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6

人非聖賢,Michael Jordan發起火來可不好惹

「這是你最大的恐懼。」Michael Jordan說。「我知道這是我最大的恐懼。我花了一生人的時間來建立一些正面的事情,而我知道我做的任何一個錯誤都會摧毀我接下來的人生。人們在看著他們的楷模的時候,幾乎會把他們視為完美無瑕的,而我認為我自己是最接近被正面看待的人,我的人生裡很少有缺陷。要過像這樣的生活其實很難,真的比籃球還要艱難。這真的是我所有的最大的工作。」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89-90賽季一場芝加哥公牛隊作客金州勇士隊的常規賽前夕,當Michael Jordan和隊友們抵達甲骨文體育館時,有宗八卦新聞在兩隊的更衣室裡流傳。洛杉磯湖人隊球星,也是Jordan北卡大學的隊友James Worthy因為牽涉入召妓事件而被警方逮捕。據悉,Worthy在湖人隊作客休斯頓火箭隊的比賽前一天,通過中間人要求兩位妓女的服務,誰知最後前來的兩位妓女竟然是警察的臥底,而Worthy就在湖人隊在休斯頓所住宿的酒店當場被逮捕。

 

更衣室裡的幾位球員就拿Worthy的這件事情來開玩笑。「你覺得他現在會因為被兩人包夾(double-teamed)後而感到疲憊嗎?」一位球員說。另一位則這麼說:「這完全給予賽前伙食一個全新的定義啊!」只是,當Jordan聽到這個消息後十分震驚,一直詢問著記者們事情的真實性。Jordan為Worthy還有他的家人們感到難過,因為他知道,自這件事情後,他的大學隊友以及他的家人們的生活將再也沒法恢復如初了。

 

「這是你最大的恐懼。」Jordan說。「我知道這是我最大的恐懼。我花了一生人的時間來建立一些正面的事情,而我知道我做的任何一個錯誤都會摧毀我接下來的人生。人們在看著他們的楷模的時候,幾乎會把他們視為完美無瑕的,而我認為我自己是最接近被正面看待的人,我的人生裡很少有缺陷。要過像這樣的生活其實很難,真的比籃球還要艱難。這真的是我所有的最大的工作。」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不過,就算是Jordan,其實也不完全真的是完美無瑕的。至少和籃球有關的事情方面,有的時候Jordan的脾氣,可以說是非常地火爆。1990-91賽季一場與勇士隊的比賽,Jordan在整場比賽裡只有12次投籃,只攻下14分。這對於過去從1987年開始就已經是NBA得分王的Jordan來說是難以接受的。所以比賽結束後返回球隊更衣室的的Jordan非常地憤怒,甚至還踢掉了更衣室裡的一張椅子。

 

「他就是教練。我必須要去遵守他的決定。他選擇安排我這樣打,所以我就會以這個方式去打球。我想,他們應該是覺得在我前六年我們並沒有取得他們想要的成就,所以現在讓所有人都參與其中的話,成就就會接踵而來吧。」Jordan說。對於Phil Jackson在接掌公牛隊教鞭後所推行的團隊籃球理念,Jordan始終不完全地買帳,而這一次的投籃以及得分低潮,讓他徹底的爆發了。

 

「但是當我看著Chris Mullin守著我的時候,而我已經在舔著我的嘴,但我還是沒有看到球。不過我必須要去接受他的解釋。」Jordan繼續說著。他認為Mullin沒有辦法守住自己,但是自己卻沒有獲得足夠的機會。而讓Jordan的情緒變得更加激動的,或許是勇士隊總教練Don Nelson在賽後經過Jordan時還得意地對Jordan說:「我希望他們持續地以這樣的方式來讓你打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晚,忿忿不平的Jordan還找到了當時效力於勇士隊的好友Rod Higgins投訴Jackson在公牛隊所執行的新體系。「我就是很討厭它。而現在,明天的報紙肯定都是會說我表現得不好、他們成功地封鎖我。我非常討厭我會在隔天的報紙讀到這些,說我沒辦法做些什麼。這並不是我的錯。」Jordan說。

 

而Jordan心中的憤怒之火,即使公牛隊隔天啟程到西雅圖備戰超音速隊也仍然沒有熄滅。「他就只是傳球,就算那時候他應該要去投籃的。」Horace Grant說。其實對Grant而言,他是相當喜歡Jackson如革命般的嘗試——他還在夏天的時候去磨練自己的投籃技術,畢竟當時的人們對於像Grant這樣類型的大前鋒還是應該要專注於爭搶籃板以及爭取第二次得分的機會。只是現在任何人都已經知道,Jordan真的很不喜歡公牛隊當時正嘗試融入的團隊籃球體系。

 

「Michael不會對任何人說一句話。他就只是傳球,然後投個兩、三次投籃,而這樣的情況延續了兩個小時。」與超音速隊的比賽前夕的球隊訓練時,Grant如是說。Jordan的怒火,依然在猛烈地燃燒著,以至於身邊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他如此不滿的情緒。

 

當時等待在Jackson面前的,不是公牛隊在他以及Jordan的率領下如願以償奪得總冠軍,而是要去處理Jordan的憤怒情緒的這個大難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