們不僅自己最愛的網球沒了,他們也要顧慮自己的親友,甚至還為自己的祖國擔憂。這看似難得的休息機會,代價卻如此慘烈。

而除了這些名氣較大的選手之外,我們也不能夠忽略那些排名較為後面的選手們。他們平常除了比賽之外,大概就是偶爾兼差當俱樂部或網球中心的教練,賺賺外快。然而,現在在國外各地場館都關閉,政府強烈限制群聚或外出的情況下,除了原本就不多的比賽收入沒了之外,這些額外的收入也消失了。而對於像是曾俊欣之類的年輕選手,原本可以藉由未來賽或挑戰賽累積經驗,現在也沒有辦法了。

有人會覺得:那又怎樣?你可以想像你從小就是學習網球,而讓它成為了一技之長。你可能是為了生計也可能是為了夢想,所以你轉職業。儘管這收入並不穩定,需要的成本也龐大,但是如果沒有比賽可以打,沒有教練的工作可以做,那豈不是等於斷了生路?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會有球員去發起連署,希望國際各大網協及機構重視這問題的原因。

延伸閱讀:肺炎來了生路沒了 低排名選手發起連署盼官方正視

或許,從這次疫情之後,各項賽事主辦方會更加重視比賽相關人員的檢疫及防範措施。就如同盧彥勳在自己Facebook所提到的,外國人的防疫觀念和亞洲人的差異甚大,而這次的疫災可能會讓這些人士變得更謹慎。無論是球場幕後人員的服務、球員的保護還是球迷與球員間互動,都可能有一定的改變。除此之外,

而這次除了檢疫之外,賽事舉辦與否的溝通也是必須要加強。以這次法網自作主張的行徑來看,從他們的觀點來看,這或許是不得不的抉擇,但這也顯示了現在這些各國的網協、ITF、ATP和WTA之間必須要加強之間的連結,而不是持續為了維護各自的利益而繼續鬥爭。講白了,現在大家都心急如焚,希望自己不要被傳染,還在那邊汲汲營營有意義嗎?這樣下去,真正受害的就是球員們、教練們,還有這些願意給他們錢的球迷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