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6

是天賦也是詛咒,LeBron James的「照相式記憶」(下)

在短短的三年內,小小的LeBron搬了12次家,他嘗試要遺忘,但那些記憶卻看似沒有淡去的一天。能不知不覺淡忘某些事是一種「幸福」,但這種幸福,卻好像不屬於他... ...。

請繼續往下閱讀

🎬 前情提要:是天賦也是詛咒,LeBron James的「照相式記憶」(上)


上一篇談到照相式記憶(photographic memory)的許多優點,那麼能夠擁有這項能力,是不是非常幸運呢?

事實上,就像「光與影」的一體兩面,伴隨著種種優勢,照相式記憶也會為生活帶來許多困擾,像是「容易記得太多不相關的細節」、「不夠有效率」, 有些人甚至忘不掉那些自己不想記的事情

上述的現象常見於自閉症患者(但不代表擁有照相式記憶就有自閉症,希望大家別誤會),讓他們每日必須處理過多的資訊而身心俱疲--照相式記憶者也面臨相似的煩惱,但旁人難以理解。

也因此,LeBron James表示「這樣的記憶既是天賦,也是詛咒」,上天賜與他這項「禮物」的同時,也附贈了他無法拒絕的「試煉」,沒有暫停、沒有休息,也沒有終點,為期是他的一生
 

有時候,能不知不覺地淡忘某些事情,也是一種幸福。

 

有些事情是LeBron想要隨風消逝的,但那些記憶卻看似沒有淡去的一天。

像是孩提時代的艱苦,在俄亥俄州的Akron靠著「食物救濟計劃」維生,蒐集著一個又一個食物圖章( food stamps)的日子,或是五歲到八歲那時,跟著媽媽不斷搬家的兒時記憶。 

古有孟母三遷,在距今約三十年前的美國,LeBron的母親也做了同樣的事情,不斷找尋更好、更安定的住所。

但她不只搬了3次,而是孟母的四倍--你沒有聽錯,在短短的三年內,小小的LeBron搬了12次家

 

那些點點滴滴,他都記在心頭。

 

「如果記憶有分區塊,那麼有些屬於我小時候的回憶,是我嘗試要遺忘的部分,」他這麼說著。

「但於此同時,我也會好好記得當年的某些事情--畢竟是有了那些經歷才造就出今日的我,成為如今的自己。」

「我是真的能記得很多事情的,真的很多、很多。」

而既然談到了生活,LeBron James的照相式記憶也應用在很多地方--包括他看過的電影、電視節目,還有聽過的音樂。

假設今天有誰談到了某位演員,那麼這位演員所演過的每一部電影,都可以被他羅列出來,就好像在背唐詩三百首一樣--彷彿不禁思考就可以辦到。

這樣像是在唬爛的畫面,據說是「真的不誇張」。有好幾位湖人的隊友都表示,他們還沒辦法找出一首LeBron不曉得的歌。

 

「他每一首歌都記得,包括裡頭的每一句歌詞,」Avery Bradley說。

 

「Yes,我說的是『每一首歌』,只要我還有印象、有聽過的,不管年代多久遠--他就是都知道,百分之百、精準無誤。」

除了這樣「行走的歌曲庫」特異功能,LeBron還很會「打牌」。

原文用的是「card games」,或許這也包含了UNO這類的益智趣味卡牌,但無論如何,這項能力是經過Jason Kidd認證的。

就算Kidd老了,現在任職助理教練的他,也曾是球隊的「大腦」擔當,終其球員生涯都在場上展露出過人的聰慧與狡黠。

「在玩牌的時候,你真的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Kidd說。「他就是這麼專注地在打牌,你如果有看過就會知道。」

 

「LeBron完全不會上當,完完全全。」

 

說到底,LeBron也是已經35歲了,對於任何層級的籃球員來說,都可以算是「高齡」了。

但在這個大多數人生涯開始走下坡的年歲,他反倒逆勢成長,繳出了返老還童般的場均10.6次助攻(本季唯一的場均雙位數助攻),以及維持不墜的場均25.7分7.8籃板。

除了拜身材所賜的天生傳球視野,以及隨記憶力而來的種種特異功能,所謂的「籃球IQ」更是讓他出類拔萃的主因。

「如果我看到防守開始轉移,甚至是派出兩人小組來盯球,那我就可以清楚知道,現在弱邊潛藏著多種得分可能,我方進入局部『四打三』的攻擊優勢,」LeBron說。

「縱觀我的生涯,我在那些(可能被夾擊的)位置有著無以計數的經驗,我甚至可以閉上眼睛--沒錯,字面意義喔--卻依然找得到我的隊友在哪,解讀防守並做出反擊。」

 

對於這樣的能耐,同為助攻王的Jason Kidd表示十分贊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