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9

不願成為「焦慮症」的俘虜-現代選球之王Joey Votto的內心世界(上)

我們可以講出很多面向的Votto,2010國聯MVP、選球精準有耐心、紅人隊的代表球星,但是,我們對他這個人的性格、過往、私生活,幾乎不瞭解。他沒有使用FB、IG或推特,鮮少透露自己的私生活,好像他關心的只有棒球。 他是Joey Votto,特立獨行的棒球球星。過去10年最出色的打者之一,最會選球的棒球員,他內向且木訥,總是照著自己的方式、打自己的棒球,旁人難以了解他在想什麼,他與熱血、奔放、陽光等現代大聯盟巨星特質完全沾不上邊。 那麼,如果剝下他一身社交盔甲、走入他的內心,我們能看到什麼樣的人?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棒握短、仔細選球,這是Joey Votto球場上的形象;賽前熱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固定、簡單的照著自己的節奏準備;賽後,直率的言論能讓熟悉他的記者哈哈大笑,但跟他不熟的話,會有一層隔閡;在辛辛那提和家鄉多倫多,Votto是超級英雄,但對其他地區球迷,他可是相當「調皮」。

我們可以講出很多面向的Votto,2010國聯MVP、選球精準有耐心、紅人隊的代表球星。但是,我們對他這個人的性格、過往、私生活,瞭解得很少。他沒有使用FB、IG或推特,鮮少透露自己的私生活,好像他關心的只有棒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他是Joey Votto,特立獨行的棒球球星。過去10年最出色的打者之一,最會選球的棒球員。他內向且木訥,總是照著自己的方式、打自己的棒球,旁人難以了解他在想什麼,他與熱血、奔放、陽光等現代大聯盟巨星特質完全沾不上邊。

那麼,如果剝下他一身社交盔甲、走入他的內心,我們能看到什麼呢?

▼影片版

內向的孩子、第一個教練、偶像可能比阿公還老

我覺得自己很無趣,」Votto曾這樣自嘲:「那也很好,我努力將比賽的所有細節變得無趣。」

加拿大作者Gare Joyce在文章中這樣剖析Votto的:

或許這是與媒體、與所有人保持距離的策略。「有趣」不會增加任何(在球場)貢獻,不會多打出任何一支安打,不會多選到一次保送,不會多擊出一發越過全壘打牆的球。 

Joey Votto,全名Joseph Daniel Votto,他爸爸也叫做Joseph。他出身在加拿大多倫多的Etobicoke區,媽媽是侍酒師兼餐廳經理,爸爸是廚師,也是棒球迷。

棒球是最先引起Votto注意的運動,他曾說箇中原因:「棒球一開始吸引我的原因,是因為我可以一個人玩...可以當作單人遊戲。我個性內向,想要練習棒球,可以對牆壁丟橡膠球就好,原因就只是這樣。」

那也是我跟我爸一起玩的機會,我會跟他傳接球,他算是我第一任教練,那是我7歲或8歲的事情。

我們可以來想像一下。

一名內向害羞的8歲小男孩,帶著手套和一顆球,到運動場找了一面牆壁,把球丟出去,彈回來,用手套接住,然後再丟一次。就這樣丟啊丟,持續丟著球,直到累了、盡興了,就帶著有些許髒汙的球與手套回家了。

爸爸看到兒子回家時,滿身是汗、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問他今天出去玩了什麼?

過幾天,爸爸拿出自己的手套,帶著兒子找片空地,開始玩傳接球,教他怎麼投球,腳怎麼踏,身體怎麼旋轉,然後晚上比賽開始轉播時,叫兒子一起來看球。

Votto的棒球啟蒙,就是從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開始。

 

開始看棒球的小孩,心中總是有個英雄,或是懷有憧憬的球員。在Votto小的時候,大聯盟有Barry Bonds、小葛瑞菲等全能球星,有Frank Thomas這樣的全方位打擊怪物,也有Tony Gwynn這種安打製造機。

小Votto在這方面展現了特立獨行的一面,他房間牆壁上,沒有貼著上面這些當紅炸子雞的海報,而是上古神獸、兩度三冠王的紅襪名將Ted Williams。

Ted Williams是40年代名將,曾拿下2座MVP,2度打擊三冠王,1941年打出.406打擊率,是大聯盟至今最後一次單季4成打擊率,生涯上壘率高達.482,也是大聯盟史上最高。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Ted Williams活躍的40年代,已經距離Votto成長的90年代早了半個世紀了,Williams退休的1960年,也比Votto出生年份早了23年。Votto的偶像,是個年紀可能比他阿公大的上古神獸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